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四十章(1 / 2)

大明流匪 脚踝骨折 1172 字 2天前

骑兵面对步卒,天然占据优势,几百骑兵精锐,用好了可以冲垮一支上万人组成的步卒大军。

陈寻平道:“不用骑兵,就用咱们各营的战兵,以往咱们战兵能冲垮蒙古人的大队骑兵,我相信他们也能够冲垮辽东的这几百骑。”

“不一样,蒙古人的骑兵多是普通的牧民,手里的弓箭都是软弓骨箭,咱们接下来要面对的骑兵是辽东的精锐马军,可是带着炮来的,这样的马军绝不是蒙古人那些叫花子部队能够比的。”秦荣说道。

仍然想要劝说陈寻平退守土木堡。

陈寻平道:“这一战打了,很可能死伤会大一些,可要是不打,士气就没了,以后面对辽东来的官军很难再有直面的勇气,别忘了,赵率教带来的可是一万多大军,怀来卫的几百马军只是其中一部分。”

“那就打吧,不过军中一百多哨骑也都带上,一旦发生什么不可预料的情况,有这一百多哨骑在,多少能为大军争得一些时间。”秦荣见陈寻平执意要打,只好同意。

陈寻平脸上露出笑容,道:“你要相信咱们的队伍。”

半个时辰后,第一战兵师开始从土木堡朝怀来卫方向逼近。

几十里的路,对于第一战兵师来说半天多便赶到了。

不过,没等第一战兵师赶赴怀来卫城下,便在半路上撞上了从怀来卫方向出现的辽东马军。

最先发现对方的是第一战兵师的派出去的哨骑和辽东马军的一队骑兵。

虎字旗一方的哨骑只有十来人,而官军方面的马军却有五十来人,足足一个总哨的人马。

双方是在一个村庄碰上的。

一见面,官军一方的马军仗着人多,朝虎字旗的哨骑扑了上来。

交手之后,人数劣势一方的虎字旗哨骑吃了亏,当场便有三人受了伤,幸亏身上穿着胸甲,护住了身体大部分要害,这才没有被官军的马军留下,顺利的逃脱了出来。

逃脱之前,用骑铳打死了两名官军骑兵。

虎字旗哨骑一回来,马上把前方十里外碰到官军骑兵的消息带了回来。

跟随大军行进的陈寻平得知前方发现官军骑兵的消息,立刻让打开了手中的舆图,在舆图上寻找官军骑兵可能存在的位置,并把所有的哨骑都派了出去。

十几支哨骑队伍分别从不同方向,前往怀来卫,沿路寻找辽东马军的位置。

“要不要先让大军停下,等一等哨骑的消息?”秦荣对陈寻平说道。

陈寻平一摆手,道:“不能停,越是这个时候,越要往前走,咱们一万多人的大军,不能被几百骑兵吓住。”

第一战兵师上万人的大军,继续向怀来卫方向进逼。

虎字旗的哨骑带回了辽东马军的消息,而辽东马军也给自家主将带来了虎字旗大军朝怀来卫进逼的消息。

这支辽东马军主将是一位姓马的游击。

他所率领的马军,是赵率教从辽东来带的兵马中唯一一支马军,其他官军各营虽然也有骑兵,可数量最多几十人或百人规模,只有中军大营有不到三百多的骑兵。

“这群逆贼真是不知死活,居然主动找上怀来卫,赵总兵他们在什么地方?”马游击问向身边的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