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狐妖身份被发现(1 / 1)

流言蜚语人言可畏,不下蛋的鸡还有什么脸面活着?于是阿呆媳妇儿上吊了,还好发现的及时救了回来。

她若死了阿呆不就又没媳妇儿了?

小狐狸再见到黑喜鹊的时候,少年冷着一张脸以与它同为妖类为耻:“你是不知道疼吗?”

小狐狸当然知道,每断一尾它都元气大伤疼得晕过去好几次。可它有什么办法呢?它就是喜欢被阿呆抱在怀里的感觉,就是贪恋樵夫老伯温暖的羊皮袄子,就是舍不下樵夫老婆每天喂它吃东西时头顶上温柔的抚摸,就是不忍心看他们难过。

不忍心就只有受着,它甘愿受着。

于是它用第三条尾巴为阿呆求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儿子,一年后樵夫老婆的眼睛因为赶绣活儿彻底瞎了,小狐狸说出要用第四条尾巴换她重见光明的时候,黑喜鹊绝交的心都有了。

这次断尾后小狐狸昏迷的时间格外长,整整十日,阿呆背着媳妇儿偷偷深入大山冒着大雨寻找,终于在一处向内凹陷的岩石下找到了满身泥满身血的它。

小狐狸被带回家,樵夫老伯说怕是遇到了狼,炖了锅鱼,肉给了媳妇儿和孙子,汤喂了小狐狸。

这天阿呆和樵夫都出门伐薪,樵夫老婆去集市卖绣品,阿呆媳妇儿进公婆屋里收被子打算拆洗,一晃之下看到小狐狸匆匆忙忙从床头跳下躲进柜子缝隙里,而它身后竟然散着五条尾巴!

小狐狸像个做错事的孩子藏着身子探出个狐狸脑袋偷偷向外巴望,它不是有意露出多余尾巴的,实在是连断四尾法力不济,一时疏忽才露了相。

阿呆媳妇儿吓得大叫一声扔了手里的针线篓子便往外跑,心脏狂跳了小半日才冷静下来。小畜生在她家呆了十几年都不曾作怪,她之前对它又打又骂不也照样没事?她谅它也不会对她怎么样。

她不动声色地悄悄问了村子里的老人,才知道原来自己家里竟然藏着九尾狐这样一个宝贝,夜半寂静无人时,掩盖不住惊喜地向阿呆一五一十地说了个明白。

“锦衣玉食万贯家财,只要剁它一条尾巴,咱们一家五口这辈子吃穿不愁,享用不尽!”

听媳妇儿这样一说,阿呆立即想到六年前阿爹的腿是如何一夜间治愈,二十两银子从天而降,以及母亲的眼睛突然复明的怪事,心中翻涌着惊涛骇浪的同时严词拒绝。

小白是他从小的玩伴,是他的兄弟更是他们全家的恩人,他怎么能忘恩负义到如此地步?这绝对不行!

媳妇儿知道再说下去也肯定没结果,索性闭嘴,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安安静静过日子。然后找准机会趁着所有人不在,拎着小狐狸后颈问:“你有五条尾巴对不对?我知道你听得懂,不要说谎,我看得清清楚楚。”

小狐狸想了想,狐狸耳朵颤了颤,点头。

“变出来给我看看,”阿呆媳妇儿貌美的脸庞上带着和善的笑,“不然我告诉阿呆和公婆你是只妖怪,让他把你扔得远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