第八五零章 萧遥才是罪魁祸首(1 / 1)

曾经在陈国,在金陵城不可一世的兴王陈叔凌,为了争夺帝位,不惜做出了在自己母妃刺杀太子和聚众造反这些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事,最后只落得一个兵败被杀,身首异处的耻辱下场!

王艺拿着陈叔凌的人头,献给了萧摩柯,萧摩柯看着这个丑陋的人头,冷笑说道:“多行不义必自毙!这个人行事残暴虚伪,专做刨坟掘墓之事,现在更是在自己母妃灵前,刺杀太子,失败之后又聚众造反,企图逼宫,做尽了所有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事,他不死,还真是没有天理了!”

“萧将军,陈叔凌和陈伯固这两个乱臣贼子聚集的都是一群乌合之众,我们骑兵队几下子功夫就已经将他们给全部拿下了,陈叔凌已经被末将斩首,那个陈伯固也绑在了外面,不断地求饶,而且还说他和萧大将军关系十分好,之前也和萧将军你喝过酒,这一次造反是受了陈叔凌的逼迫才不得不参与,希望萧将军你能放他一马,留他一命!”王艺满脸铁青地说道。

“和我们萧家关系好?简直在胡说八道!陈伯固这个人可是陈叔凌的得力干将,陈叔凌在外任职的时候,他就是陈叔凌在金陵城的代言人了,今天陈叔凌号召在金陵城里面的各个王公大臣共同起兵造反的时候,也就只有这个陈伯固积极响应,现在他还想求饶活命?陛下已经给了我旨意,只命令我要迅速彻底地镇压这场叛乱,其他的都不需要向他请示,而且陈叔凌和陈伯固这两个罪魁祸首,陛下跟随命我直接将他们当场斩杀,只需要拿他的人头回去复命即可,所以这个陈伯固,也斩了吧,免得在这里听他妖言惑众,血口喷人!”萧摩柯毫不留情地说道。

“还有,将陈叔凌和陈伯固的所以心腹亲信,还有这支叛军的大小统领,全部都给我找出来,然后将他们全部都杀了,一个不留!”萧摩柯狠狠地说道,因为虽然他已经把萧遥写给陈叔凌的那一封密函给烧了,但是担心这些和陈叔凌亲近的人,也知道关于萧遥的一些秘密,萧摩柯也只能是狠下心来,将这些人全部都杀掉,这样一来,即使事后有人想把萧遥也卷入这次叛乱之中,但也会变得死无对证了!

很快,陈叔凌,陈伯固和一群党羽的人头全部被送到了陈须的面前,本来就患有重病而变得虚弱无力的陈须,现在看着这个自己最疼爱儿子的人头,不禁双眼空洞失神,脸如死灰,毫无表情地流着泪水,嘴上也喃喃地说道:“怎么会这样,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朕的两个儿子,今天早上都还好好的,怎么现在就变成了这个模样?太子被砍伤了后颈,现在都还没有醒过来,而且也不知道以后会不会留有什么后遗症,而叔凌更是身首异处,而下令杀他的,竟然是朕这个亲生父亲!朕到底做错了什么,老天爷要朕遭受这样骨肉相残的痛苦!”

“难道老天爷真的是在惩罚朕吗?当初陈国的帝位本该是朕的侄儿陈伯宗的,是朕从他的手里夺了过来,而且还害死了他!是啊,伯宗是朕亲大哥的儿子,他是朕的亲侄儿,骨肉相残这种事,朕当初也做过了,所以现在天理循环,让朕的儿子也为了这个帝位,而骨肉相残,最后要朕大义灭亲,下令处死叔凌吗?”陈须自言自语地说道,那懊恼后悔的神情,让他仿佛一下子老了几十岁!

“父皇,你要保重龙体啊!现在太子受伤昏迷,陈国朝廷可是依然要由父皇你主持大局啊!陈叔凌这个乱臣贼子虽然也已经伏诛,但是江北秦郡现在可是还有一个萧四郎随时渡过长江,返回金陵城啊!要是在这个关键的时候,父皇你病倒了,那儿臣怎么能和这个手握重兵的萧四郎抗衡啊!”陈叔坚一脸担忧地劝说道。

身为皇子,陈叔坚当然也是对陈国帝位有一些想法的,只是他这个人比较现实,知道自己是无法和太子陈叔保相争,所以才没有像陈叔凌一样,表现得太过嚣张明显,而在这一次叛乱之中,太子受伤,陈叔凌被杀,皇帝陈须也病倒,他这个长沙王有可能就是最大的收益者,以陈国帝位第三继承人的身份,成为陈国皇帝!

只是现在的陈叔坚根本不想坐上这个陈国帝位,接受陈国朝廷这个烫手山芋,因为现在的陈国朝廷,正面临着来自萧遥的严重威胁!

陈叔坚也是知道自己有多少本事,所以他深知自己不是萧遥的对手,而且萧遥现在又是掌控着陈国军队,麾下徐州军更是天下无敌,说句实在话,要是萧遥发动政变,起兵造反,以陈须的能力,也无法组织起兵力对抗!更何况他这个长沙王,在朝廷上,要人脉没人脉,要威信没威信,如果他成为了陈国的皇帝,那在萧遥强大势力的威胁之下,陈叔坚的结果就只有是陈国的末代皇帝,亡国之君的下场!

所以现在陈叔坚当然不想当上陈国的皇帝,他想要陈须尽快振作起来,然后继续带领着他们这些陈氏皇族的子弟,去对抗萧遥,维护陈氏皇族的统治!

“是啊,还有这个萧四郎!他才是真正的凶手!”陈须突然大怒说道。

“叔凌这次之所以会做出这样大逆不道之事,肯定是收了这个萧四郎的蛊惑和怂恿,不然叔凌是不会做出在守卫森严的皇宫里行刺太子,然后又聚众逼宫的蠢事!绝对是因为这个萧四郎,可能是他告诉叔凌,说会和叔凌一起里应外合,拿下金陵城,所以叔凌才受不住诱惑,一时冲动,才做出这样的傻事!可是这个萧四郎却留在秦郡,说没有朕的批准就不敢渡江,让叔凌陷入一个必死的局面!萧四郎这是在借朕的手,来杀死叔凌啊!罪魁祸首就是这个可恨的萧四郎!朕一定要杀了他!”陈须猛的反应了过来,发现这一切有可能都是萧遥的阴谋,不禁眼露凶光地大声骂道。

“是的,父皇,这一切都是萧遥的阴谋,萧四郎就是罪魁祸首,是他挑拨了陈叔凌和太子之间的兄弟之情,是他利用了陈叔凌想要夺取帝位的野心,就让我们陈氏皇族自相残杀,这样他就可以坐收渔人之利!我们绝对不能放过他,他不是说等着陛下的批准才敢渡过长江,返回金陵城吗,那父皇就马上命他一人返回金陵城,然后再人萧摩柯大义灭亲,率领巡防营将萧四郎一举拿下,当场斩首,永绝后患!”陈叔坚也狠狠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