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阿呆媳妇好凶的!(1 / 1)

有祖荫庇佑的事情被传得神乎其神,家里有女儿的竟然十分乐意让阿呆来做女婿。张婶子很快便又说了一位吴家姑娘,这姑娘在大户人家当过丫鬟,做得一手好活计,又体贴又会伺候人,因为生的标致被夫人嫉妒才寻了个由头撵了回来。

阿呆爹娘当然高兴,只是没高兴多久便又开始上愁。吴家姑娘好是好,二十两银子的彩礼却着实令一家人犯了难。

老樵夫一言不发地带着阿呆闷声打柴,认真算算,光靠伐薪卖炭就算他们日夜不休地干上十几年,也凑不齐这二十两。樵夫老婆针线不错,没日没夜地赶活儿,绣了东西出去卖,多少比父子两个卖柴挣得多些,但仍旧杯水车薪。

吴家那边一催再催,行就行,不行便找下家,阿呆被逼得厌了,闹着要去退婚,被樵夫老伯拉回屋子里,一顿藤条教训得两天下不了床。

小狐狸添着阿呆的伤口,心脏的地方又开始一阵一阵地痛,实在忍不住又跑去求黑喜鹊。

黑喜鹊恨铁不成钢地一石头砸过去:“你知不知道九尾狐的尾巴有多珍贵?多少人终其一生求不得一条!你却要用来换二十两银子?还有没有点身为妖怪的觉悟?”

小狐狸轻灵地躲开,蹲在一旁讨好地摇着八条雪白雪白的尾巴。

小狐狸失踪五天后,终于在阿呆的翘首以盼中晃晃悠悠地叼回了一包硬邦邦的东西,阿呆打开布包的瞬间石化当场,白花花的四锭,每锭五两,刚好二十。

鞭炮噼噼啪啪回响在偏僻的大山里,婚礼敲锣打鼓地举行了,阿呆第一次尝到农家酒是什么滋味,被一群从小长大的玩伴灌得东倒西歪。

那顿喜宴大概是小狐狸来到这个家之后吃得最饱的一次,心满意足地跑到喜房,像往常一样钻进被窝里等待阿呆,却被吴家姑娘一把揪住后颈隔着窗子扔了出来。

小狐狸徒劳无功地试了好几次,吴家姑娘扔得一次比一次狠,阿呆软语劝说:“小白自小就跟着我,不习惯。”

“那就从今天开始习惯。”吴家姑娘话中透着不容反驳的口气。

小狐狸最后一次被扔出来时终于挣裂了断尾的伤口,呜呜地叫了几声,樵夫老伯发觉不对却又找不到伤口,只好揽进怀里抱到自己屋子里睡。

阿呆媳妇儿不喜欢动物,小狐狸只好跟着樵夫老伯,每每忍不住去阿呆屋子里寻他玩耍,只要阿呆不在,媳妇儿就一定用大棒子将它打出来。

阿呆看到小狐狸一瘸一拐的样子便跟媳妇儿吵架,吵得凶了砸桌摔碗,媳妇儿寻死觅活闹得鸡犬不宁。樵夫老伯抱着小狐狸叹息道:“你就不能别往他们屋里去么?”

小狐狸好像听懂了又好像压根不知他在说什么,但从那之后再也没进过阿呆房间。

连音山的四季永无休止地轮回,一来一往便又过了五个寒冬。阿呆媳妇儿除了不喜欢小狐狸,劈柴做饭嘘寒问暖当真体贴贤惠,只是不知怎的,整整五年,肚子里就是一点消息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