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飞龙在天 第三十章 平叛淮南(1 / 2)

大宋的天空 墨尚花开 2189 字 3个月前

赵匡胤夺了后周的天下,成为一国之君,肯定有很多人不满,特别是忠于后周的那些将领。有的就直接反了,比如韩通、李筠。淮南节度使李重进也想反,因为他的身份促使他必须和赵匡胤对着干,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李重进,河北沧州人,是后周太祖郭威的外甥,世宗柴荣的姑表兄,亲娘是郭威的四姐福庆长公主。在周朝,李重进是真正的皇亲国戚,作为大内都点检兼马步都军头,殿前都指挥使,掌管皇帝的殿前亲军。青年才俊,身份显赫,大权在握,走到哪里都是男一号,国民老公,备受追捧。

作为后周王朝的开国功臣,郭威当年选接班人的时候,李重进还是最重要的人选之一。论血缘关系,李重进比柴荣更有资格继承后周皇位,或许是因为李重进比较贪玩,喜欢出去浪,人称“大周第一帅哥”,郭威没有选自己的亲外甥,选的却是自己老婆的侄子柴荣。

郭威在临终前特命李重进向柴荣行君臣之礼,以示贵贱,以免其觊觎皇位,起兵造反。

李重进是瞧不起赵匡胤的。当他为后周王朝指挥千军万马浴血疆场的时候,老赵还是一名任人随意拨弄的小卒子。在周世宗柴荣时期,李重进担任的是后周禁军中的侍卫司最高长官都指挥使,掌管禁军。中央禁军以他和张永德为首,赵匡胤是后来才干上都点检的。

李重进脸黑,能打仗,战高平,征淮南,屡立战功。高平之战,因功得到“使相”地位,拜归德节度使、同平章事、充侍卫马步军都指挥使,其母福庆长公主追封燕国大长公主。

在攻打南唐时期,由于太能打,南唐的人给他取了个绰号:黑大王。以至于南唐江北十四州的大人哄孩子,一说“黑大王来了,”小孩就被吓得不敢哭了。

“点检做天子”的木牌事件之后,张永德被废,柴荣自然不放心把李重进留在中央。于是,李重进虽仍是侍卫司统帅,但被外放为淮南节度使,驻守扬州。在扬州办公,防御江南的南唐,而侍卫亲军的实际指挥权在副都指挥使韩通手里。

◆ 不准觐见

赵匡胤陈桥兵变,身份显赫、资格老、粉丝多的李重进远在扬州镇守,虽然掌握重兵,但鞭长莫及。

赵匡胤当上皇帝,第一道命令就是免去李重进的侍卫亲军都指挥使,给了他一个中书令的虚衔。

赵匡胤做了天子,李重进是一百二十个不满意,他立即上表,要求进京拜见新皇帝,按照规矩,地方节度使进京,表明承认新君,认可大宋新朝。估计赵匡胤还没考虑清楚,如何对付李重进,所以不想见他,就故意的拖延时间。

赵匡胤让翰林学士李防起草一份诏书,“善为我辞以拒之。”要把话说得巧妙,既显示二人关系铁,又不让李重进来京。

李防在诏书中写道:“君为元首,臣为股肱,虽在远方,还同一体,保君臣之分。方契永图,修朝觐之仪,何须此日?”意思是说:天子是头脑元首,臣是胳膊大腿,虽然离得一段距离,却都是一个整体,君臣间的这种关系,希望能长期保持,不必急着进京。

收到诏书的李重进,慌了,“不得了,老赵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他还没搞懂,赵匡胤让他调防的旨意就来了,命令韩令坤代替李重进,将李重进移镇至青州节度使。

这是典型的“调虎离山”之计,接受调动就是个死。

这种职务上的调动,往往是一种屠杀陷阱,被调动的将领一旦离开根据地,失去自卫力量,在中途就有可能被截杀。

李重进当然拒绝调动,他还不至于傻到伸脖子挨宰的地步。

去就是一个死,不去也是个死,赵匡胤对自己如此的不信任,接下来肯定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李重进心一横,决定举兵造反。

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李重进造反完全是赵匡胤给逼出来的。

所谓“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和一母。”赵匡胤是不能容忍李重进在这个世上再继续帅下去的,你这么帅,那我呢?现在是大宋进行时。

李重进决心和赵匡胤对抗,命人加固城池,修造兵甲,“乃招集亡命,阴为背叛之计。”

接着又派遣自己的亲信小吏翟守珣带着密信,到潞州去联络李筠,想共同联手南北夹击东京城。

可笑的是,翟守珣这个人太不靠谱,他直接到开封去见了赵匡胤,把密信交给了赵匡胤,李重进就这样被自己的亲信给卖了。

赵匡胤问翟守珣:“我欲赐重进铁券,彼信我乎?”丹书铁券就是免死牌,保证他不被杀,李重进能相信我吗?

翟守珣道:“李重进反心已明,永远不会回归大宋了。”一听这话,赵匡胤的杀心就起来了,他重重赏赐翟守珣,让翟回去,要想办法稳住李重进,防止李重进与李筠南北呼应。

翟守殉回到扬州,交口诋毁李筠不足与谋事,他给了李重进八个字的建议:“养威持重,未可轻发。”李重进果然上当,李筠于四月起兵反宋,六月兵败,自焚而死,李重进错过了夹击的绝佳战机。而李筠到死也不知道,李重进竟然要和自己联手对付赵匡胤。

李重进败就败在被翟守珣这个小人物给忽悠了。

李重进为什么没交到掏心掏肺的朋友呢?估计跟他的自我优越感,盛气凌人有很大关系。就是说他太高冷,一般人跟他尿不到一个壶里,所以他也没什么可靠的朋友。在这一点上,他跟赵匡胤实在无法相比。

在李重进眼里,没有什么是钱跟权利摆不平的;在赵匡胤眼里,没什么事情能阻止他为朋友两肋插刀的,所谓“朋友多了路好走”,李重进没啥朋友,只能无路可走。

◆ 南唐靠不住

当其他地方的节度使都陆陆续续进京面圣的时候,李重进心里更慌了,他觉得这回老赵真的要收拾自己了,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先发制人。

他给南唐国主李璟写信,要求南唐和他一起发兵,联合对抗赵匡胤。

这一步棋他又走错了。

你想啊,周世宗柴荣三征南唐,拿下江北十四州,最能打的就是赵匡胤。为此,李璟曾经重金贿赂赵匡胤,可人家老赵不吃这一套,全都交公了。

这回老赵自己干上皇帝了,李璟当然知道自己得罪不起,正好要表现表现,他立即派人快马加鞭,把李重进的反信送给了赵匡胤。

李重进最悲催的两件事就是写了两封信,结果这两封信都到了最不该到的人手里。

赵匡胤一见李重进的反书,正好让他师出有名。

他知道,灭了李重进,天下就没有人再敢造他的反了,杀鸡骇猴,李重进就是这第二只“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