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二老板被困阵法中!(1 / 2)

白萱萱抽着鼻子抬起水光氤氲的大眼睛望着他:“真的?”

闻人扬对上那双干净的眸,有一瞬间的心神荡漾,随即像被烫到一样慌乱地收回目光,手又不知道该往哪儿放了,挠头道:“当……当然是真的。”

小兔子哭的快好的也快,用袖子抹了抹剩下的眼泪,又笑起来:“我这就跟你回去……哦不对,还有一件事。”

闻人扬侧着头掩饰自己微微发热的脸颊:“什……什么事?”

白萱萱小手指着莲花胡同的方向,严肃道:“我刚刚吃了一位朋友的叫花鸡,《人界生存宝典》上说过受人恩惠要报答的,你再多等我一会儿,我报答了那位朋友立刻跟你走。”

闻人扬在心跳速度没降下来之前还不敢看她,仍旧侧着身子:“好……好啊。”

白萱萱瞬间就美了,连蹦带跳地拉着闻人扬胳膊回去找她新交的朋友,一点儿没注意到对方发烧的脸颊。

两人还没进莲花胡同便猛然听到少年的惨叫声,闻人扬心道不好,冲进去却看到夜妪正将胖橘按在墙上,趴在项间吸血!

“该死!”

夜妪闻声惊起,长指甲爪子连弹出数道灵力与闻人扬祭出的符纸相撞,砰砰砰化成飞灰。

白萱萱看到胖橘项间的血窟窿,纤手掩口狠狠倒吸一口凉气,刚刚还生机勃勃的一个人,现在已经唇色全失无力地从墙角滑坐在地。

“咯咯咯,我说过,你会后悔的,这,才刚刚开始。”

夜妪身形逐渐变得透明,最后彻底消失无踪,只留下阴森诡谲的冷笑讥讽声回荡在简陋的胡同里。

胖橘的血被吸干,手脚冰块一样的冷,白萱萱将灵力源源不断地灌进对方体内,掐着法印的双手突然覆上另外一只宽大坚实的手。

白萱萱抬头对上闻人扬线条柔和的双眸,他几乎是带着歉意却又无可奈何告诉她一个事实:“没用的。”

白萱萱杏眼里的水氤氲成雾慢慢扩散,他是她在人间的第一个朋友,她吃了他的鸡还没来得及还他。

人类为什么会这么容易死?人界怎么会这么可怕?

胖橘仅剩一口气,咳嗽一声暂时睁开眼睛,听说白萱萱要报答他,竟然扯起嘴角笑了笑,自己临死之前还能听个笑话,老天爷也算待他不薄了。

这个傻丫头自己不把自己卖了就已经谢天谢地了,还能指望她做什么?

白萱萱知道他不相信,将闻人扬扯到面前:“他很厉害的,你有什么心愿尽管告诉我,就算我做不到,这位大人也一定可以的!”

闻人扬跟着刷刷地点头。

那特么到底是谁报恩?

胖橘没吼她,真真是人之将死宽容多了。

他说自己是被人贩子拐走的,倒卖的过程中逃了出来,最大的愿望便是有一天能回到自己的故乡,求两人将自己的骨灰带回九肠山下的那片村子里,找个合适的地方埋了便可。

白萱萱的朋友死了,眼泪稀里哗啦大流了一场,火化尸身的时候才惊觉原来御火术还能这么用!顿时对这门法术肃然起敬,聚精会神之下竟然没有失控。

九肠山离云城并不远,步行也只用了两日。

其实胖橘自己也回去过的,只是被拐时太小,他站在屋舍俨然的村口,茫茫然看着人来人往,没有一张面孔是他所熟悉的,没有一处房屋是他的归宿。村民们看着他的目光充满了审视与陌生,他就像只误入鸡笼的大白鸭,方枘圆凿格格不入。

手中竹杖颓然滑落。

自那之后他再也没找过自己的家,宁可不去存着希望,也不愿站在绝望的悬崖边眺望对岸芳华却只能黯然回头。可是在生命的尽头,他脑海里最强烈的念头竟然还是回家,即便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儿,也固执着想要自己的骨灰与故乡的泥土融为一体还了那片大山。

白萱萱将他的骨灰埋葬在九肠山坡,居高临下,山脚所有村庄尽收眼底,或许有一天他能望到那个暌违已久的家呢?

“为什么一定要回来呢?”白萱萱灵力微薄,时不时便会露出妖的特征,兔子耳朵晃了晃,很是不解。

闻人扬抚摸她的头顶:“落叶归根狐死首丘,这大概是生灵逃不过的羁绊。”

白萱萱虚心追问:“那我要是死了,也要回妖界吗?”

闻人扬难得轻敲了下她的小脑袋,失笑:“傻瓜,妖的寿命很长,你不会死的。”

“那大人你呢?我知道人类很脆弱,不过大人放心,你死了萱萱送你回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