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飞龙在天 第五十三章 群魔乱舞(1 / 2)

大宋的天空 墨尚花开 3701 字 2个月前

上天有好生之德,这世间最大的杀生,就是杀人,亦或是自杀。

越王刘弘昌和循王刘弘杲都是支持刘晟弑兄夺位的参与者,本想着坐在拥立的功劳簿上多捞点油水,却没想到自己已经走向了身败名裂的深渊。

兵马副元帅,循王刘弘杲多次向南汉中宗刘晟建议,希望能够带兵讨伐盗贼,同时,刘弘杲还暗示刘晟,建议除掉刘思潮等人,以消除满朝文武的议论,堵住悠悠之口。

刘思潮虽然姓刘,并非什么皇亲国戚,他是杀死前任皇帝刘玢的主攻手,是刘晟即位的最大功臣。

或许刘弘杲的希望和建议并无不妥,可是在敏感多疑的刘晟眼里,刘弘杲这是想染指专属于他一个人的皇权。我的事,凭什么你要指手画脚!

刘晟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带刀侍卫半夜就敲开了刘弘杲家的门,“皇上口谕,请十王爷兵马副元帅刘弘杲速速进宫见驾。”

刘弘杲料定自己此去凶多吉少,他让侍卫在客厅稍等片刻,然后前去沐浴更衣。之后,在佛前祷告道:“弘杲一念之差,投生王宫,今天就要被杀了!愿来生投胎民家,免遭屠害。”

随后,刘弘杲“涕泣与家人诀别”。

果然不出所料,老十循王刘弘杲刚一进宫,就以“妄揣圣意,图谋不轨”的罪名,惨遭杀害,时年二十一岁,成为刘晟即位之后的第一个牺牲品。

兔死狗烹,鸟尽弓藏。在刘晟这里,一切皆无悬念。

对那些为其称帝立下汗马功劳的刘思潮和陈道庠等人,不痛下杀手,不足以平民愤。

乾和三年(945),刘晟杀死七弟刘弘雅,接着又杀死刘思潮等人。刘思潮一死,陈道庠就坐不住了,心里相当地忐忑。

他的好友邓伸把荀悦的《汉纪》送给他,陈道庠觉得莫名其妙,就问邓伸:“你这是什么意思?”

邓伸气得大骂:“蠢材!这本书中,韩信被杀,彭越被剁,写得明白的,你不知道啥意思吗!”陈道庠这才醒悟过来,心中更加害怕。

刘晟听说后,立即把陈道庠、邓伸关进大牢,后杀害于市,灭其九族。

◆ 黄台之瓜,何堪再摘

唐代章怀太子李贤,在被母亲武则天逼令自杀前,留下了一首《黄瓜台辞》:

种瓜黄台下,瓜熟子离离。

一摘使瓜好,再摘使瓜稀。

三摘犹自可,摘绝抱蔓归。

李贤是唐高宗李治第六子,女皇武则天的二儿子,曾在兄长李忠、李宏相继被废后担任太子,后来又被武后废为庶人,最终被逼自杀。

他以“黄台之瓜”告诫自己的母亲,不要再骨肉相残,大唐宗室不堪一伤再伤,一损再损,更不能把家里的孩子全都赶尽杀绝。

宝剑既出鞘,中宗刘晟就没有打算收回去的想法。

老六刘弘弼,大有五年(932)被封为齐王,出为建武军节度使(治邕州)。惊闻循王刘弘杲被杀,为求保命,主动向刘晟示弱,自请入朝,解除武装。

刘晟将他幽禁于京城私宅,刘弘弼已成刀板上的鱼肉,命运完全掌握在刘晟手里,被屠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在南汉高祖刘䶮众多的皇子当中,最为贤能的,当属老五越王刘弘昌。

弘昌孝顺谨慎,有智慧见识。刘䶮当年病重,就想立刘弘昌为太子。制命将要下达的时候,正好遇上崇文使萧益进宫探望刘䶮的病情,他极力劝谏,向刘䶮讲述“少者得立,长者争之,祸始此矣”的道理,刘弘昌最终与皇位失之交臂。

杀掉老十刘弘杲之后,兵马大元帅刘弘昌就成为刘晟的下一个目标。

乾和二年(944)夏,刘晟派越王刘弘昌到海曲襄帝陵拜祭,襄帝即刘䶮的哥哥刘隐,南汉基业的第二位奠基人。

拜祭队伍刚到昌华宫,还没有走出广州城,老五刘弘昌就被刘晟派来的刺客给暗杀了,刘晟对外宣称刘弘昌是被盗贼所杀。

弑君篡国者,终于自食其果,身败名裂。

与老五刘弘昌同一年遇害的,还有老八刘弘泽。

刘弘泽被封为镇王、雄武节度使,镇守邕州(广西南宁)。刘弘泽勤政爱民,政绩赫赫。

乾和二年(944),据报邕州的上空出现一只凤凰,这无疑就是刘弘泽将要称帝的预兆。刘晟吓了一大跳,立即派太监带上一壶上好的御酒,千里迢迢从广州专程送往南宁。

老话说得好: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谢主隆恩之后,刘弘泽当着钦差的面,饮下御酒,命丧当场。刘晟对外宣称刘弘泽是暴病而亡,还当着群臣的面儿,洒了几滴狐狸的眼泪。

乾和五年(947),同一天里,刘晟把他的八个兄弟全都给屠了,他们分别是:

幽禁在私宅的老六齐王刘弘弼、十一弟息王弘暐、十三弟同王弘简、十四弟益王弘建、十五弟辨王弘济、十六弟贵王弘道、十七弟宣王弘昭、十九弟定王弘益。

十二子高王刘弘邈素来胆小懦弱,更无一丝政治野心。刘晟令高王刘弘邈为建武军节度使,接替老六,出镇邕州。高王刘弘邈目睹诸王无辜被杀,知道自己可能就是下一个,为求苟活,上表“固辞,求宿卫”。表示自己只愿意进宫做个值宿守卫,不愿就藩邕州。

刘晟没答应,高王只好到邕州上任。到任之后,高王不惜自污保命,委政于僚属,终日饮酒酣醉,求神拜佛,只求苟全性命于江湖。

即便如此,刘晟也不想放过他。乾和十二年(954),有人上书诬告刘弘邈意欲谋反作乱。刘晟根本不用查明真相,当即派人前去邕州给刘弘邈赐了御酒。

这时候,兄弟当中,在外面掌权的还剩下祯州刺史刘弘政,乾和十三年(955),十八子通王刘弘政最终没能够躲过刘晟的屠刀。是年夏天,刘弘政被杀。

最是无情帝王家。

中宗刘晟一共有十八个兄弟,大哥邕王刘耀枢、二哥康王刘龟图因病早逝,九弟万王刘弘操在与交州吴氏的战争中牺牲。

除此三个之外,从乾和元年(943)到乾和十四年(955),十三年时间里,刘晟将其十五位亲兄弟全部杀害。

刘晟不仅将兄弟们全部赶尽杀绝,就连那些年幼的侄子们都不放过,统统的杀无赦。兄弟们的那些妻妾和女儿们,全部收入后宫,供其淫乐。

在刘晟这里,黄台之瓜,至此摘尽。

这里,我们不得不提到一个人,南汉甘泉宫使林延遇。

作为皇上的智囊团成员之一,这个大宦官,“阴险多计数,南汉主倚信之,诛灭诸弟,皆延遇之谋也。”刘晟杀人如麻,其一切策划都出自奸阉林延遇之手。

如此残暴、如此逆天、视手足人命如草芥的皇帝,整个华夏史上,怕是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了。

不知南汉高祖刘䶮九泉之下得知此事,会作何感想?!

◆ 巨象军团

南汉偏安一隅,北有马楚(也称南楚),南有蛮夷,多方势力经常角力争雄。

南汉周边盛产大象,素有捕捉、训练大象作战的传统。大象的体型十分庞大,皮糙肉厚,一般的弓箭和刀矛很难对它造成太大伤害。

刘晟为增强军队战斗力,不惜花费重金从安南(今越南)、大理等国购进大象。这些大象被装备成战象,身体有铁甲和钢甲保护,连象鼻也配有战甲保护,战象上配有弓箭手长矛手多个兵种。

象背上的士兵居高临下,又是放箭又是砍杀,势不可挡。巨象军团一出动,常常所向披靡,敌兵经常是哭爹喊娘,一败涂地。

南汉这样一个宦官王国,靠着巨象兵团,居然也能频频得手,打赢战争。

南汉中宗刘晟他娘是马楚开国国君马殷的女儿,乾和六年(公元948年),刘晟派工部郎中钟允章到马楚求婚,马楚没有答应。当时,马希广刚即位,马希萼在武陵起兵,马楚大乱,钟允章回来说可进攻马楚。

刘晟觉得可行,立即派出巨象指挥使吴珣、内使吴怀恩攻打贺州。巨象军团一出动,贺州果然分分钟就给拿下了。

楚军前来救援,吴珣把对付野兽的那套伎俩也使出来了。他命人在城下挖掘出一个大坑,底下插上竹签子,用苇席盖住坑口,席上撒上土。刚布好陷阱,楚军就一窝蜂地来到城下,结果全部陷入坑中,死亡数千人。

吴怀恩率军杀出,楚军大败而走。南汉接连攻下桂州和连、宜、严、梧、蒙等十多个州。刘晟加封吴怀恩为西北招讨使,屯兵边境,伺机向湖南进行军事扩张。

公元951年,马楚内讧,五马争槽。十一月,南唐大将边镐乘机进兵,直取潭州(今长沙),逼降马希崇,马楚政权覆亡。

十二月,刘晟趁马楚为南唐所灭之际,派遣内侍省丞潘崇彻、将军谢贯率军北上攻打郴州。

南唐大将边镐闻讯,率军南下阻截,在义章(今湖南宜章)与南汉军相遇。一番激战过后,潘崇彻击败南唐军,乘胜攻占郴州。

郴州一战,稳定了南汉所占的岭南疆土。

◆ 女官阉人群魔舞

南汉是个割据小王国,地盘不大,人口也刚到一百万。在这样的一个小小的王国里,宦官多得出奇。

南汉几代君主有个共识,认为士人“多为子孙计”不可靠,所以只信任宦官而不信任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