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所求不过平凡(1 / 2)

沈乾思考片刻,突然想到史家的孩子,震惊道,“他想利用无忧夺取人心来精进修为!”

兮越和扇子对视一眼。岁岁吓得拉着阿松的手小声抽泣,哭声传进无忧耳朵里却像是激怒了他似的,右手花剪左手拳头轮番上阵,更加卖命地击打大团扇。

月上中天。

官兵请来的老道人年近耳顺,脸上皱纹叠生,一双老眼却充满精光,身着玄色绘金八卦图道袍,一把拂尘斜在手臂之间。

他站在结界前有一会子,官兵们已经等得不耐烦,按捺不住想要上前揪着他衣领质问到底会不会捉妖,朱道人这才抬手,用拂尘柄戳了戳结界,嘲讽笑道:“雕虫小技。”

拂尘一扬,八道黄色朱砂符咒飞出,从八个方向将随便花团团包围,飞二楼的高度处戛然而止,红芒乍闪贴在结界之上!

扇子正在和兮越研究附在无忧身上的东西到底是个什么,突然胸口一痛,吐出一口血,小脸儿顿时白了起来。

四张大团扇因为主人的伤势极不稳定地抖动起来,无忧表情狰狞,口中低吼一声,瞅准时机狠戳一把,团扇砰地一声四散成光点,消失不见。

十一

兮越即刻纵身而上与之周旋,担心出手太重伤了无忧,束手束脚迟迟不能将人拿下。

外面传来刺耳的异响,如同指甲划玻璃一样令人牙酸不已,扇子急促喘息了几下,纤足轻踏,化作流光冲天而起。

眼看已经布满裂痕即将破碎的结界之中突然出现了一面巨大的绘墨团扇光影,立在随便花正中央,并且朝着一个方向缓缓旋转,光影所及之处将整座客栈保护得严严实实。

结界上的符纸腾地一下起了火,不消片刻便烧了个干干净净。

官兵们只看到老道人的符纸无缘无故突然自燃了,灰烬在夜空里翻飞的时候还带着火星,如同在夜幕中多添了几颗明亮星子,其他一概不知。

正在怀疑这个老神棍的能力,却见他不屑地冷笑一声从广袖中取出一只红铜色四兽啸天香炉,道:“小小妖孽,自寻死路。”

老道人左手托香炉右手结印,嘴里念念有词,朱红色烟雾袅袅升起,丝丝缕缕包围而上,接触团扇光影的瞬间发出滋滋啦啦的声响,像是生肉掉在了烧红的铁板上。

兮越好容易将人逼至角落眼看一记手刀就要劈到对方头上将人敲晕,沈大老板咋呼道:“阿越你悠着点儿啊!别伤了无忧!”。

沈乾出声太过突然,兮越一个失手反被动起来。

无忧袖子里涌出的黑气像两条纠结交缠的毒蛇一样将他紧紧缠住。

熟悉的声色发出一阵惨呼,紧接着扇子凭空出现摔在沈乾脚下,翠色小衫子染了星星点点的血迹。

外面那道人竟如此厉害!沈乾连忙蹲身将人扶进怀里,不无担心道:“扇子?坚持一下,等姓君的回来,我让他给你报仇。”

扇子咳了两声,嘴角溢出鲜血,额头上的朱红色小巧的云月纹突然闪现,但仅仅是一瞬间便又重新消失而去,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已经化作了团扇落在沈乾手里。

就沈乾去扶扇子的这片刻的功夫,无忧已经将试图带着岁岁逃走的阿松截下,掐着脖子扔到了墙角。小岁岁被无忧拎着衣领提在手里,花剪已然对准了心口!

“无忧!”

交叠的两声同时响起,一声出自沈大老板之口,一声出自墙根下的阿松之口。

沈乾情急之下只想无忧能够清醒过来,他的身上已经不清不楚地背着一条人命,若再伤了岁岁就是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明白。

平日里阿松就像照顾弟弟一样照顾这两个人,无论是无忧继续犯错或是岁岁受到伤害都不是他想看到的。

眼看着无忧没有半点儿要醒过来的迹象,花剪高举,下一刻就要刺进岁岁身体之中,届时心脏洞穿鲜血四溅,看似已无可避免。

就在此时大门砰地一声被生生撞开!

官兵一拥而入打开一条通道,玄衣老道人拂尘一扬于人群中央现身,拂尘之上金芒乍闪,嘴里念念有词。

老道人嘴里的咒语化作一连串道法加持的金光将无忧团团围住,对他来说却仿佛魔音灌耳,花剪铿地一声掉落在地,一手仍旧提着岁岁,另一只手捂着耳朵痛苦地嘶吼了一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