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飞龙在天 第三十七章 南平高赖子(1 / 2)

南平虽然国微人稀,地狭兵弱,却处在天下之要冲,南北之通衢之地,这里曾是当年赤壁之战的主战场。

后梁时期,南汉、闽、楚皆向梁朝称臣,每年运往开封的贡奉,都要经过南平地界。高季兴觊觎这些贡品和生辰纲,于是就在官道上,明目张胆地开黑店,把上贡的使者麻翻了,劫其财物。使臣到高季兴这里报案,老高贼喊捉贼,总也抓不到贼,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至南汉、闽、楚都称帝后,高季兴对南北称帝诸国,全都上表称臣,拜各个山头为老大。这样的好处,一是别人不好意思打你,二是可以获取各位老大的赏赐。

南平一直靠着征收商税和掠夺过境的财物维持用度,时间久了,被劫的使臣,也就慢慢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自此,高季兴就得了诨号,江湖人称“高赖子”。

生活不易,且行且珍惜。高季兴也认了,你叫不叫爷赖子,爷就是了!

后唐庄宗李存勖长子魏王李继岌灭蜀后,命人押送财物乘船顺江而下,准备运往都城洛阳。

同光四年(926),兴教门之变爆发,唐庄宗被杀,李嗣源在洛阳称帝,是为后唐明宗。押运战利品回京的魏王李继岌,顿时成了一支孤军。

高季兴得知消息,亲自带领一支人马,在半道上劫了魏王李继岌,杀死押送的使者,将伐蜀的战利品,无数车宝贝和美女全部截留。等于后唐损兵折将,白忙乎了一阵子,是在给高季兴打工。

李继岌败军退往凤翔,行至渭南,手下的人都跑得差不多了,魏王人财两空,成了孤家寡人。宦官李从袭对李继岌说:“大事去矣,福不可再,魏王你好自为之吧。”李继岌彷徨哭泣,不知所措,他面朝下趴在床榻上,命令手下的仆夫李环将自己活活勒死。

高赖子经常明目张胆地截获各国入贡的贡品,还想随时扩大自己的地盘,哪个皇帝都不会高兴,也不能容忍。

“你小子有完没完,把给朕的贡品都给截胡了,独吞了,你把朕当空气吗?”

后唐明宗李嗣源,每次上阵杀敌,总是一马当先,横冲直闯,江湖人称“李横冲”。丢失贡品的几个国君,把状子直接告到李嗣源那里,李嗣源再也淡定不起来了,他那“横冲”的脾气,如何能吞下这口恶气。

既然忍无可忍,那就直接开打。

天成二年(927),后唐明宗任命襄州刘训为招讨使,讨伐高季兴。在派兵讨伐的同时又鼓动他国的军队联合夹攻高季兴。

不久,刘训攻下夔州、忠州、万州。

高季兴本来只有三州之地,哪能禁得起这么霍霍,再打,再打就国破人亡了。

他转身投向了吴王杨溥的怀抱,天成三年(928)六月,高季兴以荆州、归州、峡州三州之地向南吴称臣,被杨溥册封为秦王。

同年九月,高季兴在白田打败楚军,俘获进献将吏三十四人给吴王杨溥。

天成三年农历十二月(929年1月),就在高季兴被封为秦王的第一年,脚气病发作。

“哥哥痒死了!”

高季兴回顾自己“赖子”的一生,也没冲出南平,走向世界,郁闷!死时七十一岁,长子高从诲继立。

高从诲上表向唐明宗请罪,发露忏悔,南平之前的种种不当行为。

长兴元年(930),唐明宗任命高从诲为荆南节度使,并追封高季兴为楚王,赐谥号武信。

长兴四年(933年)十一月,后唐明宗李嗣源病逝,高从诲继续干起劫皇杠和生辰纲的“赖子”事业,而且比他爹高季兴更甚之。

应顺元年(934)后唐闵帝李从厚封高从诲为南平王。

高从诲按时劫掠各国向中原政权的进贡的财物,等到中原政权加以谴责或派兵讨伐,实在不得已,才把财物拿出来。

高从诲从来没觉得这种行为很丢脸,南平的基本国策从这一时期逐渐趋于完善和定型。南平“高赖子”的五项基本国策是:

一、奉中原王朝为老大,希望得到赏赐;

二、劝各个节度使称帝,希望得到赏赐;

三、向各个割据政权称臣,希望得到赏赐;

四、劝各个割据政权向中原政权称臣,希望得到赏赐;

五、随时随地准备劫皇杠,弄点外快。

后唐、后晋、辽国、后汉先后在中原开封、洛阳,走马灯一般兴起、灭亡。

不管中原如何改朝换代,高从诲一直奉中原王朝为正朔,一直沿着既定的五项基本国策走到黑。

后晋天福元年(936),高从诲派遣使者给吴国权臣徐知诰(李昪)送信,劝他登基称帝。

公元947年,高从诲派遣使者向契丹进贡,契丹赐给他马匹。

高从诲同时派使者到河东,劝刘知远登基称帝。等到刘知远建立后汉,进入东京后,高从诲又送上贡礼,请求刘知远将郢州(今湖北武汉)划为自己的属郡,刘知远没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