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飞龙在天 第五章 大闹勾栏院(1 / 2)

大宋的天空 墨尚花开 2270 字 3个月前

十里长亭,赵匡胤与张光远、罗彦威喝过践行酒,张光远给了两位解差每人二十两银子,拜托路上多多照应,兄弟三人洒泪而别。非止一日,来到大名府。

镇守大名的节度使窦溶,当初也曾是后唐明宗帐下一员虎将,与赵弘殷多有来往,交情很深。赵匡胤发配大名府,赵弘殷早早的就派人给窦将军送去信函,拜托照应,严加管教。

赵匡胤一到大名府,就被窦溶接到府里,接风洗尘,安排到馆舍住下,又派了两位家丁,照看伺候。

赵匡胤在府里没呆上三天,就坐不住了,他便让两位家丁带他到大名府好吃好玩的地方转转。

天将晚时,赵匡胤逛到东街的一个行院,但见红灯高挂,车马盈门,甚是热闹,家丁道:“这里有位出名的歌姬名叫秋香,据说生得花容月貌,吟诗作对,吹拉弹唱,样样都好,只有一条,从不留宿,只卖艺,不卖身。任你公子王孙,达官巨贾,她概不买帐。”

匡胤道:“这么说,这也是位奇女子,俺倒要会她一会。”他让两位家丁先回,自己径直走进行院。

我为秋香而来,赵匡胤表明意图。早有老鸨吩咐丫环,传过话去,“东京赵公子要见秋香姑娘。”

丫环轻挑珠帘,果然名不虚传,里边走出来正是一位美人,眉似远山含黛,眼如秋水凝波,体态娇柔,丰姿妖媚,宛如月里嫦娥降人间,又似瑶池仙女临凡尘。匡胤看了一回,心中暗赞,此女若非妲己转世,也是貂蝉重生,我赵匡胤今日也是醉了。

男人是泥做的,女人是水做的,泥一遇到水,自然就化了。赵匡胤此时也是不到二十岁的年纪,号称行走的荷尔蒙,迷妹收割机。

两人对坐,只见那美人轻启朱唇,莺声软语说道:“贵客临门,敢问仙乡何处,尊姓大名?”

匡胤起身,拱手道:“在下东京赵匡胤,我父乃东京禁军统领赵弘殷,东京城,俺专打恶霸专治不服,男女老少,人称我赵二公子。”

听得赵匡胤这样自报家门,这女子“啊”的一声,不由得惊讶地叫了出来,“公子可是小名‘香孩’的香哥哥?”

赵匡胤也感觉好奇,“香哥哥”这名字只有一人叫过,那是小时候的邻家小妹韩素梅。那时,素梅的家也住在骑兵营,从小二人就在一起骑竹马,过家家,整天疯在一起。素梅的父亲在一次战役中不幸阵亡了,剩下她们孤儿寡母的,在东京生活艰难。在一个风卷黄叶,漫天飞舞的日子,素梅和他,挥手泪别,素梅跟着母亲回老家去了,从此天各一方,再无音讯。

素梅一走,赵匡胤伤心了好多年。“香哥哥”这个叫法,那是属于韩素梅的,眼下这个美人也这样叫,莫非她是素梅?

匡胤禁不住仔细再看,眉眼之间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你是素梅,韩素梅?”

这美人顿时矜持不住了,“香哥哥,我是素梅,你的韩素梅。”

匡胤一看真是韩素梅,顿时又惊又喜,上前握住素梅一双玉手,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人生有四喜: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

二人有说不完的知心话,续不完的相思情。素梅命丫环撤去茶盏,换上酒宴,赵匡胤和韩素梅,一对患难鸳鸯,推杯换盏,一直喝到三更。当夜,匡胤就在素梅处留宿安歇了。

◆ 怒打韩通

在这大名府,还有一位翩翩公子,名叫韩通,颇有家资,却好舞枪弄棒,人送外号“韩瞠眼”。他久慕秋香的大名,也想会一会这美人。

可是,多日以来,韩素梅被赵匡胤给包下了,白天,韩素梅也不见客,晚上,她只属于她的香哥哥,韩通一连来了行院多次,都没能见上秋香一面,当然不答应了。

听说秋香被东京来的赵公子给包了,韩通当时就怒目圆睁,气不打一处来,直接嚷嚷着,就往秋香房间里闯,老鸨丫环拦都拦不住。

丫环进来通报,说那个“韩瞠眼”又来滋事了。素梅一听,衣襟直颤,匡胤道:“贤妹勿慌,有我在此,看哪个混账东西敢来撒野。”

说话之间,一个大汉满脸杀气闯进房来,见匡胤与素梅并排坐着,牛眼一瞪,开口骂道:“哪里来的贼徒,敢抢你家爷爷的风头,今天这小娘子,爷爷要定了!”

匡胤吼道:“你这死催的,你家祖宗在此,岂能容你在此大呼小叫!”

韩通一招黑虎掏心迎面打来,赵匡胤坐在椅子上,向后一仰,照着韩通的肚子抬腿就是一脚。

一个是太祖长拳的创立者,开国皇帝,一个是勇冠三军的禁军统帅,此时,都未发迹,为了一个女人,二人就在这座小楼上较量起来。韩素梅和丫环早就逃到一边去了。

二人你来我往,斗了十几个回合,不分上下。韩通火气大,心里急,着急取胜,动作上大开大合,被赵匡胤瞅准一个机会,一招枯树盘根,扫倒在地,赵匡胤上去,抡起拳头,一阵狂扁,韩通立时被揍得鼻青脸肿。技不如人,韩通认栽了,只得向赵匡胤求饶。

赵匡胤也不想闹出人命,见好就收,他止住拳头,韩通爬起来灰溜溜地下楼去了。

回去之后,韩通越想越气,再次纠集几个弟兄,在巷子口堵住赵匡胤,双方又是一场恶斗,结果,这些人又被赵匡胤给打惨了。

韩通折了面子,觉得在大名府待不下去了,在家将养几天,就去投军了。后来,韩通在周世宗柴荣时期屡建奇功,官至检校太尉、侍卫亲军马步军副都指挥使。赵匡胤发动陈桥兵变时,韩通是大周朝唯一个起来反抗的将领,全家不幸被王彦升杀害。赵匡胤登基后,追赠他为中书令。

赵匡胤两打韩通,自此大名府再也没有人敢来行院争风吃醋,招惹是非。这韩素梅也和赵匡胤约定,愿意为匡胤守节,等他发迹的时候,前来迎娶。

赵匡胤到大名府,刚过三个月,后汉高祖刘知远大正月里就薨了,新皇汉隐帝继位,大赦天下。大过年的,昭告文书就发到了大名府窦溶手里,赵匡胤的名字赫然出现在大赦名单里。

得到特赦,赵匡胤一一辞别了这里新识的亲朋好友,又和韩素梅温存了一夜,第二天一早,迎着习习春风,踏上回东京的大道。

◆ 大闹勾栏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