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飞龙在天 第十四章 打瓜园(1 / 2)

大宋的天空 墨尚花开 2260 字 3个月前

兄弟是不管相隔万水千山,心还紧紧相连的人。

天天一起撸串泡吧的不一定是真朋友,兄弟一定是那些一起打过架放过血,砸过锅卖过铁,撒过野丢过鞋,讨过钱称过爷,马路牙子歇过夜的主儿。

却说郑恩郑子明自打和柴荣分开后,也失了卖油的营生,就想着去寻二哥赵匡胤。天地之大,二哥又在哪里呢?郑恩觉得自己先去找苗道长,说不定道长知道二哥在哪里。

郑恩饥餐渴饮,风餐露宿,一路摸索,来到陕西蒲城。这黑厮把个潞城,记成蒲城,一个在山西,一个在陕西,这里哪有什么苗道长?

打听了好久,也没寻到苗道长,无奈之下,只能重操旧日营生,卖油。他找到西门外老香油铺子,店老板上了年纪,见郑恩前来找活干,只为填饱肚子,工钱随便给,两个一拍即合。郑恩总算是找到了安身立命之所,每日磨油卖油,隔三差五的也给附近村镇的店铺送油,如此过了数月。

郭威平定了河中府,接下来就要对付陕西永兴(今西安附近)的赵思绾、凤翔的王景崇。大军向西渡过黄河,来到蒲城。郭威命大军在此休整,同时派出使臣,送信给赵思绾和王景崇,让二人早日迷途知返,缴械投降,否则李守贞就是他们的下场。

这天,军中无事,柴荣约了赵匡胤到蒲城街上喝酒。柴荣让小校备了辆马车,到了城里,柴荣吩咐小校在城外等。小哥俩进到城里,见有座杏花村酒楼,上下三层,颇有气势,酒幌子迎风招展,酒保站在门口正口若悬河,热情地招揽客人,柴荣用手指了指招牌,“就这里了!”

赵匡胤跟着柴荣往里走,无巧不成书,酒楼里,一汉子手提两只油桶从里往外走,肩膀头子正撞在柴荣身上。柴荣正要发作,赵匡胤抬头一看,顿时愣住了。这汉子不是别人,正是给这酒楼送油的郑恩。

三人一见,郑恩的眼泪先下来了,“二哥、大哥,你们可想死乐子了……”匡胤一把上前,抱住郑恩,“三弟,二哥也想你啊!”

柴荣一见是郑恩,气也全消了,他上前拉起郑恩的手,道:“三弟,在蒲城能见到你,真是太好了!我跟你二哥现在都在郭大帅帐下效命,你来的正好,从今往后,我们三兄弟再也不要分开了。”

郑恩这个开心哪,他是做梦也不会想到,会在蒲城这个地方遇到赵匡胤和柴荣,顿时破涕为笑,几个月的委屈和焦躁,一下子都烟消云散了。

匡胤道:“今天我们三兄弟能在此重逢,这真是老天眷顾啊,我们今天不醉不归。”

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

三人一直喝到太阳下山,身为将官,柴荣要回军营公干,坐车先回去了。当晚,匡胤和郑恩兄弟二人找了间客栈,相约一早,带郑恩去军营报到。

第二天一早,二人用过早餐,匡胤陪着郑恩,先到西门外老香油铺,还了油篓,谢过油坊老板,就一齐前往军营。

军营在蒲州城外的尧山脚下,眼看快到中午,二人走得口渴,郑恩道:“二哥,刚才我们好像经过一片瓜地,乐子去弄两个瓜来解解渴,如何?”

匡胤点头道:“速去速回,我在这边大树下等你。”

“好嘞!”郑恩三步并作两步,向那田间窝棚处走去,很快就发现一块瓜田。大大小小的打瓜,掩映在叶子下面,满地都是。

这打瓜的得名全在这个“打”字,“拍一拍,就裂开,打一打,就见瓤”。要想吃瓜,一手举着瓜,另一手在瓜上简单划个印儿,轻轻在瓜上拍打几下,圆圆的打瓜顺势从划印的地方裂开,分成两半,露出瓜瓤。瓜瓤有白的、黄的、红的,颜色不同,味道也有差异,有的甘甜,有的甜中带酸。这打瓜吃起来清爽可口,堪称瓜中一绝。

看到一地的打瓜,郑恩心中欢喜,也不管有人没人,闯将进去,挑了个大一点的,一拳头就将打瓜拍成三四瓣,嘁哩喀嚓,一阵的狼吞虎咽,顷刻间,就剩下一地的瓜皮。

郑恩吃得正开心,猛听得有人大喊:“哪里来的黑贼,胆敢擅闯瓜田,偷瓜吃?”郑恩抬起头,见是一位妙龄女子,向这边走来,顿时来了精神,他把打瓜放下,爬起来,掸了掸屁股上的泥,笑嘻嘻地答道:“乐子走得口渴,见你家瓜田打瓜,个大溜圆的,忍不住摘了一个吃了,这也值不得几个钱,何必这么小气吗?”

原来这里是陶家庄,陶员外为人忠厚,颇有田宅,育有两子一女,长子唤作陶龙,次子陶虎,女儿行二,因为出生在季春时节,取名三春,这女子正是陶三春。

休言女子非英物,夜夜龙泉壁上鸣!

从来大户人家的小姐都生得如花似玉,性格温柔,喜欢擦香抹粉,描龙画凤的。唯独这三春,与众不同,从小好武,爱看兵书,生得力大身粗,十八般兵刃,件件皆能;跑马射箭,样样精通,人送外号母大虫。

前世修来的姻缘,今生注定的冤家。

看到郑恩嬉皮笑脸不肯认错,三春勃然大怒,不由得杏眼圆睁,骂道:“你这黑贼,偷吃了东西还不肯认错,想是皮子紧了,姑奶奶帮你松一松!”

看瓜田的是一位老家丁,他也走过来打圆场道:“你这汉子,偷瓜是不对,若肯付了瓜钱,我家小姐大人不记小人过,放你一马,也就算了。”

郑恩道:“这就难了,乐子出来匆忙,忘记带钱了,哪里有钱给你。你就算做善事,请客做东一回,乐子会感您的恩的。”

陶三春道:“这厮真是个偷奸耍滑的贼人,姑奶奶怎肯饶你。”奔着郑恩,说着飞起一脚。

郑恩自恃膀宽力大,看三春是个女子,未作提防。三春一脚踢来,把这个郑恩踢了个狗啃泥,背朝天,脸着地。

郑恩一骨碌翻身坐起来,三春过去又是一脚,这回,郑恩被弄了个王八看天,肚皮朝上,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

这黑汉,躺在地上,还是嘴硬,“小娘子,你这打的可是‘教夫拳’,专门对付夫君的拳?”他自恃有二哥赵匡胤撑腰,根本没把陶三春放在眼里。

陶三春道:“你想知道姑奶奶这是什么功夫,你站起来,我告诉你!”

郑恩很听话,他一个鲤鱼打挺,身子还没站稳,陶三春飞起又是一脚,郑恩被踹的踉跄着奔出好几步,一头栽倒在瓜秧里。

郑恩趴在地上,嘴里还是不三不四的,没个正经,“你这小娘子,还没过门,就如此对待夫君,传出去,岂不让人笑掉大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