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挑拨(1 / 2)

靖王世子府内。

“轩弟,可还喜欢?”

昊宇最终决定送给昊轩一顶玉冠。明年他俩便满二十,可行冠礼了,正好用此加冠。

“甚好,甚好。多谢大哥。”

昊轩虽然心中仍觉得玉器中看不中用,可倒底是哥哥的一片心意,于是便做出一副欢天喜地的样子收了下来。

昊宇对昊轩的反应很满意,心中一高兴,就说起翠福楼的见闻来。

“轩弟你猜,我今日在翠福楼里遇见何人?”

“遇见何人?”昊轩见昊宇情绪颇高,便也做出饶有兴致的样子问道。

“你是万万想不到的。竟是这两天将京城闹得沸沸扬扬,我们那姑舅表妹,太安郡主!”

此话一出,昊轩心中立时不知为何忽地就乱了起来,可表面上却仍强装镇定问道:“太安郡主?她为何在那儿?”

见弟弟脸上似有惊讶之色,秦昊宇也跟着点了点头道:“你也觉得意外是吧?听说是为了釆买进宫用的东西。你当时未见,咱们这位表妹真真好大的手笔,一出手就是十几万两银子。”

说着他不禁冷笑一声:“不过也是,我们那位镇国姑母,当年的封地可都是那产盐的辽鲁富饶之地。后来这些封邑又都归了这位表妺。

“再加上宫中四时八节的赏赐、一品郡主的供奉、 镇国大长公主留下的嫁妆、皇庄……啧啧啧……这位郡主表妹的身价,即使算不上富可敌国,也称得上是坐享金山银海了……”

昊宇如此肆意地评论太安郡主,让昊轩心里微微有些不甚舒服。他皱了皱眉,心下对自己的这种反感解释为:妄评闺阁,有失君子之风。

于是便接口有意将话引向别处:“大哥今日和那太安郡主可曾说上话?毕竟咱们是十分亲近的表亲。”

昊宇听后一笑:“自然是说上话了。我原本倒不想上前相认。你不知道,她那儿有个侍卫,也不知是不是认得我,反正一见面就直眉瞪眼地盯着我看,也不打千儿,也不作揖,好生无礼。

“我想,既然如此,便不去相认,倒也干净。哪知,咱们这位表妹下得楼来倒先认出了我。这才互相见礼,说上了话。”

听到此处,昊轩心中暗自思量,那直眉瞪眼的侍卫恐怕就是那日围攻他的侍卫之一,误将昊宇认做了自己。那……太安郡主会主动相认,是否也把昊宇当成了自己?

正思索之际,又听昊宇道:“要说这太安郡主真是好风仪。虽当时戴着幂篱,看不清容貌。但行止间,风姿绰约,颇有春柳之态。谈吐文雅,进退有度,尤其那一腔嗓音若黄莺出谷……不过,可惜呀……”

“可惜什么?”

“可惜,她终究还是一介庸脂俗粉,与京城中那些凡桃俗梨的闺阁千金一样,甚是无趣。”

昊宇嘴角噙着一丝讥讽的冷笑,边说边不屑地摇了摇头,随手端起几上的茶碗低头喝了一口。完全没注意到坐在对面的弟弟一脸气闷的模样。

只听见昊轩瓮声瓮气地在问他:“大哥何出此言呢?”

昊宇放下茶碗,正见昊轩也低头喝茶,青花瓷的茶碗遮住了他大半张脸。遂心下也未在意,继续说道:

“你道我为何如此说她?盖因那太安郡主竟原来与那些个喜好金珠翠玉看重身外俗物的肤浅闺阁一般无二。且尤为甚之,贪心无度,对于这些蠢物竟是没个足够。喏,你看我这扳指。”

说着昊宇摘下右手上的玉扳指递向昊轩:“倒确是块品相不错的西域和田玉,但终是男子之物。谁知竟入了太安郡主的眼,要去观摩了许久。”

昊宇说着便笑了起来。见昊轩接了过去仔细观摩,于是又说道:“若对方是一男子,我或许就送予他了。但太安郡主毕竟是闺阁女子。轩弟不知,说来惭愧,这京城之中,有多少闺秀千金盯着愚兄呢。我若今日送了一个物件出去,不知明日会生出多少事端。”

昊宇摇着头,自嘲地边笑边冲昊轩摆了摆手,似也有那么一分得意藏在其中。

其实他还有个理由憋在心里没说。那就是太安郡主主动搭讪,莫不是亦如这京城中倾慕他的那些闺秀一样,不过是折服于他的相貌?

果然也是个以貌取人的庸人,让人厌烦的紧。

昊轩却并未接茬,只是拿着那扳指翻来覆去地看了又看。昊宇心下一动,他这弟弟刚刚见那玉冠虽然欢喜却似并不真心,可对这扳指倒似十分喜欢。