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你走吧!我不要你了!(1 / 1)

小狐狸很开心,因为阿呆媳妇儿信守承诺,果真不再管自己的丈夫,它又能卧在他的怀里陪他睡觉。

媳妇儿是见过大世面的人,阿呆知道,人心不足,没钱的时候求富贵,有了富贵就又想要点势力,有了势力又想弄个官儿当当,无休无止永远也不会满足。她还有儿子,以后还会有孙子,要求的东西只会越来越多,小狐狸再留下必然还会遭到毒害,甚至丢了性命。

阿呆找了个机会,连夜将小狐狸送到大山深处,骗它去前面找吃的自己偷偷往回走。小狐狸总能跟上他,他走到哪里小狐狸找到哪里,在他脚下扑腾,抱着他的裤腿不松爪,爬到他身上稳稳地蹲在肩膀上。

阿呆狠心推开它,用枝条抽打,厉声喝骂,小狐狸嘴里低声呜咽,仰头,圆溜溜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满是不明所以,委屈地将他给巴望着。阿呆眼里含泪,最后祈求般吼道:“你走吧!我不要你了!”

小狐狸呆呆地将他给巴望着,果真没再跟上,阿呆走出十几步,突然听到身后传来“嗷~”的一声,满含伤心与不舍。

眼泪哗哗往下掉,阿呆狠狠心,走得头也不回。

之后一年,小狐狸再也没回来。

阿呆也没有想到,再见到这位童年玩伴的时候,是在连音县大牢里,以无比狼狈的姿态。

突然到来的富贵是他们一家五口灾难的开端,以往的亲朋邻里没有一个不妒忌的。他们全家被陷害成了一桩杀人抢劫案的凶手全部下了大狱。樵夫和老婆子没多久便惨死狱中,赵大人先拷问夫妻俩钱财从何而来,俩人说不出原因,被打成残废。

阿呆媳妇儿实在受不了说出了小狐狸的存在,赵大人贪心大动继续拷问小狐狸的下落,阿呆媳妇儿不久也死在狱中。

当初答应帮忙照顾他们儿子的邻居是因为他家有的是钱,说不定出狱后会给他们一笔丰厚的答谢。听说死的死残的残后,觉得这家人再无出狱希望,自己生存尚且不易,又怎么养得了别人家的儿子?便彻底撒手不管,阿呆的小儿子就这么活活被饿死。

阿呆双腿早已经被夹棍夹断,衣衫褴褛满身血污,每日匍匐在地苟延残喘,破碎的十指抓着发馊的馒头尽力往干哑的嗓子里塞,活着,等待下一轮残酷的折磨。

从牢房高处一个小窗户可以看到外面的飘落的雪花,以及大雪之后隐隐月光,一如当年初遇小狐狸那晚。

小狐狸蹲坐在窗子上,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滴溜溜地俯视他。

阿呆嘲笑自己竟然出现幻觉,慢悠悠揉了揉眼再看,小狐狸……还在!

小狐狸一跃而下落在他身边,毫无芥蒂地为他舔伤。

小狐狸失去第五尾后元气大伤,每日除了觅食就是睡觉,用了整整一年时间才彻底恢复。它从栖身的山洞里出来,最想见的就是樵夫一家,可当它回到家,那里的一切已物是人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