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无忧真的有问题?(1 / 2)

“等等!”兮越盯着对方,面上神情十分认真,道:“我劝你善良。”

两个拿马鞭的官兵先是对视了一眼,随即全场爆发出一阵大笑,另外一个捧腹道:“你听到这小子说什么了么?他叫我们善良?哈哈哈哈,”他突然神色一冷,发狠道,“爷爷今儿就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善良!”

说着举起鞭子狠狠朝岁岁脸上抽下去!

岁岁大大地哭喊了一声闭上了眼睛,预料中的疼痛却没有传来,试探着抬头望去,泪眼模糊中,白衣少年稳稳当当地攥住了那名官兵的手腕!

那官兵一身横练的力气,发狠之下竟然与对方僵持不下!挣得面容扭曲,额头上甚至冒出了一层薄薄的冷汗。其他官兵见状也都不禁一阵惊诧。

反观兮越,面上则轻松得多,仿佛手里捏着的根本不是一个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大汉的胳膊,而是普普通通的菜碟子,叼着枯草的嘴角甚至还能看到一丝丝弧度,只是……

被捏住的官兵脊背不自觉地一阵恶寒,为什么他会觉得这个弧度中带着些令人恐惧的残忍?

空荡荡的六璃街上刮过一阵刺骨的风,酒招旗随风飘摇,将寒意摇进了每个人的心里。

“我劝你善良,不代表我就善良。”兮越每说一个字,指上的力道就重上一分,“你不听,那就用我的方式来解决了。”

他神态自若地说完一句话,安静的空气中传来清晰入耳的骨裂声,那名官兵已经发出野兽般的嚎叫,五官扭曲,冷汗直淌,他能感觉得到,自己的整条胳膊,骨头全都碎了!

其他人全程呆愣愣地站着,他们不是不打算帮忙,而是他们根本就没看清楚这个少年到底是什么时候站到他身边的,又是怎么捏上了对方的手腕,甚至来不及反应就已经听到了惨绝人寰的叫喊声。

等他们终于想起来要出手的时候,兮越已经踹倒了押着阿松和岁岁的四个人,又将另外一个拿马鞭的官兵一耳光扇得倒射丈余远!

再一眨眼,感觉一阵风拂过自己身侧,而后头猛地歪向一侧,脸上一阵热辣的剧痛,伸手去摸,一手的血,血里还混着几颗新鲜热乎的牙。

现场唯一站着的史家夫妇瞠目结舌地看着空空荡荡的随便花大门口,大门紧闭,六璃街上酒招旗随风摇摆,哪里还有白衣少年和两个孩子的影子?

兮越的能力沈乾是了解的,但是亲眼瞧着一百来号人齐刷刷捂着脸蜷缩在地,捧着血淋淋牙齿哀嚎的场景还是小小的震撼了一下,啧啧又嘬了两下牙花。

兮越瞧自家老板脸色不是很满意,上一秒还冷着张脸像个随时要毁灭世界的狠角色,下一秒立马又成了人畜无害的温润少年,体贴地问道:“要不我再出去一趟,每人补一拳?”

刚刚沈乾说的是揍他们,而不是弄死他们,他还特意记着这个点动手的。否则在他们脸上砸那一拳的时候稍稍用点力,一次性就解决了。

沈乾点着三尾的小脑袋,呵呵干笑了两声:“算了,其实我就是想知道,既然你不是善良的人,为什么还要劝别人善良?”

兮越理所当然道:“别人善良了,我过得才舒服嘛。”

“……”沈乾顿了好一会儿才心悦诚服地道,“我觉得你说得特有道理。”

真特么不愧是君辞那货带出来的人!

小岁岁扎在扇子怀里一个劲儿地哭,奶声奶气儿的很是无辜。阿松见了无忧便问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会成了杀人凶手。到底是孩子,跟熟悉的人说说事情的原委也能稍稍安心些。

沈乾则继续在屋子里来回晃荡想对策。

官兵们人在外面,每到饭点儿就倒替去休息吃饭补充体力,沈乾他们虽然出不来,但好在正是年节,客栈了备下的年货不少,暂时也不愁吃喝。

日头渐渐西斜,最后完全没入灰白的云层里,银黄色的新月只露出小小的一个牙儿,倒是星子闪闪亮亮地铺了满天。

史家夫妇说什么也不肯回家等消息,杀了他们儿子的凶手不伏法他们绝不善罢甘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