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不知道沈老板很护短吗?(1 / 2)

若说小孩子调皮捣蛋给其他人破坏了什么东西他都不太相信,更何况是杀人放火违法犯罪的事儿,他不敢,也没有理由这样做。

无忧缓了几口气,道:“天还没亮这些官兵就凶神恶煞地冲进家里要抓我,说是云城东市五光绸缎庄史老板的儿子被人掏了心,他们追踪血迹到这里,还在我的鞋子上面发现了血痕。”

沈乾将视线落在无忧又脏又旧的麻布面儿黑色鞋子上面,仔细看看果然带有一些黑红色的痕迹。

无忧低头,声音有些打颤道:“史家娘子过来指认,说亲眼看到,是我害死了她的儿子。”

沈乾眉头微蹙:“晚上出门了?”

无忧肯定地摇头:“没有。”昨晚正是大年三十,大家都在守岁,他吃饱撑的出门做什么?

沈乾越发不解:“那鞋子的确是你的?不曾失窃?”

无忧还是肯定地摇摇头。

其实问完沈乾就发觉自己的问题有点多余,如果鞋子真的不是无忧的,那凶手至少要和他差不多年龄才能想出嫁祸给这小一个孩子吧?同理,如果鞋子失窃,凶手也至少得和一个小孩子年龄相仿才能穿得下吧。

可是一个十岁出头的少年,怎么可能去杀人?连心脏的具体位置都搞不太清楚,又怎么会有能力将其掏走?那个史家家主是傻子不成?不会反抗的?还有史家娘子,他看到的既然不是无忧那又会是谁?

沈乾头有点大。

“扇子你怎么看?”

扇子摇头。

“兮越你怎么看?”

兮越摇头。

“少芒你……哦少芒不在。”沈乾才反应过来他给凉花花和少芒放了假,一个偷偷回了玄猫族看望以前的老朋友,另一个,下落不明。还有君辞那货,关键时候就找不到人。

外面的官兵等得不耐烦,又开始喊话:“再不交出人犯,随便花众人以同罪论处!”

沈乾开始嘬牙花:“啧啧啧……”

无忧扑通一声跪下,抓着沈乾衣摆恳切道:“沈老板,求您不要把我交出去。我……会没命的。”

沈乾:“……”

好吧,他不嘬了。

沈乾一个眼神让兮越将人扶起来,他当然知道赵成吉有多混蛋,若不是碰巧撞上自己,三尾还不早被他折腾死了?

他自然不会把自己店里的人往虎口里送。

上次他可以把赵县令打出去,可那是因为他虐待动物,以权压人,说到哪里他都理亏。即便是在随便花吃了瘪也不敢轻易怎样。这次不一样,人命案子名正言顺。随便花还要在云城开下去,就不能不顾世俗的规矩。

门外传来史家娘子的哭嚎声以及史老板的失声痛喊,叫嚷着要无忧这个小杂种还他们儿子的命来,官兵们失去了耐心,下令直接撞门强攻。

随便花的大门是坏过一次的,不结实。沈乾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着狐狸脑袋,突然凝重地吩咐道:“扇子,在客栈周围布下结界,任何人不得靠近。”

“是。”扇子声音清脆悦耳,葱白的纤手结成兰花儿似的印法,忽而向上一托,一道翠绿色的光芒冲天而去,穿过层层楼板屋顶,停在客栈正上方,像一道淡绿色的瀑布倾泻而下,瞬间笼罩了整个随便花!

四个魁梧的官兵整整齐齐站成一排,侧着身子准备出硬邦邦的臂膀齐声大喝,朝大门撞去!

淡绿色瀑布几乎在四人靠近门前一丈距离的瞬间倾泻到底,四个官兵像是撞上了码放整齐的棉花堆,原本没什么杀伤力。

四人志在必得根本没把个破木门放在眼里,吃奶的劲儿使了十足,这一撞所有力气反作用到自己身上,被弹出去两丈多远,摔得不可谓不狠。

官兵们肉眼凡胎自然看不到结界长什么样子,用拳头砸,用掌劈,用刀砍,用枪戳,都不好使,一个个满头大汗咬牙切齿地跟空气较劲,样子要多滑稽有多滑稽。

外面的人暂时进不来,里面的人却不能一直不出去。饶是沈乾,之前也没干过什么违法犯罪的事情,更没想过违法犯罪了之后要怎么处理,当下这个情况就这么僵持着。

沈乾手摸下巴在屋子里走过来走过去,有人证,有物证,基本排除栽赃嫁祸,难不成无忧梦游了?被人下药了?下蛊了?被控制了?

无忧抱膝靠坐在账台旁,小小的身子时不时轻轻颤抖,这个样子很是无助,仿佛被世界抛弃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