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4章:亲,玩分晋吗?(第二更)(1 / 2)

宋君子成中了流矢身亡?

这个好像是吕武所知道第二个在战场被射死的国君了。

很多年前的“麻隧之战”,曹君姬庐率军冲锋被秦军射杀,给出的理由也是误射。

到底是不是故意的,除了射箭的人之外,其余人根本就不知道。

强国给出的解释只会是误射这种说法,弱国再怎么愤怒和痛恨基本只能忍着。

宋君子成一死,楚军是不是应该停止追杀宋军呢?

吕武等人并不在现场,需要等待近一步的消息。

他们有自己的事情要谈。

作为使节来到晋军营盘的公子午身负两个任务,他需要亲自用眼睛来查看晋军的现状。

如果晋军看上去依然士气旺盛,公子午会提出弭兵的请求。

一旦楚国主动要求弭兵,基本上也就等于楚国承认打不过晋国,暂时停止取代周天子成为天下共主的行动,永远不再侵犯各诸侯则是属于不可能。

他们一旦去掉王号,代表的是楚国重归诸夏体系的一员,以后也将成为周天子的臣子。

真的是这种发展趋势,吕武会成为诸夏的大功臣,拱卫以周天子为领导核心的集团,为诸夏文明的延续建立了汗马功劳。

仅仅是这个功劳,无论晋国这一代的领导班子干了什么,当代人可以破骂和各种痛恨,子孙后代怎么都要念他们一点好。

当然,公子午要是发现晋军外强中干在故弄玄虚壮声势,楚国才不愿意就此伏低做小,肯定会戴着王冠继续跟周天子麾下的诸侯较量,直至某一天将九鼎抢到“郢”。

九鼎为什么会那么重要?有那么点承受了大禹治水的功劳,再被各种神话,赋予重要意义,慢慢变成了代表“王权”的物件。

某件东西到底重不重要,还不是人给的定义?拿以后的传国玉玺来说,不就是一块刻了字的印章嘛。人们一旦不在乎,其实也就是块色泽好一些的玉石而已。

公子午从进入晋军营寨就在事无巨细地进行观察,得出的结论是晋国国内怎么样不清楚,来到“圉”的晋军还有余力。

看不会只看军容,还要看晋国管事的几个人到底什么情况。

士匄的演技不怎么样,然而公子午看到了晋国的元戎和中军佐和睦,并且元戎掌握着绝对的主导权。

一个国家只要领导班子团结,再羸弱的国力也能爆发出不俗的力量,不能轻易去折辱,要不然哪怕是打赢了己方也会损失不小,闹了个收获比付出小,弄出一个得不偿失的结果。

“我王遣我前来,如阴子所言,乃是为弭兵而来。”公子午的声音听着很低沉,有着明显的不甘心。

没有离开的士匄先是瞪眼,随后眯起了眼睛看向吕武,一副极力忍住喜悦的模样。

吕武先“唔!”了一声,再慢斯条理地说道:“楚去王号,受天子祚肉,可否?”

公子午想了想,答道:“去王号可也,赐祚肉则不必。”

这个“祚肉”到底是什么肉?其实就是它是用来祭天地祭神灵祭祖宗的专用肉,也叫胙肉。

为什么要有天子赐祚肉的这种事情?说白了那个“赐”字就很能说明问题。

所谓的“赐”是上位者给予下位者,也就是确立上下尊卑。

然后么,周天子赐祚肉是周王室宗法的一部分,更透彻一点就是“我给的,才是你的;我没给,你不能抢!”的那一套,一开始的分封赐祚肉的流程充满了神圣。

一旦某个诸侯升爵了,周天子也会派遣公卿前往,有赐祚肉的流程。

在很早以前,周天子进行完每年的祭祀大典会派人去宠信的诸侯那边赐祚肉,一来是表示宠爱,再来就是进行勉励。

等周王室式微之后,天子赐予诸侯祚肉的事情就变少了。

所以,事情的进展是从诸侯很渴望获得一块祚肉,哪怕这块肉已经烂了臭了有虫子,极度渴望还是会当成美食;后面周天子没权没势,无法再给诸侯起到什么帮助,诸侯看待祚肉就是一块发臭的肉;又到了必要的时间节点,自行封王多没意思,必须让周天子派来公卿赐祚肉表示承认,吃不吃祚肉则是另外一回事了。

“我王祖上已得祚肉,立国之初祭祀需往偷牛,历经劈荆斩棘方有今日之盛,无关天子也。”公子午根本就没有掩饰对当代周天子的不屑,扫了士匄一眼,再将目光落在吕武身上,说道:“晋之盛,亦是先辈所创,与天子何干?”

这话说的。

楚国从一个小破国家逐渐发展并壮大,的的确确跟周王室的关系不大,是好几代人的努力,去战场上流血牺牲,才有了楚国的今天。

晋国则不一样。

晋国的崛起过程跟郑国有点相似,得到过周王室的帮助,再坑了某代周天子一把,混得人摸鬼样了才重新捡起“王旗”吆喝。

所以了,不怪好几代周天子看晋国不爽,可劲地联系有潜力的诸侯国想找晋国的不痛快。

关键问题在于,周天子把卫国和齐国给坑了。

在原版历史上,周天子一再私下联络齐国和卫国,晋国要顾着点脸面无法直接找周天子的麻烦,憋着坏一步步挖坑让齐国和卫国跳进去总是可以的。先后搞了齐国和卫国不止一把大的,将两国坑得不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