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1】我命由我(1 / 2)

“好胆!”北山烈大怒。

我在等你?岂不是要行那除恶务尽,斩草除根之事。

对方真是小瞧了他北山部,更是藐视他北山烈。

族中成道种子被杀本就令他心绪翻滚,如今被对方轻视更是完全激怒了他。

“万钧山峦,神威如狱!”

“天君山法相。”

北山烈周身被赤红色的火光覆盖,此赤红火焰竟然瞬间笼罩了方圆百里,形成了好似封闭似的空间地域,而北山烈的丈七法相金身跃然,悍然出手。

姜夜并没有抢先出手。

虽然与人斗法常言先先之机,但是对于姜夜来说他是为了了解此界顶尖修者的实力,自然不好先出手搅动先机。

而且以他如今的实力,这些人还不放在眼中,如果是应对那天之尽头的虚影自然沉着应对抢占先机,对上眼前这位就不太需要了。

这并不是姜夜轻视,他自来都是狮子搏兔亦用全力,只是战略上藐视他人,战术上重视而已。

如今这赤红火焰席卷而过,周遭百里竟然都成了这北山烈的洞天福地,而北山烈作为洞天福地之主受到的加持更盛,姜夜也能感受到洞天福地对他的敌意和压制。

“有点意思。”

姜夜身躯四周涌现黑色鬼雾,环绕于身,宛如恐怖鬼王半隐于雾气夕辉升起之处,森白鬼手藏于袖袍,黑白鬼眼注视人间,端的是诡异非常。

如今纵然不使用屠夫形态,伴随着自身实力的增加,屠夫衍生的技能手段也已经显露不凡的威能,甚至可以理解为粗浅的神通。只可惜技能手段都未如高级,其中楚翘更是伴随着血肉晋升而自行演化。

姜夜白皙的手掌握紧手中刀,血肉碎骨刀凝聚筋骨森然血气咆哮。

“若是只有这些,难免让人失望。”

“斩!”

千里烟波汇聚云霞刀光,风起云涌,雷动间已然汇聚于姜夜手中长刀。

血肉碎骨刀的灵主骷髅咧嘴露出一口参差不齐的獠牙,闪烁鬼火完全凝成了实质的模样,只是在姜夜的手中便显露异常。

常说,白刃在手,杀心自起,如今使刀之人却浸染屠刀,使得屠刀自纵杀心,凝聚刀光。

磅礴威压从天际而起,遮盖大半个天空,从天空斩下。

轰隆!

赤红色的火域骤然崩溃,火域之主北山烈更是目呲欲裂,眼中的惊骇再也藏不住。

何以现世出现了这么恐怖的大能他却不知道,他虽然不是绝顶,也是此界顶尖高手之一,火域之中身化阵眼演化大恐怖,纵然现在还无法破开此界飞升,但积累之下也该水到渠成。

但是眼前这位,抬手便是斩天刀芒,一斩落下已经削了他的洞天五行,五行不再循环生息,赤红福地自然随之崩溃。

“阁下到底是谁?!”北山烈惊疑不定,连体内真法的运转都有了些许的断层。

凭空出现了一个人,竟然看不出丝毫跟脚也就罢了,竟然斩断了演化出来的洞天福地,将他这神威如狱的洞天给剁成了两半,饶是北山烈也不由得重新审视打量姜夜。

姜夜并未急着出手,这凝聚洞天领域的法门倒是也有可借鉴的门道,不过这修行的法门怎么不像是正统的修仙文明,反倒是……有股子走高维神路的意思,演化神国造就神主。

倒是和天之尽头的那道虚影也有些关联。

姜夜并不意外,天之尽头的那道虚神影远隔维度,还能附身投视而来,若说此界和祂没关系那是睁眼说瞎话。

姜夜将目光投向法相脱于形胎的北山烈,微微摇了摇头,他当时来的太着急,原本应该直接投身于恐怖仙域的超大世界,但是穿梭之际姜夜心神有感虚空裂缝,而且裂缝前头还有一桩机缘。

机缘都已经送到嘴边上了,哪里有不吃下去的道理,所以姜夜转头扎进来,撕开空间裂缝带着那个发光的东西从所谓的归墟府中走了出来。

想来都已经进入恐怖仙域,该是随便飞到哪里都没什么问题,没想到现在身处的这个世界也就比大型剧情世界强些而已,对于姜夜来说实在可有可无。

北山烈的修为比化神大修厉害些,也着实有限,和姜夜所想的那种仙人满地走,化神多如狗的超大型剧情世界实在出入甚大,更遑论那只仙人断掌了。

“差的太远。”姜夜轻声呢喃。

北山烈猛的抬头,盯着姜夜,尽管不明白姜夜所说的差的太远是什么意思,但是看到姜夜脸上那不遮掩的失望之情自然明白是因为自己的实力没有满足对方的期望。

‘难道是从界外来的大修?’

‘不应该啊,天道意志排斥大修,但凡洞天福地成型,要么飞升离开,要么洞天福地成为世界资粮。对方那一身威势必然是得到大修,怎么可能还安稳的停留在太微界。’

北山烈已然凝重,今日方知踢到了铁板,而且还交恶此人,说不得真要有那灭族亡家的祸事。

‘即使不敌,也要逼天道显化,将此大修送出此界。纵然以后我自飞升,那也是以后之事。’

念头瞬息转动,北山烈已经明了自己接下来应该做什么。

“实力虽然不济,念头倒是转的快。”虽是瞬息,姜夜不知道北山烈所思所想,但是也能看出北山烈已经转动念头,不似刚才的惊慌神色,已经淡定了不少。

不说是不是真的找到了克制他的法门,显然他自己觉得可以放手施为。

北山烈的法相身躯赤红色的气息更加浓郁,甚至凝聚成了披挂,每每出拳四周花草土地尽皆毁灭。

原本姜夜以为他修的是毁灭道,但是咧咧拳风下竟然全都是破灭的概念。

“破灭道!”

而且伴随着战斗的动静越来越大,隐约间云雾中的山峰也跟着震颤了起来,天空中的云雾变化,莫大的排斥感充斥在姜夜的身旁。

姜夜招架北山烈的攻击,同时抬头看向天空,天之尽头的那道目光似乎又投了过来,而且世界的排斥越大,周遭的那些异常也就越发的能显现出来。

人类身躯难免出现异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