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路引(1 / 1)

城隍庙就在镇边上,距离镇街不过一里多地。经过一夜的忙碌,如今天色已经蒙蒙亮,镇子边上的供人租借车马的摊子已经开门,半大的小伙计缩着肩把手拢在袖子里,坐在门墩上打呵欠。

余鱼用黑巾蒙着头脸,她跺着脚一副冷得直哆嗦的模样,粗着嗓子和伙计打招呼:“大哥,我想租辆牛车去县城,就当天去当天回,多少银子。”

也许是天气太过寒冷,又是一大早上的,看到余鱼蒙着头脸小伙计也不觉得奇怪,见有生意上门便扬起了笑脸:“客官早嘞,去县里当天去当天回的话半钱银子,三天一两银子。您看你是要一辆牛车还是?”

“就一天也得半钱银子吗?能不能便宜点?”余鱼讨价还价。

“哎哟客官,咱这做的都是小本生意,这可不算贵了。再说了,在这镇子上可就我们家的价钱最便宜,不信客官到街口那家去问问,那家可比咱们家贵十个铜子儿呢!”店伙计笑着说,似乎并不意外余鱼会还价,在他看来余鱼嫌贵才是正常的,毕竟余鱼看起来并不像是有钱人。

“算了,就租一辆,车上的草垫子给铺厚一点儿,我爷爷病了,这一路上可别颠着他。”余鱼从怀里摸出半钱银子来,一脸肉疼不舍的模样。

“得嘞,客官放心,咱保证把垫子铺得又软又暖和,绝对颠不着老爷子。”

见生意成了,小伙计一脸笑容,不一会儿就把牛车套弄好了,还不忘夸口:“客官你可真有眼光,咱这牛刚成年不到一年,力气大着呢,保证走得又快又稳。”

“那就拜托大哥了。”余鱼这会儿也没有心情与小伙计拉扯,眼看天色不早了,师父还在城隍庙里,也不由有点心急起来。

那城隍庙可不是一般地方,平时镇上的乞丐流民大多会躲在城隍庙里留宿,若是余鱼没有记错的话,师父现在已经昏迷了。

上辈子师父就曾说过,他犯病的时候正好是在城隍庙,那会儿他足足昏迷了一天一夜,那些躲在城隍庙的乞丐流民见他昏迷那么久也没有人找,偏偏他醒来后神智又犯了糊涂,整个人迷迷糊糊的,就把他身上的东西全都抢了,后来师父神智清醒了,路引却是找不回来了。

现在是太平盛世,朝廷的监管很严,出门处处需要用到路引,否则没法进城,而上辈子因为师父的路引被抢了,导致后面她和师父在这方面吃了不少苦。那怕师父有一身好医术,也不能进城,还有好几次遇到官兵排查,差点被抓起来。

这辈子她既然重生了,是怎么也不让师父的路引被抢走了,师父的身体不好,她可不想再因为没有路引,师徒二人被迫露宿荒山野岭。

赶车的小伙计是本镇人,得知老爷子在城隍庙后也不用余鱼带路,很快就将牛车赶到一处破败的神庙外。

牛车还没有停稳余鱼就跳了下去,脚步不停地冲进庙里。

城隍庙里长年住着几个老乞丐,几人缩在角落的干草上睡觉,此刻见余鱼从来外面冲进来伸长了脖子来瞧了一眼,很快又缩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