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悟道(1 / 2)

苏洵摇了摇头,开口道:“那不叫悟道,那叫瞻仰五祖。”

那青年冷哼道:“你是一点都不懂。”

这青年声音尚未落定,忽又听得一名青年开口道:“他们是芦苇荡,那可是最底层,能懂什么。”

听到这青年的嘲笑,苏洵淡然一笑,也不置气。

他闭上眼睛,进入入定。

他的心,空空如也,他的意识陷入冥想之中。

意识沉浸在心神中,苏洵的脑海中不断的构造出那庞大的天宫模样,这天宫模型正是五祖的天宫。

他想要完美的勾勒出天宫的异象,却发现即使意识和冥想的速度很快,也无法完美的勾勒出六重天宫。

难度太大了,苏洵意识沉浸在自己的天宫中,摇了摇头。

他目光灼灼,开口道:“一切随缘,一切按照本心便可。”

说完这句话,他沉浸在自己的脑海世界中,他审视着体内的一切,沉声道:“五祖走过的道,乃是一条不寻常的道路,而他们五人合力凝成的天宫,自然很强。”

但同样,这天宫中包含着五人对道的见解,倘若我如同夸父逐日一样,追寻强大的实力,固然不错,但我的本心却已经丧失。

纵然是我完美的勾勒出六重天宫,我也只是一个模仿者,而不是一个悟道者。

模仿五祖的神态,模仿他们的天宫。

如果只能靠着模仿,还不如像那些进入大殿悟道的弟子一样,瞻仰五祖。

我真正需要做的,并不是如何去悟五祖的仙道,而是按照本心悟道。

五祖的仙道能够补我脑海中空白的部分,但却不是左右我走的道。

一念至此,苏洵的脸上露出释然之色,他淡淡的看着一切,换一个角度去看待这些。

一切从本心出发,一切便是真我。

这一刻,苏洵的眼眸中迸发出一缕光芒。

他试着去理解,试图通过理解这些,然后构造出自己天宫中缺少的部分。

他的脑海中,构造下,构造出一种种的可能,但这一种种可能最终都被他一一否定。

随着这种情况继续持续,在苏洵的脑中出现了五道身影。

这五道身影,不是别人,正是五祖虚影。

苏洵看向这些虚影,他并没有施礼,而是双手合十,喊了声道友。

他这一声,若是让外人知道,定然说他欺师灭祖,连五祖都敢称为道友。

但在意识空间中,那五道人影却是与苏洵施了施礼,道:“道友有何不解之处。”

苏洵皱了皱眉头,他开口道:“我不太想悟出你们天宫中留下的道法,只想了解你们的过往。”

“善!”五道虚影齐声的开口道。

陡然间,他们消失在苏洵的意识空间中。

正当苏洵有些惊讶的时候,他身处的空间突然一变,此刻他盘膝在树下,树下落叶飘飘,一片树叶落在棋盘上的茶杯上。

苏洵看了一眼有着杂叶的茶水,当即轻轻的抿了口茶。

在他身前不远处,一幅画卷缓缓展开,其中一名青年缓缓出现。

在这名青年的身后,则是一片杏林,那青年看着苏洵,缓缓的开口道:“此处杏林,乃是我所植。”

苏洵开口问道:“敢问道友,杏若成林,需多少年岁。”

那青年目光灼灼的看着苏洵,笑答:“利世助人,以药济人,是为人德,杏若成林,非是年岁可度。”

那又以何可度,苏洵继续追问道。

问于心,思于行,久则成林。

杏若成林,花费时间且不说太长太久,而且付出代价很大,纵然成林,又有何意义,苏洵问出心中疑惑。

杏若成林,非是为已,而是为人。

杏若成林,杏子成熟,可任人摘取,自付于树下,却可方便于人。

苏洵陷入了思索之中,而后他朝着那虚影青年拜了拜手,道:“多谢道友教诲,我懂了。”

苏洵说完这句话,那青年点了点头,而后消失。

记忆画卷再次展开,这次却是一名中年男子。

这中年男子的身影苏洵看的有些不太真切。

好奇心驱使下,他缓缓的走到中年男子的身边。

苏洵的目光落在中年男子的身上,但见中年男子衣衫褴褛,尘垢遍身,他的腰间也是系着酒葫芦,一只手捏着泥巴,一只手腾出来便打开酒葫芦塞,喝了口烈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