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战凌柏川(1 / 2)

这一过程实在是太快,众人的目光落在苏洵的身上。

他们打量着这个身材瘦弱的青年,思索之色。

什么时候,南庭那贫困窑中,竟能够孕育出如此杰出的弟子。

连祖庭中那些优秀的弟子都被他击败。

一时间,无论是五庭峰主还是其他的弟子,纷纷揣测。

当然五庭峰主中自然要属骆应离乐开了花。

他打量着苏洵,愈发的觉得苏洵越看越顺眼。

多少年了,南庭一直遭受其他庭的弟子嘲笑,而他也在质疑中度过。

但今日,南庭的弟子向别人证明了,即使是鸡窝里也能生出凤凰,更为重要的是,他们战胜了不可一世的祖庭弟子。

南庭,势必会在低谷中崛起。

而南庭的弟子,也不会在让人瞧不起,因为他们能够做的更好。

虚真道人在远处的台下打量了一眼苏洵,他将手中的一封书信藏在了袖袍间,淡然道:“师兄已经离去,他若是能够看到自己的弟子如此优秀,定然欣慰。”

不过这封信,我究竟要不要交给五位祖师,虚真道人面露思索之色。

虚真有些犹豫不决的看了一眼五祖,而后淡然道:“这一切便让天意决定吧,倘若这小子真的能够走到哪一步,这信我还是应该交上去,倘若不能,也就没有必要。”

说完这句话,虚真的身影快速的消失在观众席上。

五祖之中,陈楠打量了一眼苏洵,他的嘴角处浮现出一丝笑容,开口道:“果然不比我们祖庭的弟子差,有些天分。”

很快,四座擂台便已经有了胜负。

其中凌柏川一身鲜血,有些狼狈的喘息着,显然他很是艰难的战胜了林浅。

不过,纵然是战胜,也是惨胜。

公子钦战胜了黄曲梁,而龙文士毫无意外的输给了君尘风。

一时间四强的争夺反而没有东西北三庭的事情。

他们最没有寄予厚望的南庭,竟然走到了最后,这是所有人都不曾想到的事情。

这不是爆了个大冷门吗?一些弟子哭笑不得的看向场上。

这些寄予厚望的,非但没赢,反而输了。

而那些不抱希望的却走到了最后,当真是让人感到惊喜与意外。

惊喜的是,无论是苏洵还是凌柏川,在经过战斗后,都将祖庭的弟子击败。

毫无疑问,祖庭的弟子也并不是不可战胜。

意外自然要属南庭的弟子,鸡窝里面出了凤凰,他们资质平庸,竟然能够战胜祖庭弟子。

此刻,众人收起了轻蔑之意,他们当即给南庭弟子打气,这些弟子异口同声的开口道:“南庭加油,击败他们。”

这番话说出口,仿佛将他们心中的诉求,他们此时已经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南庭的弟子身上。

一些修士,更是趁此时机押上自己的法宝,以此谋取利益。

裁判台上, 骆应离有些扬眉吐气,他搓了搓手,笑着开口道:“几位峰主有没有兴趣赌一把。”

赌什么,乐康看向骆应离,正色道。

赌南庭弟子获胜还是祖庭弟子获胜。

冯源听后,冷哼一声,道:“骆应离,你就直说你们南庭弟子最有希望就是了,何必拐弯抹角。”

骆应离看了一眼冯源,淡然道:“冯峰主淡定一些,我可没有这么信誓旦旦的说这些,不过是小赌几把,莫非你们不敢。”

有什么不敢的,冯源立刻开口道:“虽然你南庭弟子今天的确惊艳,不过我依然相信祖庭弟子会赢。”

既然冯峰主如此自信,那么咱们就小玩一把,赌三件四品法宝,骆应离眨了眨眼睛,看向冯源。

冯源面色一黑,暗骂道:“这还叫小赌一把。”

虽然他们这些峰主不差宝物,但一时间拿三件四品法宝,可不是小数目。

不过,如今他已经被骆应离激到这个份上。

为了面子,自然不惜一赌。

他淡淡道:“就三件,我赌祖庭弟子赢。”

其他各峰的峰主呢,骆应离缓缓的扫视了一眼其他人。

他当即开口道:“买定离手。”

晓风月笑着开口道:“虽然我讨厌你这个老东西,不过我还是希望南庭能赢。”

言罢她便拿出三件宝物,摆在桌面上。

其他峰主看了一眼晓风月,面色微变,那桌上三件宝物自然不凡,一件玉手镯、一把三尖刀、一道琉璃灯。

晓风月倒是大气的很,其他峰主看向晓风月,自然不甘落后,纷纷押宝。

主台上的五祖则是看向这些峰主。

云梦宫主淡然一笑,只怕这一次押宝的人,有人赚大发,有人也要赔。

作为五祖,他们也想知道,苏洵的实力究竟走到了那一步,他能够爆发出多强的战力。

这场战斗,已经不是新秀弟子这么简单,而是一种期待。

他们期待苏洵能够走得更高更远,甚至于能够给他们来点惊喜和意外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