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飞龙在天 第二十七章 点检做天子(1 / 2)

大宋的天空 墨尚花开 2334 字 3个月前

知子莫如母。

赵匡胤带兵回京,楚昭辅先行一步,给赵家人报信。

赵匡胤统兵出发前,把他的家人全都安排躲进了一个名叫定力院的寺庙里以防不测。陈桥兵变的当夜,负责警卫的官吏便以保护寺内僧人的名义,来到庙里,驻兵把守。

赵匡胤的妻子王氏为丈夫捏着一把汗,生怕有什么不测。王氏当时只有十九岁,是赵匡胤的第二任妻子。贺金蝉两年前病逝,赵匡胤又续娶了后周巢国公王饶的女儿王氏为继室。

匡胤的母亲杜氏泰然自若地说道:“吾儿平生奇异,都说他能富贵至极,没有什么可担忧的。”

楚昭辅马不停蹄,来到定力院,向老太太杜氏跪倒磕头道:“点检已经做了皇上。”

杜氏笑道:“我儿一向胸怀大志,小时候就有算命的说,这孩子有帝王之相,如今果然灵验,阿弥陀佛。”明代岳正有诗为证:

家母素知儿有志,他人却道帝无心。

史官兼载非相牾,后世那知费讨寻。

范质、王溥和魏仁浦三位宰辅跟赵匡胤的协商结果是:

一、善待符太后和小皇帝;

二、恭帝禅位;

三、点检做天子。

赵匡胤带兵进入皇宫,他想当面和小符太后说说心里的苦衷。

有一宫妃抱着一个婴儿,匆匆而过。

匡胤问:“这是谁的孩子?”

宫妃回答说:“世宗柴荣的儿子。”

范质、赵普、潘美也都一同跟着赵匡胤进宫,匡胤问他们该怎么处理。

赵普道:“应该除去,以免后患。”

匡胤道:“我接人之位,再要杀人之子,实在于心不忍。”当即命宫妃将这婴儿送给潘美抚养。

以后,赵匡胤也没再问起孩子这事,潘美也没有向赵匡胤提起这婴儿。潘美给这孩子取名潘惟吉,这婴儿长大成人之后,官至刺史,活得很好。

没有文武百官的禅让,成何体统。赵匡义带兵到百官家里,将这些人一一请回崇元殿。

史载:“至晡班定”,到了傍晚时分,文武百官才凑齐。

小符太后带着八岁的周恭帝柴宗训来到崇元殿,王溥和魏仁浦带领文武百官排好队,禅让仪式开始。

恭帝年幼,没有准备禅位诏书。

翰林学士陶谷,从怀里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诏书,交给兵部侍郎窦仪。

这真是夏天里送雪糕,冬天里送棉袄,黑暗里送灯泡,饥饿时送面包,陶谷的反应太快了,他怎么会事先准备好禅位诏书的,至今都是个谜。

窦仪展开诏书,朗声宣读:

天生烝民,树之司牧。二帝推公而禅位,三王乘时以革命,其极一也。予末小子,遭家不造,人心已去,国命有归。咨尔归德军节度使、殿前都点检赵匡胤,禀上圣之姿,有神武之略,佐我高祖,格于皇天,逮事世宗,功存纳麓,东征西怨,厥绩懋焉。天地鬼神享于有德,讴谣狱讼附于至仁,应天顺民,法尧禅舜,如释重负,予其作宾,呜呼钦哉!祗畏天命。

尧舜禹之后,所有的禅位都是一个美丽的谎言,就是一场戏。一篇冠冕堂皇的诏书念诵完毕,点检终于做上天子,小木牌的风波至此也彻底尘埃落定。

禅让礼毕,宣徽使昝居润引赵匡胤在龙墀北面三跪九拜,昭告天地。

宰相范质扶着赵匡胤登上崇元殿,在东暖阁换上龙袍,一个崭新的时代即将开启。

四海一邦,唯我独尊,华夏中兴,舍我其谁!

三十四岁的赵匡胤一步一步踏上丹陛金阶,在金銮宝座落座,群臣跪倒朝贺,山呼万岁。

从人人躲闪不及的流浪汉到令人敬畏的江湖游侠,从藉藉无名的小兵再到九五之尊的皇帝,他只用了十二年;从一个底层军人家的孩子到一代帝王,赵匡胤实现了人生的华丽转身。只要足够努力,草根一样可以活得很精彩。

新皇登基,宣布取消周主柴宗训尊号,改称郑王,符太后为周太后,即日迁居洛阳,命周宗正郭玘祀周陵庙,仍饬令岁时祭享。

但见新人笑,哪闻旧人哭。可怜这二十多岁的嫠妇,七岁多的孤儿,只落得凄凄惨惨,呜呜咽咽,哭着离开皇宫,“迁居西京”去了。

后周政权在兵不血刃中,平稳交接,整个改朝换代的过程,就好像预先彩排,一切都那么按部就班,没有出任何差错。

公元960年正月初五,赵匡胤诏谕天下:

朕以五运推移,上帝于焉眷命;三灵改卜,王者所以膺图。朕起自侧微,备尝艰险。当周邦草昧,从二帝以徂征;洎虞舜陟方,翊嗣君而纂位。但罄一心而事上,敢期百姓之与能属以敌国侵疆,边民罹苦。朕长驱禁旅,往靖边尘。鼓旗才出于国门,将校共推于天命。迫回京阙,欣戴眇躬,幼主以历数有归,寻行禅让。兆庶不可以无主,万几不可以旷时,勉徇群心,以登大宝。昔汤、武革命,发大号以顺人;唐、汉开基,因始封而建国。宜国号大宋,改周显德七年为建隆元年。乘时抚运,既协于歌谣;及物推恩,宜周于华夏。可大赦天下,云云于戏!革故鼎新,皇祚初膺于景命;变家为国,鸿恩宜被于寰区。更赖将相公王,同心协力,共裨寡昧,以致隆平。凡百军民,深体朕意。

由于赵匡胤任归德军节度使的藩镇治所在宋州(今河南商丘),遂将国号定为“宋”。

改年号为建隆,以开封作为都城,大赦天下。

一个享誉四海、傲视群雄、繁荣兴旺、震烁古今的大宋王朝,从这里扬帆起航。

◆ 一朝天子两朝臣

公元960年正月初五,大宋建隆元年第一天。

面对以前的同事,称兄道弟的兄弟,赵匡胤又是怎么做大家的思想工作的呢?

一句话:以心换心。

到什么山上唱什么歌,坐哪种位子说哪种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