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五章 神州一言堂(1 / 2)

‘忠义之心’这四个字,说白了是刘表在提醒张允。

身为荆州臣子,身为刘琦的直属手下,身为刘表的外甥,身为刘琦的表哥,你的忠心该怎么长?

当然前提是对他们父子都忠心!这点是必须要有的。

然后,就得细分了。

对他们父子全都忠义没错,但同时还有分清一个先来后到。

毕竟荆州的家业他们刘氏父子的,张允要弄懂一把手和二把手。

若是换成没跟刘琦谈过话之前的张允,或许会被刘表这么一句话弄懵,不晓得个中奥妙。

但是因为刘琦事前已经把刘表心中所思所想都告诉了他,所以张允明白刘表此刻的话中深意。

刘表是提醒自己别光长肉,多长点忠义之心,长点对舅父的忠义之心,对他刘景升的忠义之心,别光忠义了,弄的主次不分。

他刘表是主,嫡子刘琦为次,这才是正常的规律。

等他刘景升死了,你再以刘琦为主,就这么简单。

其实这句话,不仅仅是刘表想对张允说的,这当中的泛指面积比较大。

可能还包括:典韦,许郸,许沂,李典,太史慈,黄叙,邢道荣,魏延,张任,荀攸,甘宁,严颜,贾龙,吴懿,娄发,吴堀,沈弥乃至于新近投靠的西凉庞德和辽东徐荣。

这些全部都是实打实的掌握着武装力量的军中猛将。

甚至于黄忠和文聘。

说句实话,在这些人的心中,刘琦目下的威望确实是比刘表高的,在军中,刘琦已经达到了一言九鼎的威信。

其实,对于实际的统治来说,这些军中人对刘琦忠心,在一定程度上就算是对刘表忠心,刘表也不会怀疑他这个嫡长子对自己的感情。

毕竟他刘景升的东西,等死了之后,就是他刘伯瑜的。

本来倒也是没什么,但随着那些学宫中士子们为了彰显自己而对刘表做出的谏言,刘表心中也有些小郁闷和小想法。

因为他的欲望在不断攀升。

他开始希望自己能够完全说了算。

其实,每一个人,不论是与生俱来的普通人,还是一个生来高贵的人,只要他们成为了领导者,那经过长年的积累,在其心中便会开始萌发一种东西,一种令他们极为快慰且不舍的东西。

这种东西叫做‘专权’。

也叫一言堂。

小到一个集体,大到一个国家,泱泱神州两千年来站在食物链顶端的人,一直都在不遗余力的做这件事。

在这一亩三分地上,必须得是我全说了算……哪怕我说的是错的,也必须得是对的!

不许有人在这一亩三分地的政治和军事威信可以超过我。

神州人就是这么霸道,有一个算一个,领导者必须一言堂。

说自己不霸道不爱权的人,是根本没坐到那个位置,就算是有位置,也是个中档次的,在一个集体中达不到最高的那个层级。

当然了,这个专权也分时间段,眼光比较长远,或是挫折受的比较多的人,他们会在大一统之后,才开始实施这个一言堂。

而刘表的眼光相对还没达到那么高,而且由于刘琦这些年为他铺的路太顺了,也使得他的自信心空前膨胀。

他没有雄心争霸天下,他目前阶段的愿望,就是在荆州,在他目下所能管辖的这片土地上……呼风唤雨,说什么是什么,无人可出其左右。

历史上的刘表到死也没达到这个阶层,不是他不想,是因为一开始就没人能帮他,打下的基础不好。

但是现在不一样,现在的山阳刘氏在荆州这个地界,已经是太强横了,强横到刘表已经足矣膨胀到想一人做主。

说白了,就是过得太顺当了。

他开始想要在荆州专权了。

不许发展,只需固守便可。

但是想要完全做到一言堂,从古至今,所有领导者的最大筹码就是——军权。

没有军权,拿狗屁专权?谁扯你?

但荆州目前的最强大的军权掌握在谁手里?

刘琦。

荆州目下全部有名气的战将都听谁的?

刘琦。

说实话,刘琦现在一句话,荆州最精锐的兵力都得跟他走,刘表屁毛都剩不下。

刘表最亲的人和最信任的人,始终都是刘琦,他舍得给刘琦这份权力,也愿意看到自己的儿子拥有这份权力。

都是自家人,不分彼此。

但在他的概念里,他觉得目前这份权力应该还是放在他自己的手里才是正常的。

然后等他死了以后,刘琦在顺理成章的将这份权力接过去。

这才叫完美!

刘表自始至终,都觉得刘琦是他最亲的人,也是唯一可以继承他基业的人,但就目前来看,儿子掌控的东西有点多,得往回收一收。

过些年再慢慢还给他。

哪有爹还没死,三军士卒就已经全部都听从儿子的了?

这份心思,跟刘琦立多少功劳没关系,他就是才华在横溢,能力再强,也不是那么回事。

这就好比在后世,爸爸的退休金放在儿子手里,然后有事得让儿子给零花钱,不是那么回事。

该是刘琦的东西,日后定然都是他的。

但现在还得是当爹的应该拥有的,爹死了,以后全是你的……

这就是刘表现在心中的正统理念。

很浅薄,很世俗,但也不能不说,刘表以他的角度来想这事,也没啥大毛病。

军中这些人,目下还得是都听我老刘的,才是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