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客栈被包围!(1 / 2)

阿爹满手的鱼腥,黝黑的肤色浅短的胡茬,听到动静抬头看到自己儿子回来立马露出憨憨的一笑:“采到了?”

无忧点头如捣蒜,欣喜地从怀里掏出一团被蹂躏得乱麻似的艾草:“咱们梨园子里没有,我跑了趟城北暮春山才在山脚下的桃林边找到。”

再过几日就是端午,女子按照风俗是要用艾草缝制香包送给自己喜欢的人,集市上的艾草趁着节日的到来升了两钱的价,阿娘带着自己和妹妹在摊子前犹豫了半晌,最终也没有将两棵散发着清新药香的艾草带回家。

阿爹将染着鱼腥的食指放在嘴边:“嘘,被你娘知道你敢跑那么远定要挨揍,还不赶紧把那东西放到我床底下,万一被你娘发现了就说是我采的。”

无忧“哦哦哦”地点着头跑进屋里去,趴着身子将艾草藏好,才刚站起来松了口气,妹妹便跑过来拽着自己衣袖,学着自己的样子笑得贼兮兮的:“哥哥我要吃你枕头底下那个小匣子里藏的麻糖。”

无忧一愣,明知故问地打马虎眼:“哪里来的什么麻糖?我枕头底下没有匣子。”

妹妹双手抱在胸前,小嘴儿一噘气嘟嘟的样子又软又可爱,像模像样的威胁他哥:“我都看到了,你不给我就告诉阿娘你去了城北暮春山!看她揍你屁股不揍。”

“你这死丫头!”无忧捏捏她的脸,本来是想攒着端午节再给她一个惊喜的,没想到这么早就被人发现了,只好将人抱起来到自己枕头底下摸了来提前给她吃一口解解馋。

院子西南角生了一层薄薄的毛茸茸的绿藓,妹妹吃完了麻糖高高兴兴地蹲在墙边,用胖乎乎的小手捏起一撮,张着水灵晶黑的大眼睛认认真真地研究一番后扔掉又捏起另外一撮,仿佛其中有天大的乐趣。

母亲提着菜篮子从大门进来,见阿爹的鱼还没料理好,嘴里说着嗔怪的话,脸上却没有一丝不悦的神情:“我出门的时候就在杀鱼,菜都买回来了还在杀鱼,尽带着孩子们闹腾了。”

阿爹抬起带着胡茬的脸嘿嘿地笑,继续手上的活计,阿娘没忍住失笑:“还好你这呆傻的模样没让阿忧和阿舞随了去。”

无忧站在房门口紧紧盯着自己的阿娘,像是下一刻眼前的人就会消失一般。农家妇人站在正浓的日光下,理了理自己因为走路略微松了的鬓发,日光透过纤细洁白的指缝落在妇人雕刻着勤劳痕迹的面颊上,竟让无忧看呆了,胸口不由自主地泛出微微的钝痛。

妇人注意到孩子眼中那莫名的贪婪和不舍后先是意外,旋即张开温柔的怀抱,面上开出灿烂的柔和的笑意:“阿忧,快过来。”

小小的院子里一切都变得迟缓起来,阿爹手里的鱼刀落下,溅起的水花在日光下反射着晶莹耀眼的光芒。屋檐下有成双的巧燕儿追逐嬉戏,妹妹盯着苔藓微微翘起的小嘴儿,还有阿娘那温暖的不可替代的,却又那遥不可及的怀抱。

晴朗的天空中日头还顶在头上,不知哪里传出阴森森的仿佛寒冬的风般令人脊背泛寒的声音。

“你愿意一直留在这里吗?”

我愿意。

“你想永远都和爹娘妹妹在一起过这种无忧无虑的生活吗?”

我发疯了一样的想啊。

“我可以把这一切统统都留住,只要你点头,我就帮你。”

心中隐隐约约有所感应,他不应该点头,这样的问题就像是什么重要的契约一样,一旦点了头,恐怕从此沉沦于地狱之中永无翻身之日。

阿娘就站在自己的不远处,笑起来好美,记忆中她的怀抱是那样的安全舒适,那样的贪婪不能失去,可他终究是失去了……

眼泪似决堤了一般,无忧突然不顾一切地奔跑出去,泪水滑落眼角,在空中飞舞闪着晶莹的光,仿佛那个怀抱便是这辈子最大的诉求和渴望。

他已经茕茕孑立孤身一人了,还有什么不能失去的?他什么都可以不要,只要能抓住那个怀抱,他什么都可以给他,只要能抓住那个怀抱!

这是无忧做的第二个梦。

沈乾出现在这个世界里本来就是个意外,没什么认识的人,所以也就谈不上给谁拜年,更不存在要给他拜年的人。

五更天热闹的爆竹声响彻在人间的夜空,绘有青山仙府的团扇悬在头上刷刷扇了十几下凉风,沈大老板才苦大仇深地拍拍脑袋算是醒了,和一群妖怪一起吃了饺子就要回房继续倒头睡大觉,刚躺下,楼下就传来惊天动地的敲门声。

枕头旁的三尾原本盘成一团呼呼大睡,被敲门声吵得一个激灵抬起头来,乌溜溜的大眼睛眨巴了两下判断了一下情况,三条毛茸茸的尾巴在沈乾脸上来回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