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腻味(1 / 2)

将香柱放在不容易发现的地方凉晒,余鱼才将锅里煮好的猪食捞起来去屋后喂猪,喂好猪才回来装了一陶碗粥端去给刘氏。

见余鱼端碗进来,刘氏垂下眼帘,:“丫丫,今儿怎么没给娘熬药?”

“没钱。”

“你爹不是给你钱了吗?”刘氏有点生气:“你乱花钱了?”

余鱼嗤笑:“他就给半钱银子,那日请大夫就花了二十个铜板,给你拣了五天的药,剩下的三十个铜板还差点没够。”

“这,这,这么点药怎么就要三十个铜板子儿了……”刘氏不敢置信。

“这年头就看病贵,你要舍不得花钱,就让他少点打你,省得打坏了没钱治!”余鱼冷笑。

“你怎么能这么说你爹!”

对上余鱼嘲讽眼神,刘氏顿时气弱,有点讪讪:“你爹他也……也不是故意的,他只是心情不好。”

“是啊,心情不好就打老婆,那天被打死也是活该。”看着拼命为那个男人找借口的刘氏,余鱼突然有一种想要将她打醒的冲动。

“丫丫!”看着表情冷漠的余鱼,刘氏谔然,忽然崩溃痛哭出声:“都是我的错,是我没有给他生个带把的,他恨我怨我也是应该的……”

刘氏叨叨嗦嗦的声音渐渐变得怨恨,最后甚至变得声嘶力歇。

“你怎么就不理解娘呢,你要是个儿子多好呀,这样你爹就不会生气了没,就不会打人了……你为什么就不是个儿子呢,你为什么要是个没用的赔钱货,为了生下你我还熬坏了身子,都是你害的,你怎么不去死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