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一座金山,它成精了!(1 / 2)

【这是比较另类的一篇】

随便花客栈里闯进一个慌慌张张衣衫狼狈的少年,身后还背着另外一个快死的……少年。

【真的很另类】

小伙计无忧上前问道:“客官打尖儿还是住店?”

少年扔了一锭金子:“一间房。”

兮越抬手拦下往楼上闯的少年:“客人别忙,小店正规经营,您若要住,还请出示阳明鉴核验身份。”

【非人哉】

少年看向兮越,眼瞳深处竟有金色光芒一闪而逝,道:“原来你也不是人。”

兮越:“……”

兮越:“注意用词。”

无忧:“……”

【开打】

兮越笑道:“阳明鉴。”

少年道:“没有。”

兮越笑眯眯地向门外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少年放下那位奄奄一息的少年,撸了撸袖子道:“练练。”

【又一个】

端了菜进来的凉花花被空荡荡的大堂吓了一跳:“人呢?”

兮越将踩在脚下的少年拎起来扔过去:“交给沈老板处置。”然后招呼其他伙计将客人们追回来继续吃饭。

凉花花一手托盘,一手拎住少年后领,呵呵笑道:“又来个妖怪。”

【原则】

沈乾道:“二老板说过,以后不许不收留没有阳明鉴的妖怪,凉花花那次已经给我拆过一回房子了,这事儿没商量。”

凉花花纠正道:“分明是扇子拆的。”

沈乾刚要说话。

凉花花补充道:“你吩咐的。”

沈乾小声道:“留点面子啊。”

被缚灵索捆着的少年道:“我有钱,好多钱。”

沈乾坚定道:“不行就是不行,我是有原则的人。”

少年原地蹦了蹦,不知从哪里抖出六七锭金子,每一锭差不多五十两的样子,咣咣咣落地有声。

沈乾两眼放光:“可以商量。”

扇子:“……”

【隐患】

扇子道:“可是如果君公子知道……”

沈乾道:“你们不说他怎么会知道?”

凉花花抱臂,提醒道:“味道。”

沈乾想到君辞那个狗鼻子,略作思考道:“在屋子里多燃些香,盖住。”

【鱼危国】

扇子打量少年道:“这个人来过我们这儿,就我们店刚刚开张的时候。”

沈乾:“嗯?”

扇子道:“他说自己是鱼危国的,招呼了街上一大群人吃了半日的酒席,扔下一锭金子走了。”

沈乾拍掌道:“不愧是有钱人啊!”

少年道:“鱼危国是小国,没有能救我朋友的大夫。”

沈乾道:“鱼危国,就是正在和朝廷打仗的那个附属国?”

少年急道:“能不能先管管我朋友?”

【病情】

凡人少年是烧伤。

沈乾收回探出去的手,疑惑道:“这呼吸都没有了?”

扇子趴近些听了听,道:“还能救,心脏还在跳,只是弱得几乎听不到。”

沈乾道:“植物人?”

扇子道:“有人用法力强行吊住了他的性命,法力一撤就彻底没救了。”

沈乾看向少年:“你做的?”

少年又蹦了蹦,骨碌骨碌就是好几锭黄灿灿的金子,肯定道:“沈老板不是普通人,有没有什么法子能救他?”

沈乾两眼放光:“有有有。”

【治病】

兮越划破手腕,捏开凡人的嘴巴,滴了几滴黑色血液进去。

【一个时辰后】

凡人呼吸平稳了。

【入夜】

凡人脸上身上的外伤也一并消失得无影无踪。

银子与兮越对视:“看在你这么有用的份上,我就不实施找机会把你打我那几拳还回去的计划了。”

兮越将一把干草药放进嘴里。

兮越抽空道:“哼。”

凉花花好奇心大发地围着兮越转了几圈,搓手邪笑道:“我能不能研究研究你?”

兮越道:“我不满足你这么变态的要求。”

【第二天】

妖怪背了凡人就要走。

沈乾道:“好歹来了一趟随便花,没吃点什么就要走?”

少年道:“我送了他回去,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沈乾道:“啧啧,我突然感觉你是干大事的人。”

少年骄傲道:“沈老板眼光不错。”

【那是他刚刚成精的时候】

鱼危国铜墙铁壁的国库里,一座两丈多高的金山在黑暗中发出幽微光华,似在酝酿着什么,某个瞬间光芒大盛。

【冯特使】

鱼危国府库小兵慌张跑进特使大人房间:“不好啦——国库里的金山丢了!”

冯特使拍案而起。

府库小兵道:“我们在国库里发现了一个人。”

冯特使太阳穴青筋暴跳:“带上来!”

【少年】

冯特使看着两个府库小兵将少年推推搡搡地弄到自己案前。

长得还算看得过去,通身气度也不似寻常少年畏畏缩缩,只是浑身上下竟然只围了一块宽大的白布,走路时露出一截小腿——这货居然连裤子都没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