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章 秦氏眼中的惊喜(1 / 2)

定河山 风雪云中路 1799 字 2天前

这种昏官、庸官,别说继续升官。就是留在这位置上,都有些不适合。自己也许,该考虑一个新府尹人选了。批完这道折子后,黄琼却是没有了心思,在批其他的折子。而是拿起了从刘妻那里,顺过来的兜衣,看着上面绣的相当精美鸳鸯戏水图案,坐在椅子上发呆。

这件当时妇人,就贴身穿在身上的兜衣,依稀还带着妇人的体香。让黄琼多少有种,爱不释手的感觉。把玩了良久,黄琼才依依不舍的放下。小心翼翼的收藏好后,却是去了秦氏的院子。到了秦氏的院子,想起此女对自己的冷淡,黄琼尽管多少犹豫,但最终还是推门而入。

摆手制止了殿内服侍的太监宫女施礼,黄琼信步走到了秦氏的卧室。看着此时已经沉睡,却依旧是花带海棠的秦氏。黄琼宽衣解带,轻轻掀开被子睡到了她的身边。而腹中孩子已经两个多月的秦氏睡得并不踏实。感觉到身边有人之后,马上便从睡梦之中惊醒过来。

见到躺在自己身边的黄琼,不由得惊讶的啊了一声。自从怀了孩子后,黄琼虽说也经常来看她,偶尔还陪着她用膳,但却再没有招她侍寝过。虽说这让秦氏心中松了一口气,可同样偶尔也有一阵失落。今儿见到这位爷不请自到,一向冷漠的秦氏,心中多少有点小欣喜。

双臂虽说有些迟疑,但最终还是搂住了这个小男人的腰。感受到一贯对自己冷漠的秦氏,突然展现出来的对自己依赖,自然不会推拒的黄琼,也伸手一把将这个妇人搂在怀中。两个人谁都没说话,只是静静这么相互依偎着。黄琼现在才发现,这个女人虽说对自己有些冷漠。

可在她的身边,便与在何瑶身边一样,让自己有一种格外心安的感觉。尤其是这个秦氏,可能是自己离开京兆太久,有些太过于思念家人了,总感觉她与司徒唤霜有几分的神似。尽管相似的地方不多,可总是有几分的相似。尤其那个嘴型与鼻子,几乎是一模一样。

虽说每次见到秦氏,黄琼总是不经意的想起这个事情。可一转念,却也知道自己在瞎琢磨。两个人,一个出身自江南苏州府,自幼在广南西路长大。一个人虽说也出身江南,却嫁到了这西北的延安府。而且这两个人之间,年龄相差太过于悬殊,怎么可能有什么关系?

想到这里,黄琼有些自嘲的笑了笑。将怀中的妇人,抱得更紧了一些后,也许有了一些酒意,也许是这个妇人让他感觉到心安,不长时间便沉沉睡去。只是在黄琼睡去后,一直依偎在黄琼怀中闭着眼睛的秦氏,突然睁开了眼睛,静静的看着这个男人,心思却是极为复杂。

这个男人虽说年轻,比自己要小上近二十岁。还强迫自己做了那些事情不说,现在更是强迫自己有了他的孩子。按理说,自己应该恨他才对。可今儿自己在见到他来自己这里,却莫名的发现,自己心中居然掠过一丝的惊喜。哪怕持续的很短暂,但她可以确定那绝对是惊喜。

而现在,自己被他抱在怀中,更是感觉到了,即便是曾经的丈夫,也从来没有给过自己的安全感。难道自己真的是因为,怀了这个人的孩子而有些变了?这不可能,自己与他的年纪相差太大,根本就不可能会喜欢上。哪怕是已经知道自己动了情,可秦氏在心中还是在否认。

听着这个男人平稳呼吸声,还有自己枕着的那具,给自己带来从未有过安全感,甚至让自己再也不想离开的胸膛。心思混乱,不知道自己究竟怎么了的秦氏,眼睛里面不由得透出一丝的迷茫。轻轻抚摸了自己还平坦的肚子,实在不想离开这具胸膛的秦氏,静静闭上了眼睛。

两个人一个睡得格外踏实,一个几乎是半梦半醒,直到天亮时分才沉沉睡去。而当黄琼醒过来的时候,见到还在沉睡的秦氏,轻轻吻了吻妇人微微皱起的眉头,小心翼翼的下了床。没有用任何人服侍,自己穿好衣服。打消了陪着她用早膳想法后,轻轻的离开了秦氏这里。

原本昨夜,黄琼来秦氏这里,本想着与她说说话。毕竟年龄大一些,经历的事情相对来说,也更多一些。与她说说话,哪怕不能解决自己心中的烦忧,但总比一直憋在心中为好。秦氏的为人有些冷淡,向来不是那种愿意与人交往的人,倒是一个相对来说比较合适的倾诉人。

只是秦氏在发现自己之后,眼神之中那一闪而过的惊喜,却让他随即便放弃了这个想法。现在看,也许是有了自自己孩子的原因,这个妇人至少看起来,对自己并非是真冷漠无情。自己与她去谈论另一个女人,对于这个女人来说有些残忍,尤其是她还怀着身孕的情况之下。

最终放弃了这个想法的黄琼,也只是抱着怀中的妇人睡了一夜。哪怕怀中这个妇人的丰盈,也曾经也一度让他心猿意马过。可也知道,这个时候实在还不是时候的他,最终勉强按捺住了自己的心火,而没有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只是抱着这个不安的女人,沉沉睡了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