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二老板回来了!(1 / 1)

晚晚连忙打圆场,编了个小孩子受了惊吓说什么也不肯留下的理由给小花花善后。晏期感慨道:“令妹脾气……不是很好。”

晚晚赶忙在凉花花打人之前道:“舍妹一向如此。”

然后高高在上尊贵无比的圣女大人便一口汤药喂到了秀才嘴巴边,凉花花觉得自己要是再在这儿呆下去,眼睛非废掉不可,义愤填膺地跑到院子里磨刀。

晏期肩上的伤并未伤到要害,况且圣女大人在熬药时暗中掺进自己的修为,没几日便恢复得差不多。他是个闲不住的人,能干活了立即便回到繁锦花房,毕竟家里还有两位姑娘等着吃饭。

只是没过几日便又出了事,某天傍晚,晏期进门的时候脸颊青肿眼圈儿发紫,就连走路都跛着脚。

晏期受伤在家这几日,繁锦花房请了一位田花匠补缺,待他伤好再回去,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已然不姓晏了。

田花匠担心晏期的回归会让少掌柜辞掉自己,于是在晏期给牡丹浇水后又偷偷将在花圃里倒了开水,十几株名贵的魏紫牡丹半日之内悉数萎败,晏期生性老实不善辩论,少掌柜居然信了田花匠的说辞,认为是他照顾不善,当场向晏期索赔。

晏期家连耗子都不愿意待,若是有钱也不会来这里做工。田花匠不仅刻薄地搜走了他身上仅有的十几个铜钱,还和花房伙计一起将人叮叮咣咣一顿乱揍,留了他半条命回来。

凉花花对晏期虽然没什么好感,但他赚钱好歹是为了她和圣女大人,还真看不了他这样被人冤枉欺负,当即撸吧撸吧袖子冲出门去。等一瘸一拐的晏秀才喘着粗气追到繁锦花房,花圃的阡陌小路上已经躺满了对晏期动手的人,田花匠更是被揍掉了满口银牙,捂着半个血淋淋的脸打滚儿。

凉花花站在花圃中央,纤手叉腰,柳眉倒竖,两靥薄怒,英姿俏丽,一片红粉雪白的牡丹央掩映着鹅黄色身影,虽然容貌不是十分出众,但仔细看看也算得上好看。

晚晚因万象石被凡人所吞之事回族禀报,商议对策,对晏期只道要继续在锦霞镇上寻亲。没她拦着,凉花花揍起人来丝毫不留情面,收拾完了伙计便要去找少掌柜的理论。

晏期赶忙跛着腿过去将人拉住道:“算了算了,你已经教训过他们了,还要做什么?我的伤也不重,你快罢手吧。”

凉花花本想甩开他的手,用了用力却没挣开,愠道:“放手!”

晏期坚决道:“不行,这次的事少掌柜对我有误解,他是好人,对我有恩,我不能看着你恩将仇报啊。”

“看不了你就把眼睛闭上!”

“得饶人处且饶人,这事就这么算了吧,别闹了。”

这副读书人傻呆呆的执拗看得她恨不得再在他脸上补上一拳,僵持片刻,凉花花看在晚晚的份上,最终还是冷哼一声:“死脑筋,活该被打。”拂袖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