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教训(1 / 2)

太安郡主的话音刚落,便见刚刚掌掴谢菁菁的那位姑姑笑盈盈地走上前来,恭恭敬敬地朝曹月娥等人行了个福礼,规矩上丝毫不差。

“各位小姐万福。奴婢系宫中专司礼仪教导的正六品司赞,宫中簿籍上乃有记注。因奉太后慈谕,出宫照顾郡主起居。今日斗胆,在此教导各位小姐一二。”

此话一出口,刘冬雪便心中一紧,更觉事态严重。

三姑微微一笑,继续说道:“人与草木禽兽之所以不同,便是要讲个国法尊卑、人伦纲常。孔圣人教给读书人的,也不过是这些为人的道理罢了。可今天……”

说着三姑便拿眼去看谢菁菁,话气中多了几分教引姑姑特有的刻板和严厉,“这位小姐却是做错了!”

倚在曹月娥怀中头晕目眩的谢菁菁听闻此话,忍不住猛然打了个寒颤。

“这位小姐刚刚直呼郡主封号,可见是认得郡主的。可奴婢不明白,既认出此位是陛下亲封的一品太安郡主,众位小姐又似乎无品无封,为何既不行国礼,亦未以闺阁之礼相见?

“众位小姐均出自高门大户,难道家中无人教过规矩?竟不知何为礼法尊卑?”

此话一出,人群顿时哄然大笑。刘冬雪羞臊难当。曹月娥低头抱着谢菁菁,银牙咬碎,心中恨意难平。

只听那位姑姑继续说道:“后这位小姐更是口出恶语,有辱郡主。托太后、陛下洪福,郡主自然是饿不死的。

“只是你无礼嚣张太过,话中竟影射已故的镇国大长公主!这实在已不是不遵礼法,简直是有违纲常。

“且不说大长公仙逝多年死者为尊,又是为国捐躯本应心怀感恩口中敬畏。只说众位小姐可知这君君臣臣的道理?大长公主为君,尔等怎敢如此心怀不敬,口出恶语,以上犯上!”

三姑说到此处声色俱厉,气势迫人。倒在地上的谢菁菁吓得不轻,畏惧地向曹月娥怀中缩了缩,早没了刚刚的飞扬跋扈。

“且不仅是这以下犯上,以卑犯尊之罪。这位小姐竟欺辱烈士遗孤。难不成镇国大长公主、凌驸马等英烈拼死杀敌以命相搏,就是为了让尔等饱食终日后随性辱骂他们的遗孤?

“这位小姐安享的富贵,难道不是前方将士拿命换的?若是可以,谁又想没了娘?此话实在太过恶毒,不仅不仁不义,更是不忠不孝有违人伦!

“先不说这位小姐无定强卖,不可理喻。也不说恼羞成怒动手伤人,野蛮无理。更不说行止无状口出恶言,有违闺训。

“只说这以下犯上,以卑犯尊,不敬英烈,不忠不义之罪,我这专司礼仪教导的六品司赞,可不应该出手?我这巴掌教训的可是多余?”

“不多余!”店外百姓的情绪终被三姑的话给调了起来,众口齐声回道。

镇国大长公主与凌驸马虽已薨逝八年,可百姓却未敢忘记。更未忘记凌家军当年是如何百战沙场,频传捷报。又是如何死地后生,直捣戎狄王庭。

一时间,有人口中念着当年长公主与驸马之功,有人叹息英烈遗孤无依,又有人怒于京中纨绔欺人太甚,哄乱纷纷,群情激奋。

灼华缓缓起身,越过地上的谢菁菁与曹月娥,走到店前冲门口众人翩然一拜,开口道:

“多谢京中父老尚记得太安父母,太安感激不尽,亦代父母在天之灵谢过父老乡亲。”说完又郑重一拜。

此时,布店门口的人已越聚越多,竟有百人之众。见郡主亲自来拜,无不动容。有人长揖还礼,有人感叹连连,亦有人斥骂权贵欺人。整个布店沸沸扬扬,被围得水泄不通。

灼华吩咐婆子将那三匹云锦从车中搬出,凡家中有已经及笄的待嫁之女均可领上一块,算作太安郡主的添妆之礼。

又另出资万两银子从鑫源布店买来千匹上好的细布,拜托了李掌柜自今日起施布,给京城百姓每人裁上一块做春装。

李掌柜自是满口答应,忙吩咐伙计去库房搬布。又着钱嬷嬷带人和郡主的嬷嬷一起在门口置案,造册施布。又因棉布不够千匹,赶紧着伙计去别店匀兑釆买。

店门口众人一听郡主施布,也莫不奔走相告。

灼华见处理妥当,便着人收拾东西准备离开。李掌柜忙恭身殷勤相送。一时间,众人竟将谢菁菁等人忘了个一干二净。

“郡主好大的手笔!就不怕有人说你仗势欺人吗?”

店内外现下虽然闹哄哄的,但曹月娥的这句话灼华还是听得真切。她颇有几分意外地回身看向曹月娥。旋而,轻声笑道:

“我仗势?刚刚你们也说我不过是一介孤女,这京城又岂是随便撒野的地方?我仗谁的势去?若硬要说我仗势……”

幂篱下的灼华垂眸一叹,只是外人却并不得见。

“我仗的也不过是天道人心、礼法纲常的势罢了。长幼尊卑,法纪人伦。这位小姐可认为我仗错了势?至于欺人……这又从何说起?我从未听说,圣人夫子的道理是用来欺负人的。这位小姐如此说,可见是个不读书的。”

“你……”

曹月娥自恃饱读诗书又擅作诗填词,自诩才华过人。此时,竟被人说成是不读书的,不禁气得银牙咬碎,却一时说不出话来。

“郡主我们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