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官兵追杀!(1 / 2)

半个时辰后。

苦瓜惆怅道:“老爹毕生的理想就是把棺材铺子开遍鱼危国,挣好多好多的钱,可是他没有实现,所以把希望都寄托在我身上。”

银子悲愤道:“没有谁生下来就是他人实现理想的工具,如果事事都听旁人的,那还活着做什么。”

苦瓜坐起来一拍大腿:“就是这样!”

银子吓了一跳。

苦瓜道:“人就是要为自己而活,不然也太辜负活这一回了。我明天就去西街画坊拜王师傅为师,我要做画家。”

银子眨了眨眼,道:“那我干啥?”

【通缉】

俩人一进城就到处听人议论,鱼危国上表要进贡给古瑶国的一座金山丢了,盗贼穷凶极恶,凶狠异常,打败一二百个官兵逃走,进贡日期将近,冯特使快急疯了。

苦瓜停在告示牌前,指着画像上的人道:“你有没有觉得有些眼熟?”

银子以袖遮面道:“谁啊?这么丑,不认识。”

苦瓜道:“……”

【拜师】

全城戒严,画坊里还是一派平和气息。

王师傅慈眉善目,将两人的右手来回翻看,半晌后捏着胡子道:“画一幅看看。”

苦瓜眼中闪过光彩,与银子对视一眼道:“有戏。”

搁笔后,王师傅捏着两人画作,平静道:“再见。”

苦瓜道:“呜……”

【收徒】

苦瓜涕泪俱下抱着王师傅大腿:“要不您再考虑考虑?”

王师傅使劲儿拽自己衣襟,尽量淡定道:“不是我想鄙视你,而是你二人的天赋实在让人看不起。”

苦瓜长声道:“呜……”

银子一脚踹过去道:“没出息。”

苦瓜没好气儿道:“你有出息,你来。”

银子不知从哪儿摸出来一锭金子,推到王师傅眼前:“这个能不能把你的鄙视消化掉?”

王师傅正色道:“你以为老朽是为金钱所动的人吗?”

银子道:“……”

苦瓜道:“……”

王师傅拿过金锭子揣进怀里:“你以为的是对的。”

银子道:“……”

苦瓜道:“……”

【任性】

苦瓜惊异的目光看向银子。

银子下巴微扬,瞳孔深处金芒闪过,道:“我说过有的是钱。”

【发展】

银子在画坊里东瞅瞅西看看,一会儿翻翻这个,一会儿摸摸那个,对所有东西都充满了好奇,像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娃娃。

王师傅瞧着苦瓜画作,蹙眉道:“啧啧啧……”

苦瓜善解人意道:“王师傅你是在鄙视我吗?”

王师傅抬眼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你放心,我是不会鄙视你的,就算鄙视我也不会说出来的。”

苦瓜道:“……”

银子突然对一只晶莹剔透的玉红色笔洗上了眼,拿起来左右端详,王师傅眼角余光瞥见,下一瞬老眼圆瞪,伸出一只手试图去抓:“别动我笔洗!”

啪——

王师傅瞬时石化当场。

银子道:“你不吓我掉不了的。”

苦瓜道:“……”

银子摸摸鼻子,笑道:“不就是个笔洗么,我赔你。”

王师傅咆哮:“赔?你拿什么赔?这可是五百多年前的丹青大师留下来的宝贝啊!”

银子左袖子一挥,咣当咣当掉出五六锭金子:“够不够?”

王师傅揪着他衣领,唾沫横飞:“你以为几锭金子就可以弥补老朽失去心头爱物的痛苦吗?”

银子右袖子一挥,咣当咣当掉出十来锭金子:“这样呢?”

王师傅弯腰捡着金子老泪纵横地悲愤道:“够了!”

苦瓜道:“……”

苦瓜目光落在银子身上,不知怎么的,他总觉得那张春风得意的面容之下,似乎隐藏着什么不同寻常的东西……

【该转折了】

离进贡金山的日子越来越近,全城一派要出大事的氛围。

在看过苦瓜交出的据说最高水平的画作之后,王师傅内心泣血地掩面去了。

银子睨着不知道画了一团什么东西的作品,嘲讽道:“能被嫌弃到这程度,你真是太不容易了。”

苦瓜切了一声道:“这是艺术,你不懂。”

银子道:“……”

苦瓜道:“画画的最高境界就是什么都不像。”

银子道:“……”

咣铛一声大门被人踹开,一群手持长戟的鱼危国官兵冲了进来……

【这是转折】

巡街武职大模大样地走进来,粗声粗气道:“老板呢?给我滚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