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殇逝(1 / 2)

看着少女苍白的脸忽然浮起的点点红晕,余鱼好像意识到什么,她内心越发愧疚。

她知道,无论她的医术有多高明,无论她的鲜血有多么神奇的功效,她都救不了白萝。

因为谁也无法救一个一心向往死亡的人。

她知道白萝不想活了,她向往死亡,因为死亡可以热她解脱,而在这之前,她之所以能够坚持到现在完全是因为心有执念。

这个执念就是她。

多么可笑,又多么的可悲。

不过是一面,不过是一个利用她的陌生人,她却喜欢上了这样一个人。她甚至根本就不知道,她喜欢的人与她一样是个女人。

白萝靠在余鱼的怀里,嘴角露出了一丝满足的笑容。

多好啊,她等的人终于等到了,‘他’没有忘记她,甚至来救她,让她离开了那个噩梦般的地狱。

这样就够了,‘他’这样美好的人值得更好的姑娘,而不是她这样浑肮脏的人。

她配不上‘他’,能够在临死前见到‘他’她已经无憾了。

只可惜,她没有办法回家了,再也见不到娘和弟弟。这样也好,她这个样子要是回去,会把娘吓坏的,娘的身体本来就不好……

“阿余……答应我,等我……死了,将我……烧成灰,撒……进……河……”

“这样……才能够,让我……干干净净的走……”

余鱼抱紧了怀中的少女,眼角有点湿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