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飞龙在天 第三十一章 饿虎星归位(1 / 2)

大宋的天空 墨尚花开 1922 字 3个月前

思念,是地球上唯一违反地心引力的东西。

忽有故人心上过,眼望苍穹雪纷纷。一年一度的雪,熬白了多少等待,煮沸了多少相思。

回到开封的赵匡胤,在这有些惊喜有些冷清还很陌生的皇宫里,长夜漫漫,锦凉衾寒,往日旧爱,一一爬上心间。

征罢淮南,剿灭李重进,赵匡胤还做了一件事,那就是派人到大名府接回他的旧日情人韩素梅。

当初,赵匡胤和柴荣、郑恩三人结为异姓兄弟,一起在郭威军营效力,大哥柴荣曾经半开玩笑地说:“我们三兄弟打天下,有朝一日我若坐了皇帝,这江山咱们兄弟轮流执掌,兄死弟继,老大做了老二做,老二做了老三做。”

本来就是一句玩笑话,说者无心,听者也不会当真。后来,柴荣真的做了皇帝,驾崩后传位给了自己七岁的儿子柴宗训。

陈桥兵变,赵匡胤进宫见小符皇后,没想到郑恩却把这个事儿给提起来,质问符皇后:“大哥曾有言在先,皇位要兄死弟继,今大哥食言,是何道理?”

符皇后无语,只得同意将皇位禅让于赵匡胤。

韩素梅是大名府著名的歌妓,赵匡胤封她为妃,郑恩心里一百八十个不满意,他觉得这个青楼出身的娘娘配不上二哥,为这事,没少在赵匡胤面前饶舌。

赵匡胤却很宠韩素梅,他想专门造一座桃花宫,给韩素梅居住,特地命人绘制了一幅宫殿图,郑恩不是有意见吗,那就让他来做这个监工,负责督造桃花宫。郑恩是个粗人,上阵杀敌他行,让他来管工地,搞房地产,确实为难他了。

赵匡胤就是要用这个监工来堵住郑恩的嘴。牢骚是要发的,活还是要干的。

陶三春经常责怪郑恩不该对皇上如此不尊,虽说赵匡胤是你的结义二哥,但是现在人家是皇上,身份尊贵,金口玉言,伴君如伴虎,还是要小心一点为上。

郑恩一句话也没听进去,照样跟赵匡胤急赤白脸。

转眼数月过去,宫殿造好了。赵匡胤搞了个庆功宴,开了个派对,庆祝韩妃乔迁新居。

“喜欢吗?”赵匡胤问。

“喜欢。”贵妃答。

“我就喜欢你喜欢的,让我陪你一起喜欢。”赵匡胤道。

自此,赵匡胤经常夜宿桃花宫,有几次,还误了上朝,郑恩更是颇有微词。赵匡胤心中不悦,也只得一忍再忍。

韩贵妃有个弟弟叫韩龙,本是大名府的一名无业的混混,韩素梅进宫做了妃子,他也沾光成了国舅爷,被封了个官儿。

东京这地儿可比大名府好玩多了,韩龙有事没事总爱到街上去炫去捞,不是顺手搂了谁家的宝贝,就是抢了哪家的姑娘。

一天,韩龙故伎重演,又在街上调戏一位小妇人。刚好,郑恩郑王爷骑马打此经过,小女子呼喊救命,郑恩一见,怒火上升,跳下马揪住韩龙,就是一顿胖揍,把个国舅爷打了个半死,救下小女子。

韩龙灰溜溜地跑进桃花宫,控诉郑恩的暴行。韩素梅知道自己的这个弟弟,品行不端,就想把这件事压下来,不想让赵匡胤知道,没想到韩龙得理不饶人,非要出这口恶气不行。

正在争执的时候,有太监高声喧喝:“皇上驾到!”

韩龙跪倒接驾。

赵匡胤一来就问:“你这是什么情况?如此狼狈。”

韩龙就把被郑恩打的事,添油加醋地说给赵匡胤来评理,赵匡胤笑道:“郑王爷我都不敢惹,我看你就算了吧。”

没想到韩龙急了,质问道:“难道在咱们大宋朝,这个郑王爷比皇上您还大吗?”赵匡胤一听这话,脸立马黑了下来。

他命人到北平王府,宣郑恩前来见驾。

北平王府,陶三春正在数落郑恩郑子明:“这韩龙大大小小也是个国舅,看在皇上的面子上,说什么也不能随随便便把人打了。”

有太监来宣旨,让郑王爷入宫见驾。陶三春再三叮嘱,“跟皇上认个错,有话好好说,千万不要动怒。”

赵匡胤见郑恩进得宫来,命人摆上一桌酒席,兄弟二人开始对饮。韩素梅就依偎在赵匡胤身边,帮着添酒加醋,郑恩虽然心里看不惯,但是碍于皇上的面子,也只能闭嘴喝酒。

推杯换盏之间,韩龙却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郑恩一见韩龙,心里这个气就不打一处来,怎么,你到我二哥这里告御状来了?这是不让我们哥俩好好喝酒啊。

“驴球入的!我还打得你轻……”借着酒劲,郑恩这张嘴就缺了个把门的,嘴里骂骂咧咧的,说话很不好听,对这贵妃姐弟俩免不了在言语上多有冲撞。

韩素梅自知出身不好,今天遇上郑恩这莽汉,这姐弟俩也只得认了。

赵匡胤的本意是请郑恩进宫,顺便化解一下他和这姐弟俩之间的矛盾,没想到郑恩秉性太直,脾气暴戾,根本无视他这个皇帝老大哥的存在。当下龙颜大怒,吩咐手下将郑恩绑至宫门外,听候发落。

殿前卫士过来,抹肩头拢二臂,就把郑恩给绑了起来。

郑恩见自己被绑了,急得破口大骂韩素梅姐弟,顺便绕上赵匡胤,连“荒淫无道的昏君”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

赵匡胤气得直哆嗦,韩素梅姐弟俩趁机劝酒,不知不觉,匡胤的酒有点多了,被宫女搀着进了寝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