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飞龙在天 第四十二章 皇图霸业(1 / 2)

不等老板先辞了员工,员工先把老板炒了鱿鱼。

当蜀地造反的战报,翻山越岭,八百里加急,累死马累死人地送到唐明宗这里时,孟知祥和董璋早已经把在蜀地的官军,打得屁滚尿流了。

明宗李嗣源一天到晚不停地接到蜀地的战报,内容基本上就是差不多,“官军败了”、“官军又败了”、“官军继续败了”、“官军接二连三地败了!”每一封战报都是在给明宗在上“眼药”,让他激情燃烧,让他热血沸腾,让他火冒三丈。

明宗下诏将孟知祥、董璋削官罢爵。诏命天雄军节度使石敬瑭为东川行营招讨使,以夏鲁奇为副将,出兵讨伐东西两川。

唐明宗终于撕下伪装,原来,他之前派到蜀地的强兵悍将,就是为了扼制老孟和老董准备的。

当石敬瑭率大军从洛阳出发时,夏鲁奇已经在蜀地跟孟董的联军,展开多次交锋,不得已,退守遂州,战报就是从他那儿发出的。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石敬瑭带领的唐军一路跋山涉水,打到剑门,人是过来了,粮草车却跟不上了,三军是吃了上顿没下顿。

饿肚子怎么打仗,石敬瑭很郁闷,不得已在剑州(今四川剑阁)止步不前。

在蜀地行军作战,最难的就是粮草运输,诸葛亮当年发明了木牛流马,不耗粮食不耗油,让它在栈道上自己走,也无法做到让蜀汉官兵吃饱。

石敬瑭不是诸葛亮,既造不出木牛流马,也想不出法子变出粮食,弄得三军只能吸风饮露,喝水充饥。这仗根本没办法再打了,唐军败在了粮食问题上,军心、战斗力全部归零,战马快全被杀光了,再没有粮食,这几万人全都饿死在这大山里了。

孟知祥闻讯大喜:“如果唐军急赴东川,一定能解遂州之围,到时候两川必然形势危急,如今唐军不再进军,不足为虑矣。”

十二月,赵廷隐与石敬瑭在剑门展开巅峰对决,石敬瑭败走。不久,张武、袁彦超相继夺取渝州、黔州。

长兴二年(931)正月,李仁罕攻破遂州,百战百胜的夏鲁奇战败自杀。

孟知祥任命李仁罕为武信军留后,让人拿着夏鲁奇的首级在唐军阵前示众。

战事不利,唐军士气大跌,再加上粮草迟迟供应不上,士兵们都饿瘦了,石敬瑭不得已宣布撤军,打道回京。

利州刺史李彦珂、夔州刺史安崇阮,得知石敬瑭退兵,也都纷纷弃城而逃。

后唐在蜀地损兵折将,没得到任何好处,还折了大将夏鲁奇。

打了败仗,唐明宗只能把气撒在不通文墨、刚愎专断的安重诲身上。

安重诲知道伴君如伴虎的道理,他也不想老是当出气筒,刷存在感。不好玩,就赶紧急流勇退吧。在打了多次辞职申请报告之后,终于被批准以太子太师致仕,回到老家河东应州(今山西应县)。

唐明宗怕安重诲心怀异志,任命自己的侄子李从璋为河中节度使,监督安重诲。

那些被安重诲压制多年的大臣们,分分钟为他罗列出了两项罪名:

一是离间孟知祥、董璋等与朝廷的关系;

二是安重诲要征讨淮南,是想图谋兵权。

唐明宗李嗣源越想火越大,立即给李从璋发去密诏。

接到诏书,河中节度使李从璋第一时间派重兵包围了安府。见到安重诲之后,李从璋在庭下行大礼,安重诲很吃惊,自己已经处于这样境地了,怎么还有这么尊贵的皇子、节度使来给自己下拜,赶紧走下台阶跪下回拜。

李从璋忽然奋起,用铁挝猛击安重诲的脑袋,安夫人张氏大惊,赶忙来救血泊中的丈夫,也被李从璋用大棒击杀。

传旨太监回京交旨,唐明宗又下诏将安重诲留在朝廷的两个儿子,判令一起处斩。满朝文武,除了赵风,没有人替安重诲喊冤。

撒完气的唐明宗,又想起蜀地两川的事。有了石敬瑭上回攻蜀的落败,他不敢再对蜀地用兵,他决定息事宁人,主动把西川进奏官苏愿、杜绍本遣回西川,招抚孟知祥,称其留在洛阳的家人都安然无恙。

孟知祥得知家人无恙,而宰相安重诲也已被杀,便邀请董璋一起向朝廷谢罪,接受招安。

董璋不同意,道:“你老孟的家人安然无恙,我的儿孙却被杀害,我为什么要向他李嗣源谢罪?”

孟知祥便派观察判官李昊前去晓以利害,董璋认为孟知祥要出卖自己,盛怒之下出言侮辱李昊。

李昊回来告诉孟知祥,说董璋彻底不可救药了,劝孟知祥收拾董璋。

董璋认为孟知祥背弃盟约,接受招安,向朝廷邀功请赏,一怒之下,领兵来打西川。

两个亲家,一起造反的兄弟终于刀剑相向。

这正是唐明宗李嗣源想要的结果。

◆ 独占两川

长兴三年(932)四月,董璋率所部兵万余人袭击孟知祥,双方在汉州(今四川广汉)弥牟镇展开对决。

孟、董开战前,胜负难料,孟知祥为了鼓舞士气,就写信给董璋。

武将们的肚子里没喝过多少墨水,他把“董”字写成了“重”字,为此很是懊恼。

判官李镐却带众将向孟知祥贺喜,孟知祥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笑道:“现在胜负难料,有什么好贺喜的!”

李镐道:“董字是草字头下一个重,如今大王把草字头去掉,只写一个重,这就表示‘董’字无头,这是我军必胜的征兆啊,岂不可喜可贺!”

这个事,有时候就这么寸,似乎一切都是天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