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飞龙在天 第九章 龙虎风云会(1 / 2)

大宋的天空 墨尚花开 2244 字 3个月前

天竺故事里,有一段爷爷与孙子的对话。

爷爷说:“每个人的身体里都有两头狼,他们残酷地互相搏杀。一头狼代表愤怒、嫉妒、骄傲、害怕和耻辱;另一头代表温柔、善良、感恩、希望、微笑与爱。”

小男孩急切地问:“爷爷,哪头狼更厉害?”

老人答:“你喂食的那一只。”

你的心所朝的方向,就是你未来人生的路!

抬头看天,低头望路。路长人困腹中饥,野庙陋屋待天明。

将近一年的游历,一天,行走在武关道上,赵匡胤望着明晃晃的日头,偶得一联:

“未离海底千山黑,才到中天万国明。”

梦想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虽然眼下身处逆境的黑暗,但是只要时机一到,定会一举成名天下知。

武关道是从春秋战国时期起就开凿的一条军事、政治、商贾之道,该道是由长安东行,经蓝田县坡底村,上七盘岭,绕芦山南侧,过蓝桥到蓝桥镇,溯蓝桥河而上,经牧护关(唐时称蓝田关)翻越秦岭,顺丹水支流七盘河下至黑龙口,折东行经商州、丹凤县出武关,又东经商南县富水镇出今陕西境,再经西峡、内乡县至南阳,全长六百多里。

这天,看看将近中午,靠着武关道旁的一棵大树下,赵匡胤脸遮着斗笠,小睡片刻。

没多久,他被一阵哼哼哧哧的声音惊起,不远处,一个年轻的后生,正推着一车的雨伞,在泥地上奋力挣扎,车轮陷在泥地里,出不去。

匡胤起身,走向前,撸起袖子,双膀一较力,将车子推出泥地。

那后生驻车停下,向匡胤深施一礼,“感谢兄台出手相辅助,请受小可一拜。”匡胤见那后生身高八尺,生得五官清秀,相貌堂堂,也非寻常凡夫俗子可比。彼此报过名姓,后生姓柴名荣,常在这关西一带做买卖,这次是装了一车的雨伞到商洛贩卖。

匡胤正好随了柴荣一道,二人边走边聊,也不感寂寞。两位有抱负的年轻人相遇,虽然现在一个是小贩,一个是逃犯,谁知几年后,造化弄人,一个成为英明神武的周天子,一个做了开基立业的宋皇帝。

前面柳林河上有一座桥,唤作销金桥,有人正在桥上收取人头税,过往的商贩都要交取一定的抽成税。

柴荣道:“这里有个混世太岁,人称坐地虎董达,他花银子造了这座桥,来往客官,无论老幼,都要给钱,看样子,愚兄这回少了一两银子是过不了这桥的。”

匡胤道:“柴兄莫慌,你只管推车过桥,就说钱在我伙计的手上,让他们来跟我要,如此这般这般行事即可。”

柴荣点头说好,就推起车子,来到桥头,早有一伙如狼似虎的家丁,将他围住,伸手要钱。

柴荣道:“银子都在我新雇的伙计手里,他马上拿给你。”家丁们拍了拍柴荣的肩膀打趣道:“小侉子你不要耍赖,收不到钱,我们要你好看!”柴荣微笑点头,“放心!放心!”

匡胤双膀一抱,往桥头一站,如同一座铁塔相仿。家丁们大摇大摆地靠过来,“小子,一两银子,快点把税交了!”

匡胤将盘龙棍抄起,道:“你们这帮腌臜泼才!无端的在此收受钱财,和拦路抢劫有何分别,你们可有官府公文,朝廷钧旨拿来我看!”

领头的家丁骂道:“要看什么公文,老子的拳头就是圣旨。”其他家丁纷纷撸袖子拿家伙。

赵匡胤被围在桥心,丝毫不惧。盘龙棍今日要发威,敌不动我先动,不招不架,只是一下,犯了招架,十下八下。

看到双方打得不可开交,柴荣急得搓手跺脚,他开始后悔刚才的决定,还不如给了一两银子了事,如果赵匡胤有什么三长两短,真对不起这位仗义的朋友。

赵匡胤是越战越勇,越打越开心,“爷好久没有打架了,这次正好过把手瘾!”就像猫戏老鼠,老鼠怕死是肯定的,但是更怕被玩!这帮家丁,几番下来,各个被打得鼻青脸肿,纷纷撤下桥头。

赵匡胤扛起盘龙棍,大摇大摆地过了桥。

替董达守桥的两个头目,宋义和曹智,当时正在酒肆喝酒,得到消息。

见柴荣守着一车的油伞,正在桥下等人。一脚踹翻车子,抓起几把油伞,三下五除二,撕得粉碎。柴荣躲闪不及,被宋、曹二人按住,教训了一顿拳脚。

看到柴荣被人欺负了,赵匡胤顿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举起盘龙棍就与宋义、曹智战在一起。也该着这两个小子倒霉,最近赵匡胤新创了“太祖棍法”,正好拿他们二位练手。赵匡胤的杀心被激发起来,心想:“留着这些恶贼早晚是个祸害,不如现在就结果了干净。”

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赵匡胤手中的盘龙棍此时不亚于孙大圣的金箍棒,几招下来,宋义和曹智,一个被削破脑袋,一个被打断二十四根肋骨,双双气绝身亡。

坐地虎董达得知有人闯桥,顿时不淡定了,他跨上马,领着家丁,气势汹汹的赶了过来。

董达仗着自己会几招,对着赵匡胤举刀就砍,一个马上一个马下。

董达的这匹马可不一般,高大健硕,四蹄雪白,浑身红彤彤的,一双眼睛乌黑发亮,此马唤作赤麒麟。赵匡胤可是在军营长大的,看多了宝马良驹,能和这匹马相比的,着实不多。

盘龙棍磕去董达的钢刀,董达躲闪不及,被打翻在地,家丁们跑过来抢了董达,扶上了马,掩护着董达逃走。

匡胤心想,除恶务尽,必须斩草除根,否则卷土重来,老百姓会更加遭殃,于是提着盘龙棍,在后面猛追。

一直追到九曲十八湾,此处有个山寨,山上两位山大王,唤作魏青和魏明,兄弟俩平日里和董达走动亲密,销金桥的银子,二人也没少拿。

两条腿的,毕竟跑不过四条腿的。赵匡胤追了好久,此时已是步伐疲惫,肚子咕咕直叫,刚到山前,就见两位山大王跟着董达,带领一伙喽啰兵冲杀过来。

龙游浅水遭虾笑,虎落平阳被犬欺,赵匡胤的盘龙棍攻势渐渐慢了下来。

这柳林河的河湾里,有一位黑脸的好汉,姓郑名恩,正在河里捞取落河的油篓,听得喊杀声,就弃了油篓,快步爬上岸,向那厮杀处奔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