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世事无常(1 / 1)

不过也没关系,穷苦人家能讨到媳妇儿已经不易,况且又能干活,谁还在乎这个?

婚事就这么定下了,那天,已经是个小大人的阿呆和小狐狸一起疯跑到山坡草地上,打着响亮的口哨将小狐狸扔的高高的又准确无误地接住,兴奋地像个小孩子。

他对小狐狸说:“小白,我有媳妇儿了!她家姓白,和你的名字一样哎!”

小狐狸也跟着嗷嗷叫,小爪子在他胸前扑腾。

“我娶了媳妇以后就是大人了,还要生个儿子给我家传宗接代!以后你就陪着我儿子玩!”

小狐狸尾巴在他脸上扫啊扫,扫啊扫。阿呆闭目享受着,绸缎一般的触感舒服到了极点。

阳光、绿草、安静、美好……仿佛这一刻就是永恒。

日子过得太好了老天爷就嫉妒,拿你开起玩笑来从来不手软。

樵夫年纪大了手脚不如以前灵便,上山砍柴从树上掉下来摔断了腿,人也迷迷糊糊地除了张嘴吃饭外什么都做不了。

看大夫抓药花光了家里所有的钱,包括给阿呆娶媳妇的家底儿。白家姑娘知道要伺候这样一个公公,一家人齐刷刷都转变了态度,冷嘲热讽,对面不识,逼着樵夫一家主动提退婚。

好容易定下的媳妇儿岂能这么轻易丢了?即便白家姑娘再冷眼再过分,樵夫老婆始终都没说出退婚这一句话。白家却坐不住了,阿呆并无一技之长,没了老婆本儿又摊上这么一个磨人的公公,怎么能让女儿嫁过来受苦?老爷子亲自过来说明来意,樵夫老婆看看下不了床的丈夫,又瞧瞧抬不起头来的儿子,含着泪点了头。

人废了,钱没了,儿媳妇儿也丢了,日子急转直下,一家人在愁云惨雾里过得浑浑噩噩。

以前都是阿呆陪老樵夫上山伐薪,现在只剩了阿呆,小狐狸陪着。

阿呆爬树,它就嗖嗖嗖窜上去提前蹲在枝丫上等着,照面看到的是一张颓丧的脸。阿呆下山,小狐狸跑在他前面,回头仰望,仍旧是一张没有丝毫欢喜的脸。

在小狐狸懵懵懂懂的小脑袋里,第一次闪过一种陌生的体验——茫然无措。

阿呆双手枕头躺在草坡上仰望天空,小狐狸蜷缩在他脑袋边,春日的风多舒服啊,可是阿呆一动不动连话都不说一句。他以前总喜欢在小狐狸睡着的时候偷偷顺它的毛,趁它困得没工夫搭理他尽情地摸它的尾巴和爪子。

小狐狸睡醒了用嘴巴拱他的咯吱窝,带刺的舌头舔(无奈)他的脸。阿呆捏着颈子将它提到自己胸膛上,青涩的脸颊上沾了泥土,喃喃道:“小白,你知道做人的烦恼吗?”

小狐狸像是听懂了似的拨楞拨楞脑袋。

其实阿呆一点儿都不稀罕娶什么媳妇,传宗接代有什么意思?不过是迎来了一批又要送走一批,可是新娘子明明还没有过门,爹娘期盼的孙子更是连个影子都没有,他还没有和爹娘一起生活够,老天爷为什么就要带走他阿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