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灵识里的百年前回忆(1 / 2)

沈乾知道原委便让翎儿到门口守着,承诺可以救梁毅,但在他们主动出去之前任何人都不能放进来。

翎儿开开心心地跑去将公子有救了的消息告诉梁老爷梁夫人,须臾后十几个家丁将寝房围得连只苍蝇都飞不进来。

翎儿一走沈乾便摸着下巴感叹:“女人要嫉妒起来还真恐怖,不分青红皂白就……哎哎哎你干嘛?”

对于别人替他做决定这件事,君大公子显然心情很不爽,拉了他的胳膊就要走:“是谁说过本公子要多管闲事的?”

沈乾拿出给三尾顺毛的架势来松开他的手,好言好语地说:

“梁毅是我兄弟,怎么能算闲事?再说扇子和少芒可是你的人,现在下落不明。

梁老爷也说了,是看过梁毅以后才不见的,总要他醒过来我们才好打听吧?我知道你不喜欢别人帮你做决定,回去把花花和三尾借你玩几天还不行吗?

别闹了,乖。”

就差在他头上摸两把。

而此时,随便花厨房里正在刷刷刷切菜的凉花花冷不丁打了个喷嚏。

轻飘飘几句话,还真把君辞的毛儿给顺了过来,眨巴了两下好看的眼睛,撸吧撸吧袖子。

“你要洗手?”

君辞鄙视了他一眼:“乖,安安静静地当自己是个死人。”

“……”

君辞画起符阵来大开大合,迈着古老隐晦的步子来回晃荡特像跳大神。金色光阵随着手臂有节奏的挥动不断完整,最后衣袖一拂,穿门过墙推出屋外!

不消片刻,门窗紧闭的房间里突然出现一阵旋风,顿时清凛的荷香弥漫了整间寝房,身着藕粉色纱衣的女子被旋风裹挟着摔在二人面前的地面上。

君辞负着手俯视对方:“小荷妖有点本事,竟然能瞒着镇法司做这伤天害理的事情。”

将妖力化入酒水之中,令饮下之人陷入梦境无法自拔,在沉睡中不知不觉逐渐妖化。

荷花妖一张白玉面颊,淡眉清目,挽着傲岸大方的云顶髻,柳腰花态清丽脱俗,当真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荷妖迅速站起来摆出警惕之姿,紧盯着君辞,口吐冷香:“这是我和梁家哥哥的私事,与你们什么相干?我只是想让他变成妖,变成妖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沈乾有点头大。

梁毅采集荷花酿酒被荷妖看上,荷妖在酒水里动手脚让梁毅昏睡妖化变成自己同类好厮守终身?

香饽饽啊,苏小姐喜欢,伞妖喜欢,连采个荷花都能被荷妖喜欢!

君辞冷冷道:“不巧,这个人的事我偏要管。”

荷花妖柳眉微竖:“那也得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 掐起法诀化作一缕水波荡漾的微芒钻入梁毅眉心。

君辞箭步上前双指并拢紫芒闪烁缓缓抹过梁毅苍白的额头,同样捏了字诀便要走,回头看到沈乾还在那儿愣着,开口便道:“你在做什么?”

沈乾镇定道:“安静地死着。”

君辞忍着一脚踹过去的冲动,伸出手:“过来。”

沈乾握上那只白玉修长的手,只听一声命令性的“抓紧!”,猛然一阵狂风将他卷起来乱飘,慌忙死死抱住对方的腰,一路“啊啊啊”不知要被刮到什么地方,待脚下再次踏实,眼前已是另外一番天地。

大片荒山高低起伏连绵不绝,两人置身群山深处,古木参天郁郁葱葱,水汽青草气泥土气混在一起清晰可闻。

沈乾没出息地挂在人家身上,惊魂未定地大喊:“姓君的,下次做这种事情之前能不能先打个招呼让我有个心理准备?”

“不是告诉你抓紧了么?”君辞将人从自己身上扒下来放在一边,环顾四周:“我们在梁毅的灵识里,这是……暮春山?不对,没有半山雪白半山霞的风景,至少也得是百年前尚未开山的暮春山。”

沈乾喘了几口粗气站稳,怀疑自己的耳朵:“梁毅怎么会记得百年前的暮春山长什么模样?”

“或许……”君辞凤眼微眯沉吟片刻,沈乾抬头看天空乌云密布雷声隐隐,果断拉起他,“走。”

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砸下来,密林沙沙作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