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大凶之兆!狼烟又起?(1 / 2)

直到黄昏时分,才有人前来汇报说程咬金领兵回来了。

紧接着只见远处影影绰绰来了一队人马。

为首之人正是程咬金。

程咬金一看见楚河就大喊到:“喂,楚河兄弟,我把神鹿给抓回来了!”

楚河这时才看到,在军阵之中有几匹马背上绑着一个大网兜,大网兜之中正是那个所谓的神鹿。

正如传令官所说,这头鹿大如骏马,身形健硕。

两只鹿角更是大的吓人。

从身上鲜血淋漓的情况来看,它显然是中了十几箭方才倒下。

而且此时此刻它也只是昏迷,还尚未死去。

这头巨鹿一拖过来,便当即引得众人议论纷纷。

“呵,这是个什么玩意儿,怎么从来没见过。”

“没记错的话,此物似乎是由程将军亲手打下来的。”

“这……这也太大了吧?该不会真的是神鹿吧?”

“……”

楚河也没有见过这种东西,如果不是他受过赵中祥老师人与自然的熏陶,恐怕也得信这是个神鹿。

但是现在楚河当然不信。

不过他也没说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程咬金帐下的一名谋士走上前来说道:“恭喜将军,贺喜将军!”

程咬金问:“这话是什么意思?”

这谋士道:“鹿乃祥瑞之兆,主安定祥和之意。”

“今日边关突现如此神鹿,一定是上天预兆。”

“说明那吐蕃已经吓破了胆,不敢踏入边塞半步,不敢觊觎我边城半分!”

听了这话,程咬金便哈哈大笑起来说:“好,好一个天降祥瑞。”

“既然如此,便让军医帮这头神鹿处理伤口,然后把它养在城中,这样一来岂不是天天都有祥瑞?”

就在程咬金无比得意的时候。

一旁的李左车突然说:“依我之见,恐怕恰恰相反。”

程咬金一听这话立刻就不对付了,他狠狠的瞪向李左车道:“你是何人?感败坏俺老程的兴致?”

楚河这才想起来,这位谋士风尘仆仆忙前跑后,还不曾介绍与程咬金。

楚河便插话道:“这位乃是我帐下的谋士,李左车李先生。”

一听是的楚河帐下的谋士,程咬金的态度立刻就变了。

他道:“居然是楚河兄的谋士啊,失敬失敬,不知李先生刚刚那番话是什么意思?”

只听李左车道:“如我所说,这头鹿的出现并非什么祥瑞,而是大凶之兆!”

此话一出,程咬金帐下的那名谋士当即就不愿意了。

他立刻站出来说道:“我用的乃是皇家的吉凶测算之法!你学的什么竟然如此乱说!”

李左车道:“非要说的话,我用的是脑子。”

他走向那头“神鹿”,伸手将鹿头抬起来说道:“此鹿名为岩鹿,壮硕如马,通体近黑,唯独嘴唇发白。”

“之所以你们以为其是神鹿,乃是因为中原地带见不到它们,它们只出没于边塞苦寒地带。”

“而且它们的生性极为机敏,一旦嗅到有半点人味就会连忙逃跑,很难亲眼目睹。”

“至于接近城邦更是绝无可能。”

“但是为什么这头岩鹿会离群索居,甚至不惜冒着风险来到石堡城周边呢?”

别人想不到,但是楚河却想得到。

他道:“恐是栖身之所遭到破坏。”

李左车拱手对楚河道:“将军果然是聪慧过人,对唯一的可能就是栖身之所遭到破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