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人世凡俗(1 / 1)

小狐狸粉嫩嫩的小肉垫儿踩在冰天雪地里冻得嗷嗷直叫,男孩儿就是不开门,叫了一阵突然没声响了,男孩儿这才小心翼翼地把门打开一条缝,探出个脑袋来在院子里扫视一圈,确定没了小狐狸的踪影才有些得意地将门一带,关了个严实。

馋嘴狐狸,敢从他嘴里抢食儿,哪来的滚哪儿去吧!

这场大雪似乎没有尽头般一直下到深夜,可喜的是天空中还能看到月亮,圆的。

一家三口已经睡着很长一段时间,阿呆也进了梦里,正唑着自己的手指吃糙面饼子,就听见木门被什么东西挠得哗啦哗啦响个不停。

小男孩儿恼火地披衣去看,门一开,一只白得比雪还纯的小狐狸蹲坐在门口的月光里,头顶身体的皮毛上都落满了雪,嘴里还叼着一条有它体型一半的大冻鱼!

阿呆吃惊地蹲下身,小狐狸直接将冻鱼送到他手上,男孩儿难以置信地再次跟一只畜生大眼瞪小眼。

“给我的?”

小狐狸甩了甩尾巴嗖地钻进了屋子里。

小男孩儿兴奋地关上了门,打着赤脚跑进厨房里把冻鱼放好。又赤着脚跑出来,借着月色椅子上桌子下地找。最后将已经在床头蜷起来准备入睡的小狐狸抱进怀里,捡了宝似的在它额头上吧唧亲了一口:“你怎么做到的?”

他知道自己有个被大水带走的哥哥,正因为如此他爹从来不让他靠近水边,别说下水摸鱼学游泳了,他连水里的蝌蚪长成啥样都不知道。

而这只小狐狸居然可以从水里捞出一条大鱼来送给他。

不敢相信!

“小东西,看在你这么真诚道歉的份儿上我就原谅你,就允许你以后留在我家啦。”

小狐狸拨楞拨楞脑袋,甩了他一脸融化的雪水。

从那之后,这家人的饭桌上除了伐薪烧炭卖钱换来的米和菜,经常会出现猎户都打不来的野味,有时候是山鸡有时候是野兔。

就算赶上旱涝灾年能吃的东西都被采尽了挖绝了,它也总有办法叼回来一些惊喜。樵夫和阿呆更加对这个突然到来的小东西爱不释手,樵夫老婆也渐渐地从不愿意多出一口粮食额外养活一只畜生到后来一天见不到就担心它走丢了或是被什么人抓了。

连音山的雪化了又下,树木绿了又黄,小狐狸陪着小男孩儿一天天长大,阿呆觉得这小狐狸有灵性,当它是兄弟,有什么开心的不开心事情都告诉他。

期间闹了两次饥荒,三口人都以为挺不下去的时候,小狐狸却每每都能想办法叼回来一些吃食,这家人也没忘了从嘴里省出一口来给小狐狸。日子过得虽然艰难,但到底谁也没丢下谁。

小男孩儿到了十九岁那年,日子清苦媳妇儿也不好找,愁得二老常常沉默不语一坐就是半宿。好容易村里的张婶子给说了一位放牛的白家姑娘,粗手粗脚有力气,是把干活的好手。难得还会针线,就是样貌差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