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四回 刑具(1 / 2)

锦衣长安 沐华五色 1719 字 2个月前

韩长暮巡弋了那副墨梅图,隐约觉得眼熟,便多看了几眼,越看越觉得熟悉。

他很没有形象的蹲在地上,被碎石划拉成了破布条的衣摆拖在地上,他想事情的时候,手上很不老实,两指总是无意识的捻着什么,衣袖,络子之类的东西。

捻着捻着,他脑中灵光一闪,这幅图寒梅清极,虬枝横斜,风骨与风姿并存,虽没有款识,但分明是当世名家蒋绅蒋阁老的手笔,却不知为何,绢面斗方变成了插花的花囊。

不过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蒋阁老的画作变成了触发机关的钥匙,蒋阁老自己知道吗?

兴许是不知道的吧。

蒋阁老位极人臣,名利不缺,没必要把脑袋拴在裤腰带上,干这种灭九族的事,再说了,这事儿干成了他还是位极人臣,干不成却是抄家灭门。

怎么算都不划算。

蒋阁老是个精明人,干不出这种糊涂事儿,可偏偏是最精明的人,做了最不划算的事。

东西就摆在这里,韩长暮不得不多想。

不待姚杳动手,韩长暮就拈起一枚瓷片,轻巧的放到其中一个凹陷中。

洞窟中一片死寂,只听得到这几人的呼吸声。

韩长暮抿抿嘴,看来是要把这些凹陷都填满,才会有些动静。

他利落的将剩下的瓷片都安放妥当,几个人皆屏息静气,定睛望着,等着。

果然,洞窟中只安静了一瞬,众人对面的石壁就有了变化。

石壁后头传来地动山摇的巨响,如同翻涌的巨浪重重击打着石壁,那面墙剧烈的晃动起来。

何振福攥紧了袖子,有点慌,这地儿不会要塌了吧,他们这些人,不会今日就要活埋在这了吧。

他这倒霉的念头刚转了一瞬,就暗自啐了自己一口。

大人还安之若泰,他慌个什么劲儿,少使的命不比总旗的命金贵吗!!

石壁剧烈晃动了片刻,突然一阵轻颤,吱吱呀呀的闪开一道缝。

一道窄窄的缝隙。

韩长暮微张着嘴惊呆了,他怎么就没发现这石壁上有这样一扇石门,合着他敲了半天墙,敲了个寂寞。

他定了定神,让姚杳将瓷片收好,自己率先往石门走去。

何振福总算从险些被活埋的惊恐中回了神,一个箭步抢到韩长暮前头,一把将火光明亮的火把沿着门缝扔了进去,倏然照亮门后的黑乎乎的洞窟。

顺着那光亮往里一看,这回可算不是空荡荡的洞窟了。

韩长暮举步走进去。

这间洞窟里比旁的更加阴冷潮湿了些,一股股令人几欲呕吐的恶臭扑面而来,角落里散落着几堆染了血的干草,几块露了发黄的棉絮的破褥子。

破褥子黑乎乎硬邦邦的委在地上,一股股酸臭和膻味直往外冲。

何振福刚一靠近,就被熏得头往后仰,眼冒金星。

呵,真他娘的提神醒脑。

众人拿着火把照了一圈儿,只见石壁上,地面上,到处都是一道一道的抓痕,

鞭痕,刀痕。

血迹飞溅到石壁上,继而拖到地上,有的连成片,有的零零散散。

溜着墙根儿摆了一排各色刑具,刑具上还沾着斑斑血迹和一绺一绺的长发。

这几人的火把都烧的差不多了,火光摇曳着透出几分盛极而衰的昏暗,暗沉沉的光像水一般在这些刑具上流淌而过,乌压压的刑具应和着上头簇新的血迹,看起来格外的触目惊心。

这些刑具数量之多,样式之繁杂,真真是惊了何振福的眼睛。

这比内卫司监牢里的还要全乎啊。

姚杳也大吃一惊,走到其中一架刑具前,伸手抹了一把那血迹,还有些黏糊,她随便往身上抹了两把,不易旁边递过来了一条帕子,她愣了一瞬,推开韩长暮的手,沉声道:“大人,这血,竟然还没干透。”

韩长暮悻悻的收回帕子,为了掩饰尴尬,还特意抹了抹手,才道:“看来咱们进入密道前,这里还有人。”他转头望了一圈儿:“此地定然还有另一个出口,否则就与咱们撞上了。”

姚杳点点头,另一个出口必然是有的,只是这里放了刑具,难道是用来审问的?莫非这里是另一个内卫司?

韩长暮瞥了姚杳一眼,似乎猜到了她的心中所想,他握了握拳头,声音压得低沉而冷厉:“你仔细看看这些刑具,都是些伤人却不要命的那种,甚至于不会伤人根本,只是让人痛不欲生,用这样的刑具,往往不是为了审讯或者杀人,而是用来训练,训练豢养死士。”

训练,豢养,死士。

用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痛,来威慑控制,让人活不好死不了,不敢逃不敢反抗,继而甘愿被驱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