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雪中遇暖(1 / 2)

寒风夹着细雪刮过脸颊,冷得不带人情味儿。沈乾紧了紧披风,半睡半醒地盯着十几人:“虐待动物是犯法的,了解一下。”

“赵大人就是王法!”

“嗯……这台词,是反派没跑了。”沈乾打着呵欠去接婢女手中的狐狸,“解决一下。”

“反派是什么?”小姑娘先是奇怪,紧接着连忙侧身躲过:“哎哎哎,主子别弄疼它了!”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扇子习以为常地嘟嘟嘴巴,反正主子经常说些她听不懂的话,就算解释了她也不一定听得懂,无所谓啦。她左臂揽着小狐狸,右手轻扬虚握,一把流光团扇出现在玉手之间。

扇柄似为木制,却又带着金属的厚重感,扇面上青山隐隐,仙府绰绰,随意一挥,原本不大的北风霎时变作狂风,整座连音山瞬间雪沙乱飞!

十几个人高马大的汉子硬是被这阵妖风刮得站立不稳,将长枪狠狠插入地面来做扒扶,还是在哎呦啊啊了几声之后被卷进风中,连人带武器不知吹到了什么地方。

沈乾满意地点点头,转身看向狐狸:“看看还活着没有。”

扇子葱白的指尖轻点狐狸脑门上柔软的毛,温声道:“小东西你还活着么?活着就睁开眼睛给姐姐瞧瞧。”

小狐狸闻声还真动了动胡须,似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眼睛撑开一道虚弱的缝儿,雪白的世界和眼前人温柔的笑容朦胧地映入眼帘,一如十六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