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客栈里的小日常啊(1 / 2)

大清早的客栈里还没客人,随便花的几个小伙计岁岁、无忧和阿松端了碟碗茶具从后厨进来,一开门就看到二老板将大老板按在地上暴打,一瞬间滚滚天雷掀起惊涛骇浪。

阿松年龄大些,与另外两个孩子站在一起就像是一个哥哥带着两个弟弟。

无忧比阿松矮了半个头,岁岁更小,过了正月刚好十岁。

三个孩子从未见识过这等震撼的场面,无忧最先回过神来,手指戳了戳阿松的胳膊:“这个……我们要不要过去救人?”

阿松思考道:“嗯……。”

冷不丁背后闪现一道鹅黄色身影,凉花花几乎在同一瞬间啪啪啪拍了三人肩头。

三个孩子还以为君公子嫌他们碍眼,施展神通要将他们同大老板一起收拾了,一个个吓得掉落了手里的东西。杯盘碟碗却在离地面不足一尺的地方陡然停住,随着凉花花手指上挑嗖一下回到各自手中。

凉花花倚着小小的木门,豪放地抱臂,看热闹道:“啧啧,真是精力旺盛。”

阿松试探道:“花花姐,我们要不要救救大老板?”

凉花花哂笑道:“活够了?”

岁岁怯生生道:“大老板好可怜啊……。”

凉花花俯首笑道:“你们几个要是不想像大老板一样可怜就赶紧撤离现场,免得误伤。”

“哦哦哦。”花花姐姐见多识广,她说的肯定没有错。三个小伙计点头如啄米地又退回了后厨。

凉花花还幸灾乐祸地关上了门。

沈大老板,保重!

祥云轩的车马来得很快,梁老板撑开纸伞从马车里下来,白雪落在伞上,意气风发的青年站在伞下,伞面上工笔细绘的青衣女子用小扇半掩面颊,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衣袂翩跹随风起舞,若是个真人同梁老板站在一起,绝对是一对璧人无疑。

随便花众多伙计被要求在门口站成两排迎接,看看别人家的老板仙人下凡般的风姿,再瞧瞧自己家老板这副整天懒洋洋睡不醒的模样,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悲催感油然而生。

梁老板关心道:“沈老板,你脸怎么了?”

沈乾悲愤道:“下楼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

君辞打完人就不知所踪了,整天神神秘秘飘来飘去,甩手掌柜做得那叫一个潇洒。即便如此沈乾也不敢轻易说他坏话,躲在暗处盯着抓自己把柄这么无聊的事儿那货绝对做得出来!

梁毅明显不信地颔首“哦”了一声。

祥云轩离随便花并不远,只隔了两条街,梁毅为显亲近并未在饭馆里招待,而是一路车马将沈乾接到了自己家里。

酒席就摆在客厅里,沈乾环视一周,红木书架摆上放着一摞摞厚厚的书籍。从磨损程度来看就知道经常有人捧卷,而并非附庸风雅。

花瓶、香案、茶具以及桌椅色调和谐,相得益彰,显然是用了心搭配过的,名贵而不显庸俗。可见这位梁老板是真有内涵,跟仗着自己钱多就处处摆谱的沈大老板绝对不是一个档次。

酒过三巡就成了朋友,梁老板不仅送出两坛珍藏多年的荷花酒,以表自己的亲近友善之心,还亲自发起了少年狂,大笔挥毫写了一副颇具艺术感的楹联。

沈乾感叹道:“真不愧是大师啊,一个字都看不懂。”

梁毅朗笑两声,要沈乾贴在大门口,曰:“所谓桃符者,驱邪避灾,贴于门上,妖魔鬼怪皆不可扰。”

沈乾脑中想象了一下自己把这东西贴在门上,家里那一群大妖怪小妖怪脸上的表情……礼貌性地呵呵两声干笑,他还是更想多活两年。

沈乾与梁老板闲聊,眼角余光无意中扫到摆放在酒席旁边的青色纸伞。梁大老板东西都很讲究,但他觉得其中最有意境的就是这把伞了,伞上女子容貌绝美,栩栩如生,仿佛根本不属于尘寰的仙女。

“沈老板,沈老板?”

梁毅的两声提醒及时将沈乾唤回,沈乾微微一愣,旋即尴尬地笑笑,自己随便花里什么帅哥美女没有?怎么竟会看一位虚画出来的姑娘看得入了神。

梁老板并不取笑,又敬了几杯酒,酒足饭饱后客套一番,叫人将他妥妥地送回了随便花。

大概连老天爷都知道要发生喜庆事儿,接下来连着十几日都是大晴天,犄角旮旯里的积雪得此机会一口气化了个干净。小孩儿们一天天数着日子,早早买下了鞭炮、楹联、瓜子点心之类,就等着大年三十儿。

大人们也都该回乡的回乡,该停业的停业,备下年货新衣,和面包饺子蒸馒头忙的不亦乐乎。

云城终于在噼噼啪啪的爆竹声中迎来了期盼已久的除夕夜,家家户户贴着红楹联,挂着大红灯笼,鞭炮的红色外皮均匀地铺满巷子,到处一片喜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