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极寒山峰(1 / 2)

以你现在的状况,早晚毒发。

我现在便以药浴将你的毒素驱除。

多谢主人,老妪沉声道。

主人,苏洵摇了摇头,道:“你虽然是我的奴仆,但主人这个词,我不太喜欢,你若是不介意,便喊我一声洵少。”

洵少,老妪正色道。

还不知道你叫什么,苏洵看向老妪。

老奴银花,他们都叫我银花姥姥。

苏洵点了点头。

敢问洵少,用什么方法可以逼出我体内的毒素。

我已经为你准备好的木桶,你体内的毒素只需泡上数个时辰,便可以驱除大半。

苏洵从纳戒中取出一些珍贵的药草放入木桶中。

有一种驱毒的方法,叫做药浴。

苏洵所用的方法,正是药浴。

如果以丹药和真气替银花姥姥驱毒,虽说能够驱除一些,但终究还会留下一些隐患。

但药浴不同,药浴是将银花姥姥身体的毒素引导出体外。

而且,血毒,最是顽固。

它会融入身体的奇经八脉,想要根除,绝非一朝一日的功夫。

无须脱衣,你入桶便可。

银花姥姥看了一苏洵,不再犹豫,入了木桶。

心沉下来,勿牵勿扰~

血毒最容易受到情绪的影响。

苏洵的声音在银花姥姥的耳边响起。

她身体内的血液,在进入木桶后,便加速循环,体内的血毒,愈加的狂暴。

在木桶内灵药的刺激下,银花姥姥只觉得身躯一阵柔软。

她的皮肤、孔窍、腧穴直接吸收这些灵药的药效。

她的经脉,以及全身十万个毛孔瞬间舒展开,银花姥姥的心神一颤。

苏洵看了一眼这些珍贵药材尽皆被银花姥姥吸收,别提心中有多不舍。

他的目光始终落在银花姥姥的身上,从未转移过。

待到那桶中的水变得有些浑浊的时候,苏洵的眼睛放出光芒。

他的手中,一火一水已然浮现。

他的神情变得极为肃穆,一道水流缠绕在银花姥姥的木桶周边。

熏蒸!

苏洵目光如炬,念出几道口诀,他手中的火立刹燃烧起来。

原本平静的木桶内,银花姥姥的神情陡然间变得极为痛苦。

她只觉得体内一股股无名之火在燃烧,这火好似要将她身躯焚烧。

静心戒躁,静守明台!

苏洵看到这一幕,喝道。

银花姥姥听到这一声,立刹静守心中明台,她心中一片清明,任凭火焰焚烧。

这种情况整整持续了一个时辰,即使是苏洵在这样的消耗下也吃不消。

待他看着那木桶的水变得黑血的时候,他的神情方才放松下来。

他没有告诉银花姥姥,熏蒸的过程乃最为凶险。

一旦真气不继或者药浴者定力不够,便会陷入危险境地。

他擦了擦额头的汗珠,纵然以他的实力,也是耗费了一番功夫。

又过了一会儿,银花姥姥的眼眸缓缓的睁开,她看了一眼木桶,又感知了一下身体,只觉得肌肤无比的润滑。

她的体内,浩然的生机充盈,她的奇经八脉在这一刻也充满着活力。

目光落在那桶中泛着黑色淡淡水,一股恶臭味传出,银花姥姥有些怔怔的看着这些。

咳……不用看了,那水便是存在你体内的血毒。

银花姥姥快速的站了起来,对着苏洵拱手道:“多谢洵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