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皇帝驾崩(1 / 2)

季心心中一惊,说道:“丞相大人,这只是一半,待下官兄长回来后,再奉上另外一半。”

章邯做出一副满意的样子,笑笑道:“行,那就这样说定了!”

季家能够归心于秦,章邯很高兴,这是发自心底的高兴,在季心眼里,项邯是因为获得钱财而高兴,乃是大大的贪官,幸好他是贪官,能救三兄弟全家人性命。

季心再哈腰道:“下官多谢丞相!丞相乃是大好人,定能长命百岁!”

章邯摸摸胡子,乐呵呵的。

他跟季心说好了注意事项。

不久后,季心高高兴兴地走出章邯府邸,驾车离开。

第二天,三辆马车从季布府邸出来。

每辆马车里,分别是每个将军的妻妾和子女。

妻妾子女多,一辆马车显得很拥挤,也只能凑合着了。

马车安全地来到彭城北门,守城的士兵只是象征性询问一下就放行了。

驾驶着马车走出一段距离后,季心的心头大石终于落下,家人都安全转移,兄长可以放心离开了,他要亲自赶往军中通知兄长,跟兄长一同离开。

————————

由项羽直接率领的主力,差不多到了埋伏地点。

秦军一直尾随追击,前锋跟楚军后军发生小规模的战斗。

只要主力通过埋伏地点再继续行军,如果秦军跟上来,就会陷入埋伏。

在整个楚国,人们都以为项羽真的病重,将会不久于人世,在军中同样如此。

跟随项羽的楚军,最精锐部分,莫过于江东子弟兵。

除了分给项声、项庄的人外,跟随在项羽身边的,有两万五千人。

这些士兵对项家绝对忠诚,士兵们都有为之忧郁。

这天晚上,楚军扎营。

在楚军营地中,每个部分的军队,又会分开来。

某个位置,是江东子弟兵的营地,士卒们军营里交谈着。

“陛下好好的,怎么就得了重病呢?”

“还不是项庄、项冠这两个叛徒,为了活命投靠暴秦,把陛下气坏了!”

“项庄、项冠真不是东西,但愿陛下能好起来!”

“陛下待我们恩重如山,我们还没有为陛下杀秦贼!”

…………

这些江东子弟兵们,是在项家的封地内招募,属于职业军人,待遇很好,有八千骑兵,士兵们长期严格训练,战斗力很强。

这时候,项洲来到这这里。

“弟兄们,陛下一定会安然无恙,秦贼跟着来了,你们杀秦贼的机会很快到了。”

他在子弟兵的军营里行走,在给士兵们打气。

在另外的军营,这里有一个帐篷,这是属于季布的小帐篷。

帐篷内的季布,精神紧张,弟弟出发后,他就一直盼望着消息。

在军中时,他是有机会逃脱的,这必须是在家人安全转移前提下。

这时候,军营外,季心赶来了,他亮出身份,顺利进入,找到了季布帐篷。

“大哥!”

“二弟!”

“项邯收了钱财,家眷全部安全离开彭城!随我一同离开这吧!”

季布的心头大石终于落下,可放心地离开了。

第二天一早,楚军继续向东行军。

季布、季心找了个机会开溜,进入了附近的山林中。

“陛下,季布不见了!”

在銮驾中的项羽接到禀报,着实把他气坏了,更完全肯定了,龙且等人跟秦贼勾结。

在队伍另外一边,龙且和周兰都骑着马,跟着大军前进。

这时候,有士兵来传令,陛下召见。

皇帝终于肯见了,原本失望透顶的两人,终于燃起一丝希望,一同赶去銮驾那边。

“陛下召见我们,应当已无恙!”

“陛下一直不见,今日主动召见,或许已回心转意!或许已发现了自己的错误!”

“只要陛下能信任我们、用我们,我愿为陛下跟秦贼死战到底!”

当两人来到銮驾旁边时,中军已停止行军。

项爽、项威、项洲都在銮驾旁。

龙且、周兰隐隐觉得,似乎情况不对,三名项家武将,以及周边的亲兵们,个个都杀气腾腾。

虽然觉得异常,两人还是翻身下马,行君臣之礼。

“臣拜见陛下!”

两人齐齐向銮驾作揖。

这时候,咳嗽声从銮驾内传出。

这时,四周的士兵们突然用来,矛兵们把短矛伸出,矛尖对准两人,随时可在两人身上戳出许多透明窟窿。

项爽大声道:“龙且、周兰背叛陛下,陛下有命,把两人拿下。”

立即有士兵冲上来,用粗绳子把两人捆绑得严严实实。

整个过程,两人没有反抗,内心却更加绝望,项羽召见就是为了捉拿两人的。

龙且大声道:“陛下,我龙且对你忠心耿耿,绝无二心,天地可鉴!如若陛下把反叛罪名安在龙且身上,我死也不服。”

这时候,銮驾内再传出咳嗽声,项爽进入銮驾。

不久后,项爽的声音传来:“陛下有命,把龙且、周兰押回彭城,待陛下回到彭城后,要这两个叛徒全家公开处决,让百姓都看看,背叛楚国的下场。”

很快,两人被抬着事先被准备好的囚车,由一队士兵押送着向东前进。

龙且、周兰两人脸如死灰,心中大骂着项羽,两人都很后悔,当初就不该跟着项家的人造反。

只要不造反,哪怕被楚国管治下做个平民,都不至于全家被杀的结局。

楚军主力暂时不走,主力快到了项襄、项猷带兵潜伏之地,就等着秦军上钩了。

项羽觉得,韩信十分狡猾,要让他真正上钩很难,除非是自己真的死了。

当天下午,楚营传出噩耗,皇帝项羽不幸病逝。

大军暂时停下,在附近安营扎寨。

很快,项威带着一队人马赶往彭城。

————————

彭城,皇宫大殿。

项伯、项他、项邯、项婴、项睢、项康等项家人员,都被召集来这里,连虞妙弋、项昌都来了。

项威站在大殿中间,神情严肃。

虞妙弋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连我也要召集一堂,陛下病好了吗?”

由项家武将亲自返回,要召集全家全体人员,章邯预感到,肯定有什么大事情。

项威显出一副沉痛的心情,说道:“陛下不幸驾崩了!”

此言一处,项家诸人,犹如被雷劈了!

太突然了!太令人悲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