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我可想死你啦!(1 / 2)

那个声音就在自己耳边响起,带着不可抗拒的引诱:“你不要他们了吗?你看,他们都在等着你。”

不,这些都不是真的!

阿爹阿娘早就死在了那片火海里!之后妹妹也已经病死了,那些都是假的,是幻象!

无忧抱着头痛苦地哀嚎:“我求求你,放过我吧……”

黑气在他身上纠缠缭绕,随便花大堂平日里宾客满座,喧哗热闹,此刻却众目睽睽之下诡异地响起幽幽的森然声音,仿佛来自地狱里的恶鬼。

“是你自己愿意的,为什么反而要我放过你?”

官兵们乍一听到这等森冷不带一丝温度的声音,吓得两股战战,手里兵器几乎拿捏不稳。

无忧抱着头痛苦挣扎:“不,你骗我!你从来没告诉我,梦境的代价竟然是人心,是人命!”

黑气弥漫得愈发张狂,像是要将个小小少年整个吞没:“为什么不肯留在那个世界里?为什么要出来?和家人在一起不正是你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吗?你不是做梦都想回到过去?回到那种无忧无虑的日子里吗?”

无忧咬牙拔出剪刀狠狠又是一下!照样是洞穿手臂,鲜血淋漓惨不忍睹。

黑气里的声音居然是一副理所当然的语调:“小孩子的心最纯净,不掺一丝杂质,是梦境最好的养料。”

史家夫妇跟着官兵们闯进来,饶是经商多年见多识广,也被眼前一个孩子和黑气对峙的一幕吓得不轻,史家娘子用帕子捂着嘴巴倒吸一口凉气倒在了丈夫怀里。

十三

沈乾见状当机立断,站到众人面前字字铿锵:“大家都看到了,杀人行凶并非这孩子本意,这个孩子根本就是被妖邪控制了!”

情况大家都看在眼里,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虽说不出什么话来但都不由得不信。

沈乾拿团扇给三尾扇了扇风,完全忽视掉狐狸嫌弃的表情,感觉自己这老板当得简直太他妈帅了!

朱道人也是个得道的,降妖除魔是他的本分,保护良善之人也是他的功德,见状拂尘一甩,跟着附和:“这家客栈里妖气冲天,沈老板所言非虚。”

老道人都这样说了,众人也就对妖邪之事深信不疑,相信这个孩子是无辜的,只有沈乾微微苦笑,又朝兮越那儿瞄了一眼,这微妙的感觉……

妖气冲天的功劳也不能全都归功于这团黑气吧……

无忧和黑气的对峙最终以黑气的获胜告终,那孩子又开始发狂,还好兮越在一边,一有情况便及时将人制住,扭了胳膊按在地上。

领头的官兵推推搡搡地让手下去捆人,手下也惧怕无忧身上不知底细的妖魔,生怕一个不小心自己就成了妖魔的口中餐或者下一个宿主,只好又求着朱道人施展神通将妖魔降服。

朱道人有模有样地甩出去一张朱砂符咒,贴在无忧额间,暂时压制了黑气的狂暴,只是人还是不清醒。

沈乾的丰满认知里,但凡凡人的事情,不论东家长李家短,上世还是现世,他差不多都能处理个大概,但妖怪的事情,好像还是君辞那家伙比较在行。

好像回应他的想法一样,门口一阵骚动,沈乾喜滋滋地延颈看去,原以为会看到君公子潇洒不羁的风流身姿像个救世主一样出现在视线中,却不想被姓赵的尖钻刻薄的五官恶心了一眼,翻了个白眼儿收回了目光。

赵县令一听说随便花的伙计出了事立刻便高兴得像黄鼠狼见了鸡一样。自从上次在随便花吃了亏被好一顿羞辱之后就天天头疼地惦记着怎么拿捏随便花,把小狐狸抢回来。

可是这个客栈就好像是块啃不动的骨头,强攻又不是对手,说理又拿不住人家的错处,明明肉就摆在那里,让你天天看着日日想着,可偏偏就是不让你吃到。

这次无忧出事简直就是老天爷在帮他!一个十来岁的孤儿与史家夫妇又无冤无仇,并没有作案动机,正好可以把这个脏水泼到随便花头上,栽赃无忧的背后是沈乾指使,趁机抄了随便花,这样就能顺利得到小狐狸,准确地说,是得到小狐狸的尾巴。用那个小畜生的尾巴许愿有何等灵验他再清楚不过,若小狐狸能再次回到他的手上,他就是想做皇帝也是一句话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