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飞龙在天 第六十章 被玩坏了的南唐(1 / 2)

大宋的天空 墨尚花开 2854 字 2个月前

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

认识我们的人,有说我们低贱的,有说我们内涵的;有说我们自大的,有说我们温和的;有说我们装逼的,有说我们真诚的;有说我们自私的,有说我们慷慨的;有说我们刻薄的,有说我们宽厚的;

这些都是生活中的那个我,表现哪一方面由自己决定,激发哪一方面由他人定。

徐知诰恢复李姓后,改名李昪,自称是唐宪宗之子建王李恪的四世孙,跟大唐李家扯上血缘关系。这里就有一个悬念,千年未决,李昪真的是李唐后人吗?

大唐有两个李恪,此李恪非彼李恪。

第一个李恪是唐太宗李世民第三子,他的母亲是隋炀帝的女儿杨妃,被立为太子,伟人毛公称赞他为“英物”。

《新唐书》载:李世民有两个儿子能力最强,其中之一就是李恪,“太宗诸子,吴王恪、濮王泰最贤”,可惜,太子李恪后被太尉长孙无忌所害。

李昪说的先祖李恪是唐宪宗第十子,封建王,诏为郓州大都督、平卢军淄青等州节度大使,一生未到封地就任。

《新唐书》载:“建王恪,元和元年始封。时淄青节度使李师古死,其弟师道丐符节,故诏恪为郓州大都督、平卢军淄青等州节度大使,以师道为留后,然不出合。长庆元年薨,无嗣。”史书上没有记载李恪是何时生的,长庆元年(公元821年)五月廿一去世。根据唐宪宗长子李纯出生的时间公元794年推断,李恪死时应该还很年轻,估计不超过二十岁,史书上说他“无嗣”。

《新五代史•南唐世家》云:“徐氏诸子请昪复姓,昪谦抑不敢忘徐氏恩,下其议百官,百官皆请,然后复姓李氏,改名曰昪。自言唐宪宗子建王恪生超,超生志,为徐州判司;志生荣。乃自以为建王四世孙,改国号曰唐。立唐高祖、太宗庙,追尊四代祖恪为孝静皇帝,庙号定宗;曾祖超为孝平皇帝,庙号成宗;祖志孝安皇帝,庙号惠宗;考荣孝德皇帝,庙号庆宗。奉徐温为义父,徐氏子孙皆封王、公,女封郡、县主。”

也就是说,徐知诰改叫李昪之后,给自己扯了一张很大的虎皮作为旗子,自己出身大唐李家,名门贵胄。民间常说“五百年前是一家”,不管李昪跟唐朝李家之间的血统是否纯正,他姓李是千真万确的。

从流浪儿到小和尚,再到贵臣养子的“逆袭”,后来一路奋斗登上帝位,对李昪来说,这世间是真的有所谓的“猿粪”和“狗屎运”。

◆ 一代贤主

作为南唐的开国皇帝,李昪可以称得上是个一个好皇帝,好领导。

对外国策:坚持休兵息戈,保境安民。

升元六年(942),吴越国遭受自然灾害,南唐群臣都劝李昪趁机出兵灭掉吴越。李昪坚决拒绝,他认为国内百姓需要休养生息,应该一心一意谋发展,不应对外开战。

于是派使者慰问吴越国,送去了很多礼物。宰相冯延巳讥讽李昪为“田舍翁”,李昪对此只是报以“呵呵”。

对内国策:礼贤下士,虚心纳谏,勤于政事,提倡节俭,兴利除弊。

连年的征战,从中原一带流落江淮的难民很多,李昪对此积极妥善安置,实行轻徭薄赋政策,使南唐社会经济得到很大发展,一跃成为“十国”中的最强国。

李昪注重节俭,为了减少宫中灯油的消耗,他还发明了蜡烛。这个宫廷的奢侈品,很快推广到民间,最终造福天下百姓,成为大众的日用品。

南宋史学家、爱国诗人陆游,在《南唐书》中曾这样评价李昪:“帝生长兵间,知民厌乱。在位七年,兵不妄动,境内赖以休息。性节俭,常蹑蒲履,用铁盆盎。暑月,寝殿施青葛帷,左右宫婢裁数人,服饰朴陋。建国始,即金陵怡所为宫,惟加鸱尾,设阑槛而已,终不改作。仁厚恭俭,务在养民,有古贤主之风焉。”

说李昪是个好皇帝一点都不过分,他确实有古贤主之风。为了省钱,不给老百姓增加负担,皇帝李昪穿布衣布鞋,内衣内裤甚至还打着补丁;为了省钱,不舍得点油灯,这玩意耗油,只点几根蜡烛;连皇宫也没建造,只是把之前的金陵的宅子稍加装饰了一下,加了个代表皇帝的鸱吻,设了几道一米线,加了道栏杆而已。如此艰苦朴素的工作作风,几千年来,恐怕只有伟人毛公一人可以与其媲美。

李昪未登帝之前,金陵城里就流传着两首歌谣。

其一是:“徐徐东海出,渐渐入天衢。此夕一轮满,清光何处无。”

其二是:“东海鲤鱼飞上天。”

东海是徐氏的郡望,“鲤”字,通“李”的音,这两首歌谣的幕后意思就是说,徐姓的李昪应当成为帝王。

李昪的死也早有歌谣预示。有位渔者名叫“回同客人”,也有人说是吕洞宾,曾给李昪写下一首《豆叶黄》的诗:“二月江南山水路,李花零落春无主。一个鱼儿无觅处,风和雨,玉龙生甲归天去。”

“玉龙生甲归天去”指的就是皇上驾崩之日,李昪果真就在二月份驾崩了。

升元七年(943)二月,李昪背上生疮,不久病情恶化,于当月二十二日在升元殿驾崩,享年五十六岁,庙号烈祖,遗命齐王李璟监国。

三月,李璟即皇帝位,是为南唐元宗,亦称南唐中主。

李昪(徐知诰)完成了从孤儿到皇帝的人生华丽“逆袭”,在历史的舞台上,书写了一段可歌可泣成功创业的不朽传奇。

◆ 朕很想退休

《孟子》云:“舜视弃天下,犹弃敝屣也。”不是所有的人都梦想着当皇帝,或者说要将皇帝进行到底,天天吃辣条,也有厌烦的那一天,李璟就是这样的人。

李璟,字伯玉,初名徐景通,李昪长子。李昪(徐知诰)作为南吴权臣徐温的养子,李璟从小就是官二代,初任驾部郎中,后累次升迁至诸卫大将军。

作为父亲李昪最看好的接班人,李璟可谓官运亨通,仕途显达,一步一个台阶,无惊无险,直登帝位。

吴顺义七年(927),徐温死后,李昪专政,李璟成为兵部尚书、参知政事。

天祚元年(935),李昪受封齐王,李璟被立为王太子。

天祚二年(936),李昪镇守金陵,李璟留在扬州,为司徒、同平章事,与宋齐丘、王令谋等人,辅佐南吴睿帝杨溥。

升元元年(937),李昪要篡位时,召李璟回到金陵为副都统。十月,李昪废黜杨溥,自立为帝,建立南唐,封李璟为吴王,后封为齐王。

升元四年(940)八月,李璟被立为皇太子。

升元七年(943)二月,南唐烈祖李昪驾崩,长子李景通继位,改名李璟,即南唐元宗,改年号为保大。

李璟尊奉其母宋氏为皇太后,妃钟氏为皇后。封弟寿王李景遂为燕王,宣城王李景达为鄂王,李景逷封为保宁王。同年秋天,改封李景遂为齐王(李昪曾经做过的王位,预示着他将来要做皇帝)、诸道兵马元帅、太尉、中书令;李景达为燕王、副元帅;封其子李弘冀为南昌王、江都尹。

李璟在父亲李昪灵柩前立盟,相约兄弟世世继立。就是说,李璟去世后,由弟弟继承王位,这种“兄终弟及”的帝位传承理念,被后来的大宋杜太后学了去了。

李璟立李景遂为皇太弟,认定他就是自己的接班人,将来的大唐皇帝。

还没走两步,就先把底牌亮出来了,李璟这是傻呢还是脑筋急转弯呢?

李璟也是给自己定了位的皇上,他的名片上写的是:文艺青年。

“少年不知愁滋味”的他常与韩熙载、冯延巳等饮宴赋诗,试看这首《摊破浣溪沙》,满满的都是良人远征,美人闺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