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真·穷得就剩下钱了(1 / 2)

战事一起,城中官兵被调走不少,寻找金山的事情也暂时搁下,俩人在萧条的大街上晃荡了半日也没找到一处适合排解苦闷的地方。

到处洋溢着国破家亡的恐慌,人们闭门歇业,变卖家当准备逃命。

天朝之威,区区附属国承担不起。

银子不想看这些,突然想起那日逃跑时吃过的包子,一时兴起便要去买。

包子摊前早已没了什么青衣貌美的姑娘,被丢弃的笼屉上还插着一支古瑶国军队射进来的弩箭。

银子拔下箭来,沉默半晌,道:“我不喜欢打仗。”

苦瓜道:“废话,谁喜欢!还不都是因为那个可恶的盗贼,如果金山没丢,鱼危国也不会遭此大难。”

银子突然将弩箭抵在苦瓜项间。

苦瓜吓了一跳,打掉他的手:“发什么神经?”

银子道:“我试试这箭锋不锋利。”

他说完转身便往回走。

苦瓜道:“……”

【夜酒】

俩人托了一坛酒,坐在台阶上你一口我一口。

银子问:“假如有你一座金山,你会怎么处置它”

苦瓜只当他心智缺失的毛病又犯了,配合道:“坚决不上交给国家!”

银子道:“……”

银子问:“然后呢?”

苦瓜嘿嘿邪笑:“凿开,花掉,从此过上山珍海味挥霍无度的幸福生活!哈哈哈哈哈……”

银子道:“……”

苦瓜看他脸有点儿黑,问道:“怎么突然问这样的问题?”

银子面无表情:“我手头上刚好有一座。”

苦瓜激动地扯住对方衣领:“见面分一半儿!”

银子道:“……”

苦瓜假愠:“你还是不是兄弟?”

银子道:“……”

银子道:“滚!”

【误会】

银子甩袖离去。

苦瓜莫名其妙地抓抓后脑勺:“开个玩笑,生这么大气干嘛?”

【思考】

苦瓜喃喃自语道:“国库里丢了一座金山,他手头上正好有一座金山?……他有那本事?”

苦瓜摇摇头,将自己荒谬的想法摇出脑袋,继续喝酒。

【感悟】

“虚伪!”

“狡诈!”

“贪婪!”

“自私!”

“这就是人类!”

银子一拳结结实实砸在门框上。

冯特使为了金山可以对他一个无辜之人凶残狠辣,王师傅为了金子可以出卖原则更变信仰,两个国家为了金山可以不顾百姓死活动辄开战,就连老爹不也是为了赚钱逼自己亲儿子做他不喜欢的事情么?

他们根本没什么区别!

就连苦瓜也一样!

以为终于找到了一个和自己志趣相投的人类,没想到在金山的诱惑下,本性竟也是这般自私自利!

银子抬头仰望,夜空繁星闪烁,一明一灭间,像极了反复无常的人生。

银子突然笑了:“老天既然让我银子活了一回,便要痛痛快快地活着,既然不能如意,及时行乐方不负来人间走过一遭,待在这里做什么?”

【人生】

银子悠然逛在古瑶国繁华无两的大帝都,品最上等的酒,吃最可口的招牌菜,约最美丽的姑娘,欣赏最极品的古玩,可他还是觉得不满足,他的人生一定还少了什么!

对,是伙伴。

他见过的人都是有家人朋友的,只有他是孤零零一个人,一定是因为没有人陪,所以他才会感到寂寞。

一定是这样。

于是他开始结交朋友,这再容易不过,袖子一挥金锭子散落一地,他随便一呼和就有数不清的人围在身边,谈天说地,喝酒玩笑,那些自命清高的文人雅士都比不上他逍遥快活。

可是……为什么还是不开心?

他明明已经很努力去笑了啊……

银子打发了所有令他看着厌烦的虚伪人类,一个人一边灌酒一边踉跄地走在无人街头,偶然间抬头,望见漫天繁星闪烁,像极了和某人一起看过的,变成人之后的第一个夜空。

那时夜风微醺,空气里飘着烤地瓜的香味,耳边还有个叽叽喳喳的少年同他一起谈着人生理想。

银子眼中不自觉地渗出些浓稠晶莹液体,落地成金。然后,一张宽大渔网从天而降,妥妥地兜头罩下了。

【又该转折了】

一个绑匪木棍有节奏地轻敲自己掌心道:“听说你很有钱?”

银子嘲讽笑道:“错!我有的是钱。”

另一个绑匪菜刀驾到他脖子上道:“把你所有的钱都交出来,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银子眨眨眼,笑:“我身上有一座金山,可是,你们拿得走么?”

一个绑匪打量他道:“你身上有金山?你当我们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