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飞龙在天 第二十九章 开国第一仗(1 / 2)

大宋的天空 墨尚花开 2532 字 3个月前

李筠是后周的北方长城。

《宋史》云:“在镇逾八年,恃勇专恣,招集亡命,周世宗每优容之。”

李筠,并州太原人,原名李荣,因避周世宗柴荣的名讳,改名李筠。李筠善于骑射、膂力过人,不仅能拉百十斤的硬弓,且能连发连中。

李筠历仕后唐、后晋、后汉三朝,后汉年间,力助郭威夺取帝位,被任命为昭义军节度使。昭义军是河北极为重要的藩镇,承担着防备北汉、辽国的重任。

李筠连年与北汉作战,先后攻克辽州(今山西左权县)与长清寨等,俘获北汉刺史和大将数百名,立下赫赫战功。被朝廷视作“北疆长城”,屡获朝廷嘉奖、升迁。

高平之战后,周世宗柴荣派李筠驻守潞州,负责抵御北汉,李筠率兵数次击败契丹支援北汉的援兵,最终位至检校太傅,同平章事,检校太尉。

为了安抚李筠,赵匡胤专门派出使臣到到潞州(今山西长治),封他为中书令,同时带去很多财物。

听说赵匡胤的使臣到了,李筠对左右的将领们道:“我深受周太祖和世宗厚恩,怎么能够忘恩负义?”死活不肯跪拜受封。

身边的这些人苦苦婆心,极力规劝,李筠才答应接见使臣。

当晚,李筠设宴,给使臣接风。

喝着喝着,李筠突然命人取出后周太祖皇帝郭威的画像挂在大厅墙壁上,对着画像,李筠跪在那里嚎啕大哭。

李筠的部下看到这个场面,一时间,不知所措,心中甚是恐惧。

使臣也愣在了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新朝建立,如果再继续思念旧朝的一切,就是对新朝的极大不恭,李筠这样做,实际上就是告诉使臣,他反对大宋,不服赵匡胤。这是铁了心的要造反哪!

左右众将赶紧出来打圆场,频频向使臣敬酒,“大人莫怪,李令公这是喝醉了耍酒疯,您千万不要介意。”

使臣也吓坏了,这种场合下,他哪敢造次,还是保命要紧。

欢迎宴会不欢而散。

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北汉和后周世仇,北汉皇帝刘钧听说了李筠哭郭威这件事后,就秘密派人给李筠送信。双方约定:同时出军,攻打大宋。

李筠的大儿子李守节哭着劝说李筠,为了全家的安危,千万不能这样做,李筠就是不听。

使臣回去之后,添油加醋地把李筠狂妄无理的表现描述了一番。

赵匡胤非常冷静,不但没生气,还亲自给李筠写了一封信安慰他,并封他的儿子李守节为皇城使。

赵匡胤不是不着急,他也没这么淡定,这只是他的缓兵之计。

他是在等,等时间。他现在还抽不出手来整治李筠这些不臣之人,他要做的就是稳定这些人的情绪,让他们把造反的日子推迟一点,再推迟一点。

等到他把该通知的人都通知到了,该封的官都加封完毕,该办的事办完了,自己的宝座坐稳了,就是他出手的时候了。

“虎毒不食子”,李筠这次使出的是人肉炸弹。

李筠是个素骄无谋之人,他明明知道皇城使是一个吃空饷的虚职,根本不用到任,可是他却派他的儿子入朝了。

他这是把自己的儿子给赵匡胤当人质的节奏,或许他就是要拿自己的儿子的命,为自己造反留出充足的准备时间。

赵匡胤很清楚李筠是怎么想的,大家都是在为最后的博弈,争取时间。

如果李筠造反,消息传到赵匡胤那里,赵匡胤肯定会杀了李守节,自己的儿子一死,李筠更有了光明正大起兵的理由。

赵匡胤肯定不会随便动手杀人,他在金銮殿接见李守节。

当着文武百官的面,赵匡胤道:“太子,汝何故来?”赵匡胤的意思很明显,你爹要造反,也想当皇帝,你是他大儿子,你不就是太子吗?

李守节一听此言,立马慌了手脚,磕头如捣蒜,头碰在地上‘砰砰’直响,“陛下怎么能说我是太子?这一定是有人故意陷臣和家父于不仁不义,望圣上明察!”

赵匡胤道:“我听说你数次规劝你的父亲服从朝廷,可是,你的父亲不听,派你来京,是想我杀掉你。你回去告诉你父亲:我不会给他找这个借口。

你告诉他,‘我没做皇帝的时候,你愿意做什么就做什么;现在我已经做了皇帝,你怎么就不能稍微让我一点呢?’”

李守节连夜飞马赶回潞州,把赵匡胤的这些话告诉李筠。

李筠心想,既然赵匡胤已经知道自己的造反计划,那还等什么,当即命令部下撰写布告,指控赵匡胤谋夺帝位的十大罪状。

建隆元年(960)四月,李筠派军偷袭了泽州(今山西晋城),杀刺史张福。

泽州位于太行山南端,出太行山往西可攻打洛阳,往东则可袭击开封,军事地位非常重要。攻占泽州后,李筠成功占了先手,正式举旗造反。

李筠的军师闾丘仲卿,向李筠提议:“你以一支军队起兵反抗大宋,形势严峻,虽然北汉答应支援,但是也不会帮咱们多大的忙。不如西下太行山,夺取虎牢关(今河南荥阳西北),占领洛阳,再谋天下。”

李筠不以为然,“我是周朝的老将,皇宫禁卫军那些将领和士兵,都是我的熟人,一旦听说我大军到了,肯定会支持响应我的,用不着担心。”

开弓没有回头箭,李筠也未免太有些狂妄自大,把闾丘仲卿的忠言逆耳全抛之脑后,一意孤行。

你想替老柴家出头,为大周讨个说法,本来无可厚非,还显得这人比较仗义。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虽千万人吾独往矣!殊不知:天狂必有雨,人狂必有祸;天外还有天,人外还有人;物大值千金,人大不值钱。

北汉皇帝刘均派使臣携带诏书、金银绸缎、良马赏赐给李筠。

李筠随即派遣牙将刘继冲、判官孙孚前去太原,奉表称臣,催促刘均早点出兵南下。两个打了十几年仗的两个冤家对头,现在联手了。

刘均又同样通知辽朝一起对大宋用兵。

刘继冲却告诉刘均,李筠不想让契丹出兵,当年契丹耶律德光南下“打草谷”,在中原到处烧杀抢掠,李筠不想当第二个汉奸杜重威。

刘均调兵遣将,举全国之兵力,准备从团柏谷南下攻击大宋。群臣在汾水河边为汉睿宗刘钧设宴饯行。

左仆射赵华劝告刘均道:“李筠做事轻率,陛下不图成败,发动全国的力量,空国兴师,臣实忧之。”

刘均亲率北汉军到达太平驿,李筠搞了一个相当隆重的迎接仪式,李筠称刘均为君,刘均封李筠为西平王。

当李筠看见刘均带的兵不多(刘均已经把全国的兵基本上都带来了),而且懦弱,心里面很后悔和刘均结盟。

酒席宴上,李筠说自己深受后周的恩惠,不忍心辜负后周王朝,后周与北汉有着血海深仇,李筠这是摆明了说自己不想和北汉联手了。

刘均听李筠这么说,心里也很不高兴,他派宣徽使卢赞到李筠军中来做监军,李筠心里更窝火了。卢赞想找李筠商量事情,李筠对他不理不睬,卢赞很生气,一甩袖子就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